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章 白猿舞剑,灵猴献酒
    


    “好厉害!”

    死里逃生的紫刃,目瞪口呆地看着身前的这道白影,他此刻心中的震惊,绝对比那个中年男子还要更加的强烈!

    紫刃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危急关头救下自己的,居然会是这只老白猿,而且它居然能够一招逼退对方——不对!不仅仅只是逼退那么简单,紫刃这时候已经发现,这个中年男子的右肩上,分明已经多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紫刃很清楚,就算是自己和半兽人苏图两人联手,都不是这个中年男子的对手,哪怕是苏图狂化之后的爆发,也不过只是让对方受了一点轻伤而已。而现在对方肩膀上这道深深的剑伤,自然不可能是他们两人的杰作,只能是老白猿所为。

    自己居然连它是如何出手的,居然都没有看清楚,紫刃真的是被老白猿的实力给镇住了。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只看起来衰老无比的老白猿,居然会强大到这种地步。早知道这样的话,自己又何必强行出头呢?

    一想到这里,紫刃心中就感到颇有些不是滋味。他之前之所以会率先对那个中年男子出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紫刃之前,是曾经见过这只老白猿的!

    在试炼之塔正是开放以前,紫刃就已经参加过一次“内测”了。在那一次试炼当中,紫刃最后虽然还是成功地通过了第三层的密林,但是在这一层的试炼当中,他却委实伤得不轻。如果不是得到了这只老白猿的帮助,紫刃就算是通过了第三层。恐怕也不会有余力再继续挑战第四层了。但是可惜的是,紫刃最后还是没能成功通过第四层的试炼,但是老白猿的帮助,他却是一直记在心里的,所以刚才看到老白猿在场。紫刃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立刻就拔剑出手了。

    在紫刃的心目当中,这个中年男子,绝对就是那个虐杀了五只白猿的凶手,面对这样的敌人,老白猿的处境。毫无疑问绝对是非常危险的。但是紫刃却是压根儿就没有想到,原来,以老白猿的实力,根本就不需要自己的帮助,难怪自己和苏图两人刚才打得那么激烈。老白猿居然还能够表现得如此淡定了。

    不仅是紫刃,另一边躺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的苏图,同样也是双眼圆睁,这个半兽人战士现在心中的震惊,恐怕同样不在紫刃之下。事实上苏图确实感到难以理解,这只老白猿明明都已经非常老了,可是它为什么还能够有这么强的实力?

    事实上。在场的三个人——准确地说,是两个人类加上一个半兽人,都感到有些难以理解。这只老白猿,看起来明明已经是风烛残年,将近油尽灯枯,怎么可能还有这样的实力?

    外表或许可以伪装,但是气息却是不可能作假,尤其是那个中年男子。身为一个资深的冒险者,就算是真正的传奇强者。也很难再他面前,成功地隐藏住自己的气息。更不用说一只中级魔兽了。中年男子完全能够确定,眼前的这只老白猿,确实已经是血气虚弱,衰老无比。

    而且从刚才的攻击当中,也完全能够看得出来,老白猿的速度其实并不快,力量也并不强大,甚至可能都还比不上其他那些正处壮年的白猿。但是越是这样,中年男子心中就越是警惕,以这样一副衰老的躯体,居然还能够一招伤到自己,这只老白猿,恐怕比自己之前所预想的,还要更加的危险!

    一招逼退中年男子之后,老白猿并没有急着立刻强攻,而是不紧不慢地缓步逼上,看起来相当的无害,但是中年男子却是如临大敌,双手紧握长剑,肩膀上的伤势,在某种力量的作用下,居然已经接近愈合了。但是中年男子自己心里却是比谁都清楚,老白猿刚才的那一剑,绝对不是这么简单就能够承受的,自己肩膀上的伤势,看起来好像确实是愈合了,但实际上不过只是暂时强行压制住伤势而已,等到战斗结束之后,之前累积起来的伤势,将会在瞬间一起爆发!

    如果不是现在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强敌,中年男子是绝对不会轻易使用这种极端的手段的。但是没办法,老白猿带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尽管自从他进入这座试炼之塔开始,他就已经知道,自己最后能够活着出去的可能性,几乎就已经不存在了,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依然想要尽力一搏,尤其是,现在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是这只老白猿,而不是这座试炼之塔的主人,这就已经让他心里多了那么一点点的希望。

    但是老白猿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却无疑是在他的头上,直接泼下了一盆冷水,虽然只是简单了交手了一招,但是中年男子的一颗心,却开始渐渐沉了下去,因为直到现在,他依然还是无法真正看透对方的实力,这种不确定的感觉,不免让他的心中多了几分恐慌。

    事实证明,作为一个接近传奇境界的强者,中年男子的直觉还是非常准确的。老白猿虽然确实非常衰老了,但是它的实力,却真的是很厉害!这一点,不仅是中年男子,甚至是在一旁观战的紫刃和苏图,很快就确信无疑。

    老白猿确实很老了,和其他那些正值壮年的白猿相比,它的速度不快,力量也不够强大,甚至很可能都还不如紫刃,就更不用说身强力壮的半兽人苏图了。但是它的剑术,却实实在子的让人叹为观止,至少在此之前,紫刃就从来没有想到过,纯粹的剑术,居然也能够强大到这种地步!

