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九章 苏图狂化,无奈落败
    中年男子的实力真的很强,就算是以一敌二,就算是旁边还有一只老白猿,让他心有顾忌,没办法完全发挥出全力,但是即便是这样,战斗开始没多久,他也依然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不管是紫刃还是那个半兽人战士,以他们两个的实力,在同级别的强者当中,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是弱者,但是在这个中年男子的面前,却好像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一样,彻彻底底地落在了下风。⊥頂點小說,x.

    “这种情况,实在是太正常了啊!这家伙绝对曾经冲击过传奇境界,只不过最后失败了而已,但是即便是这样,也绝对不是一般的十九级巅峰强者,所能够相提并论的。”事实上,紫刃和这个半兽人战士,能够在这个中年男子的攻击之下坚持这么长的时间,都还没有彻底地落败,本身就已经足以让云峰刮目相看了。

    紫刃他们两个不知道这个中年男子的底细,但是云峰确实非常清楚的,这个家伙,虽然并没有踏入传奇境界,但是和真正的传奇强者相比,他现在的实力,恐怕已经差不了多少了。只不过因为在这座试炼之塔当中,多少还是受到了一定的限制,而且最重要的是,有那只老白猿在一旁掠阵,这个中年男子,就没有办法拿出全力来对付紫刃他们。

    虽然老白猿现在的表现,似乎并没有和两人联手的兴趣,但是中年男子心里却不可能没有顾忌。事实上,这个中年男子现在,心里真的是愤恨不已,如果是这只老白猿对自己出手的话,那么倒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毕竟自己之前。确实曾经虐杀它的同类。但是问题是,现在居然是这两个小家伙,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对自己大打出手,中年男子就想不明白了,老子不过是杀了几只白猿。又不是杀了你们的亲爹,有必要对老子这样深仇大恨吗?

    而且更加让中年男子感到恼火的是,这两个小家伙的实力,居然还相当的不错!虽然两人都只是才突破十五级的界限,成为高级职业的时间不可能太长,但是他们的实力,在年轻一辈当中,却绝对算得上是相当出色的了,就算是在自己的家族当中。在这个年纪,几乎也找不出几个如此出色的年轻人吧?

    尤其是这个半兽人战士,在交手的过程中,他给人的感觉很有些怪异,一开始的时候,中年男子也以为,他和其他的大多数半兽人一样,简单、粗暴、直接。而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这个半兽人战士虽然实力确实很强。但是相比于紫刃而言,他的攻击方式,确实是有些简单直接。

    但是真正交手一段时间之后,中年男子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感到怪异了,没错。问题就是出在这个半兽人战士身上!虽然他的攻击方式确实都很简单,但是一招一式之中,却仿佛有着某种独特的韵味,明明都是使用了差不多的斗气,但是他的攻击。威力却偏偏要强出不少,而且中年男子已经明显感觉到了,这个半兽人似乎自己都不是很清楚这一点,否则的话,他的真正实力,绝对不会仅仅只是现在这样而已。

    “什么时候,一个半兽人,居然也能够学会如此精妙的剑术了?”对于自己的发现,中年男子心里感到颇为震惊,“而且最关键的是,这种剑术,他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

    “不行,不能再继续跟他们耗下去了!”中年男子越打越烦躁,因为他已经明显感觉得出,随着战斗的进行,这两个年轻人,他们的实力,居然正在缓慢地提升!尤其是这个半兽人战士,似乎也已经开始领悟到了什么,他手中挥舞的长剑,看起来也越来越像那么回事了。中年男子对于这种情况并不陌生,因为他自己就曾经经历过,所以他更加清楚地知道,一旦让这两个年轻人真正取得突破,到时候自己再想要击败他们,恐怕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容易了!

    更何况,从始至终,中年男子心里都非常的清楚,现在对他威胁最大的,并非是这两个热血的年轻人,哪怕他们两个真的能够临阵突破,最多也不过是稍微麻烦一点而已,对于中年男子而言,真正最大的敌人,有能力威胁到自己性命的,只有那只老白猿!

    但是在此之前,首先要先解决掉这两个小家伙!

    中年男子心里很清楚,自己现在,确实是应该有所决断了,虽然到现在为止,他都还不清楚,这两个年轻人,到底为什么会跑来找自己的麻烦,但是无论如何,他都绝对不会为自己留下任何的隐患!

    决心已下,中年男子出手再无保留,手下攻势立刻变得越发地凌厉起来,原本虽然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但是却一直坚持不败,并且已经渐渐进入状态,甚至已经开始有所领悟的紫刃两人,这时候顿感压力大增,心中顿时大惊失色,他们现在总算是真正明白,这个中年男子的实力,到底有多么的可怕了!

