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八章 林中虐杀,双强请战
    有人在猎杀白猿!而且明显还是虐杀!

    紫刃虽然没有看到战斗的经过,但是眼前满地的血肉零碎,确是无比的触目惊心。±頂點小說,x.紫刃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敢在试炼之塔里大开杀戒。

    “总共是五只白猿,出手的应该只有一个人。”从现场的痕迹当中,紫刃很快就发现了不少的端倪,同时也不由得感到暗暗心惊,能够以一己之力,独自击杀五只白猿,这人的实力,实在是不容小觑。

    紫刃虽然自信,自己同样也有能力,能够力敌五只白猿,并且战而胜之,但是绝对不可能会像这个人这样轻松,甚至连一点伤都没受。要知道,这些白猿,虽然只是中级魔兽,如果换算成人类的职业等级,甚至都还不到十五级,但是它们的真正实力,却绝对要超出同级别的人类强者一筹。再加上在这片密林当中,这些白猿还有着明显的地利优势,这样一来,就使得它们更加的不好对付了。

    “这个人的实力,恐怕还要再我之上!”紫刃心中也是暗暗震惊,但是对此却并没有感到多么意外。虽然他的实力,确实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了,但是这一次进入试炼之塔的挑战者,加起来总共就有好几万人,其中十五级以上的高级强者,肯定不会少到哪儿去。紫刃如今也不过只是十六级的高级剑士而已,相比而言,还真的算不上最顶尖的那一拨人。

    不过真正让紫刃感到不解的是,这个人,为什么要虐杀这些白猿呢?紫刃可是很清楚,这些白猿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很凶狠的样子,出手攻击也是凌厉无比,但是实际上。这些白猿却并没有多少杀意,它们的攻击,主要的目的其实只是为了伤人而已,除非是真正彻底地激怒了它们,否则的话,这些白猿。轻易是不会下杀手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白猿虽然是中级魔兽,但是浑身上下,却并没有什么值钱的材料,按理说应该不至于招此毒手才对啊。

    想来想去,紫刃始终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人,会如此虐杀这些白猿,他的真正目的。到底又是什么?

    “这个人应该还在附近,多半还没有走远。”紫刃现在也觉得事情有些棘手了,因为他现在完全无法确定,这个人到底只是针对这些白猿,还是有着什么其他的目的,但是如果可以的话,紫刃真的不想和这样的人打交道,甚至最好连见都不用相见。但是紫刃也知道。如果自己还想要继续之前的打算的话,那么势必就需要主动寻找密林中的白猿。那么喝这个人照面的可能性,还真的不小!

    反复考虑了好一会儿,紫刃最后还是决定坚持自己原本的计划,毕竟这片密林这么大,自己不一定就真的会遇到那个虐杀白猿的家伙,而且就算真的碰到了。紫刃对于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哪怕到时候不是对方的对手,单纯只是想要脱身的话,紫刃心里还是有着不下的把握的。

    对于密林当中发生的此种变故。云峰这时候也已经知道了,可惜还是稍微晚了一点。如果不是他将神识附身在紫刃的身上,而是一直关注着整座试炼之塔,说不定从对方刚刚开始虐杀,自己就能够及时发现,而不是想现在这样,非得等到紫刃赶到事发现场,云峰才能够知道这里居然出现了这样的变故。

    “这明显是冲着我来的啊!”不同于紫刃的诸多猜测,在见到那五只白猿被虐杀的惨状之后,云峰立刻就知道,不管动手的那个家伙到底是谁,但是他绝对不可能单纯只是冲着这些白猿而来的,他的真正目标,毫无疑问绝对是自己!

    云峰也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居然还会有人,会用这种方法来恶心自己。没错,就是恶心,除此之外,这样的行为,根本就不可能对云峰,构成任何的威胁。对方应该明明知道这一点,但是却依然还是毫不犹豫地这样做了,所以云峰才会认为,对方这样做,就是想要给自己添堵的!

    云峰真正在意的,并不是这个出手虐杀白猿的家伙,说到底,不过只是一个炮灰而已,这个人背后的存在,才是真正让云峰感兴趣的。不过云峰暂时还并不打算亲自出手,说到底不过只是一个十九级的高级战士而已,连传奇境界都没有达到,根本就不值得云峰亲自动手。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对方真的达到了传奇境界,或许根本就无法进入这座试炼之塔。

    不过就算是不打算亲自出手,云峰也绝对不会让凶手好过,这些白猿,虽然只是一群中级魔兽,但是毕竟也是经过云峰的剑意熏陶,甚至从云峰这里,多少学会了一些剑法。哪怕云峰将它们安置在这座试炼之塔当中,但是从一开始,云峰就没有将这些白猿,当成是消耗品一样的存在。事实上,第三层的试炼规则,本身就是对这些白猿的某种保护。

    可是现在居然有人胆敢虐杀这些白猿,而且还是在这座试炼之塔里,这样的行为,毫无疑问分明就是在挑衅啊!云峰对此那是完全不能忍啊!