    旁观者尚且有这样的想法,身陷战斗中的中年男子,自然就更加的强烈直观了。不管是力量、速度还是体质,自己明明都占有绝对的优势,可是现在。却偏偏被这只老白猿完全压制,只能是一味防御,就算是想要反击,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哪怕瞬间爆发斗气,可是却依然难以扳回劣势。老白猿的速度确实不快。但是他的身法却异常的灵活,让人几乎难以捉摸;它的力量同样也不强,但是在战斗的过程中,它却很好地扬长避短,往往是攻敌必救,极少和对方正面硬碰硬。老白猿的剑术确实很精妙。但是在这个中年男子眼中,老白猿真正让他最为忌惮的,却不是这些表面上的东西,而是另外一些玄而又玄,甚至于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的东西!

    中年男子现在的感觉是。正在和自己战斗的,好像根本就不是一只衰老的白猿,而是一团风,一团并不狂暴,但是却十分缠人的风!自己的实力再强,可是打不到对方的话,同样也没有任何的意义,老白猿的处境虽然看起来十分的凶险。但是中年男子心里却比谁都清楚,实际上自己根本就难以对它造成直接的威胁。

    “哧——”

    两柄长剑交错而过,中年男子的胸口不出意外又多添了一道伤口。可是老白猿却在刚刚得手的瞬间,身形扭转,巧妙地避开了对方的攻击,毫发无伤地避开了这两败俱伤的一剑,老白猿这时候居然不退反进,趁着中年男子用力过猛。一时之间难以完全收住攻势,长剑轻转。再次切开中年男子的侧腰,然后毫不犹豫地加速冲过。等到中年男子回过身来的时候,老白猿已经重新摆好了架势……

    “好厉害……真的好厉害!”

    一连串的快速的交手下来,在一旁观战的紫刃和苏图看的眼睛都快直了,对于老白猿的剑术,他们看得实在是叹为观止,说到真正的境界和实力,老白猿明明要比这个中年男子差上不少,甚至很可能连他们两个都还不如,但是在实际的战斗当中,老白猿居然能够完全压制住对方,而且到现在为止,自身居然都还毫发无伤!

    看了看浑身上下血淋淋的中年男子,再看看身上毛发甚至连血迹都很少沾染的老白猿,这场战斗当中,到底谁强谁弱,已经是很明显的事情了。

    尤其是苏图,更是看得眉飞色舞,以他之前所受的伤势,现在已经解除了狂化状态,原本应该已经直接晕过去了才对,但是看到了这场难得的对决之后,苏图居然变得无比的兴奋,不要说身上的伤势了,甚至就连狂化之后不可避免的虚弱状态,也几乎被他完全无视了。尤其是看到精彩之处,他居然还能使劲地拍打自己的大腿,实在是让人想不明白,现在的他,怎么可能还有这些力气……

    战斗进行没多久,老白猿的优势看起来已经相当的明显了,中年男子的实力虽强,但是在灵活无比的老白猿面前,简直就好像一个滑稽的小丑一样,至少在紫刃和苏图的心中,这个虐杀了五只白猿的中年男子,最终败亡的结局,显然已经是注定了的。

    但是中年男子自己却不是这样想的!

    没错,他知道现在的局面,对于自己非常的不利,在这场战斗当中,自己可以说已经完全落在了下风,甚至可以说几乎是完全没有多少还手的余地。老白猿的实力之强,确实有些超出了他的想象,试炼之塔的主人,会派它前来对付自己,确实是很有道理的。

    但是自己却未必就没有机会!中年男子知道,自己虽然不是这只老白猿的对手,但是却未必就不能活到最后!作为一个资深的冒险者,他当然非常的清楚,实力强大的,并不一定,就能够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就算一时取得了胜利,也不一定就能够活到最后!

    中年男子自己也承认,老白猿的剑术,确实是非常的强大,虽然它真的已经非常的衰老了,但是仅凭它的剑术,就能够让自己难以匹敌。但是老白猿的弱点同样也是非常的明显——它实在是太老了,就算是它的剑术再怎么厉害,就算它的战斗经验再怎么丰富,可是它毕竟太老了,已经衰老无比的它,不仅是力量和速度已经大幅退步,它的体力。同样也已经下降得厉害!

