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一章 不良于行,苏图好酒
    接下来的战斗,就没有半点悬念了,面对着满血满魔原地复活的老白猿,中年男子几乎瞬间就崩溃了,干净利落地自己抹了脖子。~頂點小說,或许他自己也知道,一旦失败,等待着自己的,将会是怎样的结局了。

    看到这一幕之后,半兽人苏图倒是没有特别的反应,不过紫刃心里就忍不住狐疑起来,看样子这个家伙的目的并不单纯啊,只是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虽然心里十分的好奇,但是紫刃也知道,这种事情,多半不是自己能够轻易掺和的。敢在试炼之塔里虐杀白猿,而且失败之后果断地自我了断,如果说这家伙背后没有其他人授意,紫刃无论如何也是不会相信的!

    不过相比而言,紫刃还是对眼前这只老白猿,更加的好奇一些。说实话,在此之前,他还真的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只老白猿,居然还有着一身如此厉害的剑术。不过冷静下来仔细想想,紫刃却又觉得,这一切都是在情理之中。

    实际上在刚才的战斗当中,紫刃的心中,就突然多了几分明悟,这座试炼之塔,很明显是专门用来锤炼试炼者的剑术的。不管是第一层的索桥剑鱼,还是二层的荒山飞鹰,甚至包括现在所在的第三层密林,虽然考验的形式各不相同,但是如果仔细想想,实际上却都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而且根据紫刃的猜测,试炼之塔的前三层,真正考验的,恐怕还只是剑术的基础而已,至于第四层的考验……紫刃光是回想起来,现在都还能够感到一阵心有余悸。前面三层的难度。和接下来的第四层,可以说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或许,只有真正通过了第四层的考验,自己的剑术,才能够算得上是有所成就了吧?

    如果云峰知道紫刃现在心里的想法的话。一定会告诉他,你想得太天真了,九层试炼之塔,通过前三层,最多只能算是剑术入门而已;只有真正通过了第六层之后,才能够算得上是剑术小成;要想完全通过九层试炼之塔的考验,只有剑术臻至大成之后,才有可能做到!

    紫刃现在的剑术,其实真正说起来。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了,但是可惜的话,他现在所学的剑术,和云峰的剑术,并不是一个体系的,所以紫刃才会感到,自己虽然空有一身剑术,但是在这座试炼之塔里。却好像根本就没有办法完全发挥出来一样。

    事实上不仅是紫刃有这样的感觉,这次进入试炼之塔的挑战者们。绝大多数,都有同样的想法。但是大多都只是心里有一个模糊的感觉而已,真正能够像紫刃这样,想清楚这里面的问题的,可以说是少之又少的。

    而半兽人苏图,就是这样的“聪明人”。不,用“聪明”来形容他,实在是有些不太恰当,怎么说呢,紫刃觉得。这或许应该更多地归功于,他那与生俱来的敏锐感觉。而且苏图在这方面的进展,显然要比紫刃强出不少,尤其是经历过之前的并肩战斗,紫刃早已经非常的清楚,这个半兽人战士虽然仅仅只比自己高了一个小境界,但是他的真正实力,却明显要超出自己不少——而这还是在苏图没有狂化的前提下,一想到这个半兽人战士在狂化之后,居然还能够保持相对清醒的意识,紫刃的心中,就完全生不出一丝挑战的念头。

    原本正常来说,紫刃和苏图之前的差距,应该不至于会这么大才对,半兽人又不是什么强势的种族,除开狂化这个因素之外,紫刃自认为,自己的实力,应该和苏图相差无几才对,或许半兽人天生的力量和体质能够让苏图有些优势,但是自己从小经历过的系统的锻炼,应该能够弥补上这点劣势才对。

    而且经过方才短暂的交流,紫刃也已经知道了,苏图这家伙,实际上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半兽人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显赫的出身,而且一直到将近成年之后,苏图才开始接受系统的锻炼,一个普通的半兽人牧民,虽然后来进过军队,甚至当过一段时间的中级军官,但是紫刃相信,苏图能够学到的东西,那是绝对没有办法和自己相比的!

    要知道,紫刃在家族当中,从小就是备受瞩目的未来之星,有着紫晶商会作为后盾,不管是剑术,还是秘法,紫刃接触到的,几乎都是最顶级的!但是即便如此,他现在的实力,和苏图相比,却依然有着不小的差距,这绝对不是区区一个小境界,就能够说明得了问题的。紫刃知道,这其中最大的可能,就是出在这座试炼之塔上!