    一道莫名的波动,突然从紫刃身上散发开来,无声无迹之间,便波及了整个第三层的空间,如果不是云峰现在仅仅只是神识附体,那么神识探查的范围,说不定就直接笼罩整座试炼之塔了。不过即便是这样,在现在这种情况,却已经完全足够了,几乎是一瞬间,云峰就已经锁定了虐杀白猿的凶手!

    这是一个看起来大概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脸上白白净净,稍微有些虚胖的感觉,身上的衣服也是十分的得体,完全看不出才刚刚经历过一场惨烈的厮杀。但就是这个看起来十分富态的中年男子,云峰却一眼就认定,这个人,绝对就是虐杀白猿的凶手!

    “可惜了。附体状态下的限制实在是太多了,暂时还没有办法确定他的来历。”无办法进行更进一步的探查,云峰稍微感到有些失望,但是云峰也知道,对方既然敢这样做,肯定事先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不要说神识探查了,就算是将对方生擒活捉,也不一定就能够从对方的口中问出答案。

    找出对方的所在,对于云峰来说,这才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云峰的神识,悄无声息地退回到了紫刃的身上,而后者却是浑然不觉,根本就不知道刚刚发生过什么。不过云峰也不在意。自己现在附身的这个年轻人,实力也算是不错了,但如果和那个虐杀白猿的中年男子相比,毫无疑问就差得远了,虽然同样都是高阶职业者,但是一个菜刚刚突破十五级的关口没多久,而另一个,却是早已经是十九级的高阶战士巅峰。真要是发生战斗的话,双方的差距。绝对不仅仅只是相差了三个小境界而已。

    不远处的中年男子,稍微休息了一下之后,很快就开始继续搜寻其他白猿的下落,不过接下来他的效率显然就没有那么高了,那些白猿就好像知道了他的目的一样,似乎都在主动躲着他走。就算中年男子的实力,明显要超出这些白猿许多,但是在这片密林当中,如果后者一心想要躲藏的话,他还真的没有太多的办法。

    “难道已经被发现了吗?”一直都找不到白猿的行踪。这个中年男子心里也不由得开始焦急起来,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一旦被发现的话,到底会有多大的麻烦。实际上从最初进入这座试炼之塔的那一刻起,他的心中,就充满了恐惧,但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明明知道这是一条死路,但是却只能义无反顾地继续走下去。

    之前虐杀那些白猿的行为,其实就是为了发泄自己内心当中的恐惧,否则的话,他根本就没有必要,非得选择这么极端的方式。但是没有办法啊,这座试炼之塔,比自己预想中的,还要更加的完善和严密,就算是像他这样的资深冒险者,却依然找不出一处明显可供利用的漏洞来。无奈之下,他才会选择这种最为极端的方式,甚至不惜赌上自己的性命。

    但是中年男子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仅仅只是出手了一次,居然这么快,就有可能已经被发现了,否则的话,根本就没办法解释,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了,他都还没有找到其他的白猿,要知道,按照他之前的了解,自己虐杀了整整五只白猿,其他的白猿得知之后,绝对会发了疯一般朝着自己扑过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突然之间好像一下子就彻底地销声匿迹了。

    这种情况,绝对不正常!但如果自己的行为,真的已经被发现了的话,那么为什么对方不干脆直接对自己动手呢?中年男子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实力虽然不错,甚至于在这次进入试炼之塔的众多挑战者当中,都可以算得上最顶尖的那一拨人了,但是和这座试炼之塔的建造者相比,自己根本就只是一只蝼蚁而已啊!

    虽然心中惊恐无比,但是中年男子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了。没过多久,他的目的就达到了,一只白猿很快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与此同时,还有另外两个试炼者,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出现在这片林中空地当中。

    “原来是这样,原来像我这样的蝼蚁,根本就不值得您亲自出手啊……”另外两个试炼者,中年男子至少扫了一眼,就直接无视了,一个十六级的人类剑士,一个十七级的半兽人战士,实力也算是不错的了,但是对他依然无法构成多大的威胁。真正让这个中年男子在意的,却是那只白猿!

    这是一只年迈的白猿,对方那明显佝偻的身形,以及身上稀疏斑驳的白毛,已经很清楚地表明了,这确实是一只非常老迈的白猿。但是就是这样一直老猿,却是让中年男子心中警铃大响,这只看起来虚弱不堪的老白猿,此刻在他的眼中,却是比任何对手都要更加的危险!