    “这样的战斗,它不可能坚持得了太久!只要继续坚持下去,要不了多久,它的体力就会耗尽!”中年男子依然还在苦苦坚持着,因为他知道。只要坚持下去,自己就有活下来的希望!这只老白猿虽然强大,但是一旦它的体力耗尽,最后的胜利者,依然将会是自己!

    “只可惜,事先没能将那两个小子彻底解决掉……”虽然已经打定了主意。但是中年男子心中依然不免有些遗憾,因为他自己也清楚,就算自己真的能够耗到老白猿力尽,恐怕到时候,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其实就算是现在,他身上所受的伤势,都已经足够严重了,如果换成是其他人,恐怕早就已经撑不下去了,但是有着秘法支撑,再加上强烈的求生意志,才使得他能够一直坚持到这种地步。但是中年男子自己也很清楚,就算是自己真正能够侥幸活下来,等到战斗结束之后。身上的伤势同时爆发,自己就算不死,恐怕也剩不下多少战斗力了。

    不过让中年男子稍微感到放心的是,之前虽然没能彻底解决掉那个两个小子,但是至少已经将他们重创,而且看样子。至少短时间内,他们恐怕是没办法恢复的了。不管怎么说。对于他来说,现在最大的敌人。还是这只老白猿,如果不能撑到对方力尽,那么一切都将毫无意义。

    中年男子对于自己倒是很有信心,就算自己打不过你,难道还耗不过你不成?更何况,这只老白猿已经是如此的衰老了,战斗进行到现在,其实持续的时间也并不算多长,但是中年男子却已经明显能够感觉得到,老白猿现在的呼吸,已经比刚开始的时候,急促了不少!

    尽管对方的身法依然还是那样灵活,它的攻击也依然还是那般令人难以捉摸,防不胜防,但是中年男子确实能够感受得到,对方的体力,正在快速的流逝!当然,自己身上的伤势,同样也在渐渐增多,就算是不断地使用秘法压制伤势,但是他自己也知道,这不过只是饮鸩止渴而已,现在压制得越厉害,等到伤势爆发的时候,就将会更加的要命!

    但是他没有选择,如果不这样做的话,说不定自己早就已经死在老白猿的剑下了,能够支撑到现在,已经相当顽强了。但是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中年男子的脸上,也渐渐开始出现了笑容。

    “果然,它的攻击,已经没有刚开始的时候那么凌厉了!”中年男子心中的希望渐渐生起,“坚持,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它肯定会先撑不住的……”

    不只是中年男子,就连一旁观战的紫刃和苏图,这时候也渐渐发现,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对头了。老白猿的**声,几乎已经可以清晰地听到,虽然它的动作依然还是那般迅速灵活,但是看起来却明显变得更加的苍老了。

    见到这种情况,紫刃和苏图哪里还不知道,这个中年男子,现在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了。很明显,这家伙一看打不过人家,居然就只是一味地龟缩防御,试图耗尽对方的体力,而偏偏老白猿又实在是太老了,看样子持久战对它来说确实是相当的不利。

    紫刃和苏图心里顿时焦急起来,有心想要帮忙,但是以他们现在的状态,能够勉强保持清醒,就已经相当的不错了,想要继续战斗,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如果是换成是其他的人的话,肯定是一眼就能够看穿中年男子的意图,但问题是,老白猿偏偏只是一只魔兽而已,虽然它的剑术确实很厉害,但是说到底,它其实只是一只中等魔兽而已,哪怕是智慧较高的猿类,但是毕竟不是真正的智慧生物,最终还是难免落入到对方的算计当中。

    不过话说,一只衰老的中级魔兽,居然能够将一位无限接近传奇的高级职业者,给逼到这种地步,已经相当的令人难以置信了。

    眼看着老白猿的疲态已经越发地明显,中年男子的脸上,也已经明显露出了笑意,紫刃咬着牙拼命地想要挪动脚步,而怎么也站不起来的苏图,甚至一脸决然地,想要再次狂化的时候……一只猴子突然从密林中钻了出来,将一颗比它的脑袋还要大一些的青色果子放到地上,让后“吱吱吱”地叫了起来。

    听到小猴子的叫声,老白猿顿时精神一振,突然抽剑飞退,趁着中年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快速来到小猴子的身边,拿起那颗青色的大果子,用剑一捅,一股碧绿色的液体顿时流出,老白猿立刻张大嘴,大口大口地吞咽起来,很快就将果子里的液体一饮而尽。

    随手将果子扔到一边,老白猿满意地拍了拍小猴子的脑袋,后者也不管那个果子了,再次钻进密林之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而这个时候,其他人才终于反应过来,但是看着突然又变得精神奕奕,活力十足的老白猿,中年男子顿时就傻眼了,只觉得嘴里满满都是苦涩……(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