    “原来之前他一直都有所保留……”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这样的事实,对于紫刃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原本他一直都以为,虽然对方的境界要高出自己不少,但是以自己的实力,就算真的不敌,但是要周旋一阵子,应该还是没有多大的问题的,毕竟真正说起来,大家同样都只是高级职业者而已,对方的实力再强,只要没有真正踏入传奇境界,自己未尝就没有一战之力。

    但是现在,紫刃终于明白,自己之前的想法,到底有多么的可笑了,这个中年男子,绝对不是一般的高级职业者!如果不是剑神神殿的牧师,信誓旦旦地保证,传奇境界以上的强者,是绝对不可能进入到这座试炼之塔当中的,而且在战斗过程当中,对方也确实没有施展出传奇强者所特有的传奇领域来。否则的话,紫刃几乎都要以为,自己现在面对的,到底是不是一个真正的传奇强者!

    半兽人战士同样也是非常震惊,但是和紫刃稍微有些不同,虽然情况更加的危急了。但是这个半兽人战士,不但没有丝毫的胆怯和畏惧,反而变得更加的兴奋,更加的战意勃发!

    “砰——砰——砰——”

    半兽人战士单手提着重剑,另一只手死命地捶着自己的胸膛,一双猩红的双眼,死死地盯着中年男子,眼神炙热得像是要燃烧起来一样。

    “不好!这家伙该不会是快要狂化了吧?”见到半兽人战士这副样子,紫刃心中猛然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不是说半兽人没有纯血兽人那么容易狂化的吗?他这根本就是快要狂化了好吧?”

    紫刃现在真的很有一种想要骂娘的冲动,什么事猪队友?这家伙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了!狂化虽然能够带来极大的力量增幅,甚至变得不知疲惫,不惧受伤……但是同样也有着极为明显的副作用,那就是狂化之后,基本上都会完全失去理智,完全的敌我不分啊……

    原本之前的配合,已经让紫刃对这个初次见面的半兽人。产生了不小的好感,但是现在。他真的是怕了这个家伙了,紫刃心里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只要这个家伙真的彻底地狂化,自己到时候绝对二话不说,立刻抽身走人,不是自己真的想要丢下他自己逃命。也不是自己不仗义,就算是真的要死,紫刃也绝对不愿意选择那种憋屈的死法——话说,还有什么样的死法,能够比死在自己信任的战友手中。更加的憋屈的呢?

    “不用怕,没事!”仿佛是看出了紫刃的想法,又或者对于这种情况,早已经见得多了,半兽人战士一脸憨厚地说道,“你人不错,苏图不会打你的。”

    拜托,等你狂化之后,谁知道你还认不认得出我是谁啊?到时候还不是照打不误,我要是信了你的话,那才真的是蠢到家了!紫刃心中一阵抓狂,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他自己现在到底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啊?居然还想让我放心,你都快要狂化了,我怎么可能放心得了!

    但是对方都已经这样说了,紫刃还真的不好意思现在就抽身走人,紫刃死要面子的性子,偏偏在这种时候犯了,尤其是面对这样一个,几乎毫无心机的半兽人,他是真的不好意思,就这么扔下他自己独自跑路。

    “算了,再继续坚持一会儿,等到他真的狂化了,再走也不迟。”说实话,要是等到对方真的狂化了,紫刃还真的没有多少信心,能够顺利脱身,一想到自己必须要从一个几乎接近传奇强者的变态,以及已经狂化之后实力大增的猪队友夹攻之下逃走,紫刃自己都没有多少信心……

    “吼——”

    一股狂暴的气势,突然从半兽人战士苏图浑身上下,突然散发出一股独特的气势,猩红的斗气,仿佛化作了实质一般,缠绕在苏图的周身。

    果然还是狂化了!

    紫刃心中狂跳,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接下来,自己是不是就应该考虑如何脱身了?但是紫刃很快就发现,自己现在的处境,貌似真的非常的危险,为了应付中年男子越来越凌厉的攻势,他和苏图不得不更加频繁地联手配合,这样一来,两人之间的距离,自然也就十分的接近,而现在,苏图居然正好在这个时候狂化了……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要说心里一点都没有后悔,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连紫刃自己都感到有些意外的是,自己的性命,明明都已经危在旦夕了,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情,却反而一下子变得平静了许多呢?

    “铛——”

    重剑与长剑的叫击声,近在耳边,让紫刃瞬间惊醒,方才一霎那的失神,差点就让他丢了性命,而让紫刃感到难以置信的是,挡下了中年男子势在必得一剑的,居然是苏图!