    老白猿的手中抓着一柄长剑,几乎和他的身高一样高。乍一看起来,似乎很不协调,但是中年男子心中却不敢有哪怕丝毫的轻视,这只老白猿,绝对非常的强大!除了自己多年冒险经历所带来的直觉之外,最重要的是。这只老白猿现在会主动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就已经是最好的证明了!

    毫无疑问,自己之前虐杀五只白猿的行为,绝对已经暴露了,这座试炼之塔的主人,之所以没有亲自出手,只不过是因为,他对眼前的这只老白猿,有着绝对的信心而已!或许。在那个存在看来,对付自己的话,这只老白猿,就已经绰绰有余了!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中年男子却没有办法否认,这只老白猿的出现,确实让他感到了绝大的压力,甚至产生了死亡的威胁。这可绝对不是开玩笑的,这意味着。这只老白猿,恐怕真的有威胁到自己生命的实力!

    双眼死死地盯着对方,中年男子在老白猿浑浊的双眼之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仇恨,深深的仇恨,但是老白猿的身体却显得无比的放松。就这么松垮垮地抓着那柄长剑,就这么一步步,一步步慢慢朝着自己踱来。

    中年男子双手紧握长剑,如临大敌,却不想。这个时候,另外两个旁观者,却是先后有了动作。

    “喂,那个胖子,那边的五个猴子,是不是你杀的?!”半兽人一脸凶狠地冲着中年男子叫道,虽然是在发问,但是他的语气,却分明已经认定了事实。中年男子依然死死地盯着老白猿的一举一动,根本就没有理会这个暴躁的半兽人,如此直接的无视,立刻就将半兽人战士激怒了,已经认定了中年男子就是虐杀白猿的凶手,现在又被这般无视,半兽人战士单手拎起沉重的巨剑,就要朝着中年男子冲过来。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人类剑士,却是比他快了一步。紫刃在见到中年男子和老白猿对峙的时候,立刻就知道,这个家伙,绝对就是那个虐杀了五只白猿的凶手!原本他还曾经有过避其锋芒的打算,但是在看到那只老白猿之后,这样的想法,立刻就被他抛诸脑后,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紫刃就直接拔剑冲了过去,整个过程中没有一句废话,行动无比的果断,看得那个半兽人都不由得一愣,什么时候,人类当中,居然也有这么耿直的家伙了?

    虽然紫刃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是他的行动,却已经让这个半兽人,一下子生出许多的好感了,只觉得这个人类,实在是太对自己的胃口了。半兽人稍微愣了一下,落后紫刃半步,但是他的性子却是不甘落后,眼看着紫刃的速度太快,自己多半追不上,于是干脆凝聚斗气,一道血红色的斗气斩,直接朝着中年男子斩去!

    “咦?这招还算不错,已经有些接近纯粹的剑气了。”附身在紫刃身上的云峰,感到有些意外,这个半兽人,绝对不像他看起来这样粗疏,至少他的剑术,就让云峰颇有些惊喜的感觉。

    “不错,不错,有点意思了,没想到这个半兽人,居然比这个紫发小子,好药领悟得更多……”半兽人战士虽然只是一记简单的斗气斩,但是云峰却从中看出了很多东西,这个半兽人战士,很明显已经从之前的两层试炼当中,领悟到了一些东西,否则的话,他的这道斗气斩,绝对不可能像现在这般凝实。

    原本对于两个旁观者并不怎么在意的中年男子,这时候脸色也是微微有些变色,这道斗气斩,威力居然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加的凌厉,就算以他的实力,甚至都不敢强行硬接,因为这一招,确实有让他受伤的可能!

    长剑斜劈,来势汹汹的斗气斩,瞬间就被斩裂开来,中年男子眼神一凛,剑势陡转,横斩紫刃!区区一个十六级的剑士,居然也敢主动对自己出手?中年男子仿佛感到自己受到了极大的羞辱,出手之间狠历非常。

    实际上,如果不是因为老白猿的存在,使得中年男子没办法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力量,否则的话,这一招横斩之下,说不定紫刃有可能就已经受伤了。可是即便是没有发挥出全力,但是双方的实力差距,依然是十分的明显,尽管紫刃明显已经是在超常发挥了,但是却依然在数招之内,就完全落入了下风!

    但是好在这个时候,半兽人战士终于及时赶到了,多了一个十七级的高级战士,紫刃的处境终于好转了一些,但是即便如此,局势依然没有根本性的改变,中年男子以一己之力,完全压制住了紫刃和半兽人战士两人,双方的差距已经尽显无疑,这不仅仅只是境界的差距,中年男子所拥有的战斗经验,也完全不是紫刃和半兽人战士所能够相比的。

    三人正战得如火如荼,一旁的老白猿,手中的长剑却是微微低垂,居然没有出手的意思,一双浑浊的老眼微微眯起,不知道心里到底在打着什么样的主意。(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