    不过现在还不是询问这些的时候,躺在自己身边的老白猿,才是紫刃现在最感兴趣的。可惜的是,在之前的那场战斗当中,他和苏图两个人,伤得实在是太重了,尤其是苏图,战斗结束之后,还没说几句话,就十分干脆地昏迷过去了。紫刃的情况稍微好一些,但是却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然还没有完全失去行动能力,但是以他目前的状态,要想走出这片密林,却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不过好在老白猿并没有抛弃他们,或许是他们之前的表现,让老白猿产生了不少的好感,在战斗结束之后,老白猿一声长啸,就“召唤”来了一大群壮实的白猿,然后把他的苏图两个人,捆吧捆吧拖着就走了。所以紫刃现在不是自己在走,而是被一群白猿拖着,幸好它们还知道在自己的屁股底下垫上一层厚皮,不然的话,紫刃都不敢保证,自己到底还能不能活着走出这片密林。

    但是即便是这样,被一群猴子拖着走的感觉,肯定不会很好受就是了,紫刃现在就无比羡慕已经昏迷了的苏图,至少他现在不用和自己一样受罪啊。不过紫刃现在更加关心的是,这些白猿,到底想要把自己带到哪儿去?虽然身在密林之中。但是最起码的方向,紫刃还是能够辨别得出来的,这片密林也就是树木茂盛了一些,并不是什么传说中的迷林,再说他又不是传说中的路痴,该怎么走才能够走出这片密林。他还是心里有数的,再怎么说,这片密林他也是曾经走过一次的。

    可是现在,这些白猿拖着他们两个人的方向,却显然不是他所知道的离开密林的方向。根据紫刃的判断,应该是在他们进来的路上,直接拐了了九十度的弯,至于说他们到底要去哪里,紫刃就完全不清楚了。

    但是有一点却是紫刃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些白猿,对他和苏图,应该没有任何的而已。实际上自从经历过上次试炼之塔的“内测”之后,紫刃就已经对这些白猿,有了不少的了解,虽然是魔兽,但是这些白猿,其实生性相当的温和。除非是主动招惹到它们,否则的话。这些白猿基本上是没有多少攻击性的。而这一点,从它们在密林当中的行动也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的攻击虽然凌厉,但是出手之间,却根本就没有杀意。对于这些白猿们来说,在密林当中攻击试炼者。或许不过只是一项“工作”而已。

    而且,在上一次的试炼当中,自己不过只是好心替一只被其他试炼者重伤的白猿简单治疗了一下伤势而已,这只老白猿就给了自己不小的回报。一想到这里,紫刃就忍不住感到一阵好笑。对于之前小猴子给老白猿送来的那颗青色果子,他真的一点都不陌生,实际上在上次的试炼当中,老白猿就是用这种果子,作为他治疗白猿的报答。

    而对于这种青色果子的真正效果,紫刃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青色果子里的液体,其实是白猿们酿造的一种果酒,这种果酒对于治疗伤势,几乎没有任何的帮助,但是在恢复体力方面,却有着令人惊叹的神奇效果!在上一次的试炼当中,如果不是喝了这种神奇的果酒,紫刃就算是通过了第三层,恐怕也已经没有多少余力,再继续挑战第四层。虽然说最后紫刃挑战第四层依然还是失败了,但是对于这种果酒的神奇效果,紫刃却是一直都是记忆犹新的。

    仔细想想,那个中年男子也真的是够倒霉的,如果没有这种果酒的话,他的算计,几乎可以说已经成功了,老白猿的剑术虽然厉害,但是它确实已经非常衰老了,时间一长,体内消耗严重,还真的很有可能,让那个中年男子抓住机会进行反击。所以真正说起来,那个中年男子不仅是败在了老白猿的剑下,同样也是败在了这种果酒的神奇效果上!

    能够恢复体力的果酒,效果虽然不错,但是对于见多识广的紫刃来说,其实也并不算多么稀奇,紫晶商会即便是在整个大陆上,那也是相当有名的顶级商会,类似的物品紫刃也不是没有见过。不过真正让他在意的,其实却是果酒本身!

    以紫刃在紫晶商会中的身份和地位,接触过的珍稀酒类可以说是不在少数,但是不管是矮人族火辣的烈焰酒,还是兽人族粗犷的“兽血沸腾”,说到醉人的话,都不如这种白猿酿造的果酒!

    上次紫刃不过只是喝了一口,就差点没直接醉翻过去,而就算是早已经“酒精考验”的老白猿,在喝下整整一果子的果酒之后,到现在也都有些晕乎乎的,否则的话,老白猿也不会像他和苏图一样,让其他白猿一起拖着走了……

    要知道,在之前的那场战斗当中,老白猿可是从头到尾,一点伤都没有受的,就算是在战斗中消耗掉的体力,也基本上通过果酒恢复过来了,也就是说,老白猿现在纯粹就是喝醉了而已……

    不过也难怪,几乎有他脑袋那么大的果子,除了外面薄薄的一层果皮之外,里面几乎全都装满了果酒。紫刃的酒量已经不算差了,但是这种果酒也就是一口的量,再多就不行了,而老白猿的酒量再好,也扛不住这么多一口气灌下去啊。

    紫刃现在最担心的,不是这些白猿到底要将自己和苏图带到什么地方去,而是老白猿到底能不能及时清醒过来。虽然说试炼之塔每一层的考验,时间其实还是相当宽裕的,但是却也不可能让他们能够在这里从容地疗养伤势啊……

    “不过看样子第四层的试炼。怕是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了。”紫刃心中不免感到有些遗憾,但是没办法,这次和上次不同,上次他虽然也受了些伤,但是却并不严重,可是这一次……紫刃扭头看了看依然还昏迷不醒的苏图。脸上不由得露出一阵苦笑,比起苏图来,自己其实也好不到哪儿去,以自己现在的这种状态,恐怕连第一层都过不去吧?