    这样的场景,在之前的战斗当中,其实早已经发生过了,而紫刃同样也曾为对方挡过剑,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两人之间的配合,却已经相当的默契了——可问题是,苏图现在已经狂化了,而距离他最近的自己,不是更应该成为他首先攻击的目标的吗?可是为什么,他不仅没有攻击自己。反而再次替自己挡下了中年男子的攻击?

    难道他居然没有狂化?

    紫刃有些难以置信地想到,但是他立刻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测,苏图现在的状态,分明就是典型的狂化,曾经跟随家族商队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紫刃,是绝对不可能认错的,而且如果没有狂化的话,苏图是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地久挡下对方的攻击的。

    “俺说了,不打你……”

    苏图眼中的血色越来越浓郁了,这确实是狂化时的明显标志,但是此刻的紫刃,心里却完全没有丝毫离开的念头了,狠狠地在脸上抹了一把,紫刃双手握剑,趁着苏图暂时抵挡住对方攻势的间隙。对中年男子展开了凌厉的反击!

    “好家伙!就算是狂化了,居然都还能够保持理智。这家伙,果然不简单!”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紫刃现在内心的激动,却是无以言表,虽然只是第一次相遇,虽然对方明明只是一个半兽人。但是在这一刻,紫刃从内心深处,真正认可了这位战友!

    “居然还是一个异类?真是麻烦啊……”一击重劈暂时逼退苏图,然后立刻回身在紫刃的身上添了两处伤口,中年男子的眼中。也不由得闪过一丝异色,能够狂化的半兽人本来就不多,而在狂化之后,居然还能够继续保持理智的,就更加的少见了,眼前的这个半兽人,绝对称得上是一个异类!

    但是对于中年男子来说,这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狂化之后还能够保持理智的高级战士,已经能够对他产生不小的威胁了,虽然他也知道,对方现在这种状态,绝对不可能持续太长的时间,但是这场战斗如果拖得太久的话,对于自己来说,同样也是十分不利的!

    “你们真以为,这样就能够翻盘吗?”眼见者两人战得越来越兴奋,中年男子顿时就彻底爆发了,以自己的实力,居然被两个年轻人逼到这种程度,这绝对是一种耻辱!而他现在,就将要彻底洗刷掉这些耻辱!

    斗气爆发,完全没有任何的保留,在这一刻,甚至就连老白猿的存在,都已经完全被抛在了脑后,中年男子的眼中,现在只有紫刃和苏图两个敌人而已!真正拿出了全部实力之后,就算是狂化之后的苏图,就算是在战斗中有了更多领悟的紫刃,也完全不是对手!

    几乎是在眨眼之间,试图强行硬撼的苏图,就被对方更加狂暴的攻击,直接给打飞了,甚至还在半空中的时候,苏图就开始大口地吐血,重重地摔落在地之后,苏图挣扎着想要再爬去来,但是即便是狂化之后,几乎能够无视大多数伤势的他,一时之间,居然也没办法再站起来。苏图伤得实在是太严重了,虽然狂化状态能够让他暂时感觉不到伤痛,但是却并不代表着,这些伤势就真的不存在!事实上,如果他现在不是出于狂化状态的话,受了这么重的伤,说不定早就已经彻底昏迷过去了。

    至于紫刃,同样也好不到哪儿去,只不过由于苏图抗下了对方大部分的攻击,所以紫刃虽然同样伤势严重,但是至少勉强还能够站立,但是看他现在这个样子,显然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力了。

    战斗进行到现在这个地步,胜负已经很明显了,但是这个中年男子,显然没有想要放过他们两人的打算。单手提着滴血的长剑,中年男子的嘴角同样渗出鲜血,击败紫刃和苏图,他自己显然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更加痛恨这两个年轻人,当真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苏图的狂化状态,这时候已经强行中止了,但是他却依然强撑着不让自己昏迷过去,眼看着中年男子提剑朝紫刃走去,苏图的口中不断地发出低沉的咆哮,但是身上沉重的伤势,却让他根本就无能为力。

    “到此为止了吗?真是不甘心啊……”紫刃同样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然他现在勉强还能够站立,但其实不过只是强撑着一口气而已,就算是真的要死,他也宁愿要站着死去!

    眼看着对方举剑劈下,紫刃的心中,最后居然闪过一丝遗憾,经过刚才这场战斗,他终于有些明白,这座试炼之塔的真意了,可惜一切都有些迟了……

    就当紫刃准备闭上眼,无奈赴死的时候,一道白影瞬间闪过,然后紫刃就惊讶地发现,之前那个强大得让自己和苏图几乎完全无法抗衡的中年男子,居然一脸惊恐地飞速后退,他的神情,仿佛是见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存在一般。(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