    刚刚认识的苏图已经昏迷了,上次试炼才见过一次的老白猿,又已经喝醉了,紫刃也只好自己胡思乱想了。至于其他的那些白猿,紫刃表示。自己跟他们实在是难以沟通,说到底它们毕竟只是一群魔兽而已,就算它们的剑术让紫刃都为之惊讶,但是在智慧方面,这些普通的白猿,却依然没有多少特别之处。或许,只有老白猿,才是唯一不同的。

    好在这些白猿的速度还算不慢。没过多久,这些白猿们终于停了下来。然后开始粗手粗脚地替它们扯开捆在身上的藤条,紫刃冲它们摆摆手,示意他自己来就行了,他可不想让这些白猿,在自己的身上毛手毛脚的……

    至于苏图嘛……紫刃觉得他应该不会在意这些的。但是很快,紫刃就听到苏图口中传来了一阵意义不明的抱怨声。很明显,是这些白猿们粗鲁的动作,成功地“唤醒”了他。但是苏醒过来的苏图,却一点都没有感到高兴,倒不是因为身上的伤势。或者是狂化后还没有彻底消退的虚弱感,而是在这些白猿居然没有给他酒喝……

    “早知道就不告诉你了。”紫刃有些无语地看着这个半兽人战士,明明都已经重伤不起了,居然还惦记着要喝酒,自己不过是在他昏迷之前,不小心说出自己曾经喝过这种果酒,没想到苏图到现在都还记得这么清楚,紫刃真的很怀疑,刚才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昏过去了。

    在一通叽里呱啦终于发现语言不通之后,苏图万分无奈地放弃向那些白猿要酒喝的打算,转而将目标移到了紫刃的身上。

    “我说兄弟,那酒,就真的那么好喝?”苏图一边说,还忍不住一边舔了舔嘴唇,一脸羡慕嫉妒恨地盯着紫刃。

    紫刃被他这种“炙热”的目光看的一阵发毛,同时又感到十分的无语,现在咱们应该关心的好像不是这个吧?难道不是更应该担心一下,接下来的试炼到底该怎么办?但是看着一脸好奇加渴望的苏图,紫刃只好没好气地说道:“不相信就算了,等猿公醒来后你就知道了。”

    “啊——那要等到什么时候?”苏图闻言顿时一愣,好一会儿才终于反应过来,紫刃口中的猿公,原来就是老白猿,但是对于紫刃的回答,苏图显然并不满意,而且看老白猿醉成这股样子,天知道它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清醒过来。

    “说起来都怪你,把我的酒虫给勾起来了。兄弟,过来帮个忙呗……”

    看着恬着脸向自己请求的苏图,紫刃顿时更加无语了,不用明说,他也知道对方想要让他帮什么忙了。不过紫刃倒是没有拒绝,挣扎着站了起来,慢慢走到苏图的身边,从他的腰间取下一个皮囊,刚一打开塞子,一股浓烈的酒气顿时扑面而来,不用尝紫刃就知道了,这绝对就是兽人族有名的烈酒“兽血沸腾”了。

    “怎么样?我这酒不错吧?我就不信,这些猴子真的能酿出比这更烈的酒来!”苏图一脸不服气地说道。

    “说到烈性嘛,确实是你的酒更胜一筹,但是如果说那种酒更能醉人的话……你这酒就不行了。”紫刃自认为很公允地说道,事实上在他看来,白猿们酿造的这种果酒,除了醉人之外,更加的让人回味无穷,而兽人族的“兽血沸腾”,紫刃也曾经喝过,但是这种酒并不合他的口味,相比而言,紫刃还是更加喜欢白猿的果酒。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苏图一脸不信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用水果酿造的果酒,基本上大多数都是低度酒,一般都是娘们儿喝的,怎么可能比我的“兽血沸腾”更能醉人!”

    “好了,你就老老实实喝你的酒吧!”紫刃实在是不想和他讨论酒的问题,于是干脆用酒囊塞住他的嘴,苏图或许真的是酒虫犯了,居然也老老实实大口大口吞咽起来,紫刃对他这种牛饮的方式已经完全无语了,就他这种喝酒的方式,真的能够分得出酒的好坏吗?(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