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三章 酒醒伤愈,实力大进
    


    老白猿的剑术天赋,确实是相当不错的,云峰只是演练了两遍,它就差不多能够模仿出七八成的样子,虽然还无法领悟到这套剑法的真正精髓,但是却已经有那么几分模样了。

    看着老白猿独自演练了一次,云峰满意地点点头,这样就可以了,毕竟只是一套用来打基础的粗浅剑术,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老白猿能够学到这种程度,已经算是相当的难得了。反正这套剑术本来就是以形入神,从招式入手,然后一步步领悟到其中的精髓,所以到时候老白猿只需要教授基本的招式就行了,要是融入了它自己的感悟,反而有可能会对紫刃喝苏图造成一些不必要的困扰。

    事情已经差不多了,感觉到紫刃差不多也快要清醒过来了,云峰的神识很快再次蛰伏起来。虽然说是趁着紫刃酒醉之后失去意识的时候,但是云峰这种神识强行占据身体的行为,对于紫刃来说,却依然有着不小的负担,如果不是之前云峰在这具身体当中,融入了部分神力,恐怕紫刃的这具身体,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损伤。但是即便如此,附体状态一旦持续的时间过长的话,肯定免不了会对紫刃产生某些不利的影响。

    果然,云峰的神识彻底沉寂下来之后,紫刃的意识,很快就重新占据了身体的主导权。只不过之前喝了不少的猴儿酒,紫刃现在虽然恢复了一些意识,但是整个人现在依然显得昏沉沉的,思维也明显有些不太清醒。

    这还是因为他之前喝的,是掺了水的猴儿酒。否则的话,紫刃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意识。紫刃晃了晃脑袋,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白猿酿造的果酒,味道确实是令人难以忘怀。即便是掺了水的,居然也能够如此的醉人……当然,不管酒再怎么好喝,宿醉的感觉,肯定不可能让人感到愉快。

    紫刃现在就感到十分的头疼,苏图那个蛮子喝醉也就罢了。可是偏偏连自己也跟着一起醉得不省人事,这对于紫刃来说,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不过自己总算比苏图更早清醒过来,否则的话,到时候还不知道要被他笑成什么样子呢。不过唯一让紫刃感到有些麻烦的就是。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到底醉了多长的时间,也不知道剩下的时间,还够不够继续第四层的试炼……

    咦?等等,我为什么会突然想要继续参加第四层的试炼呢?以我现在这么重的伤势……

    “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紫刃顿时就傻眼了,自己身上的伤势,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已经完全康复了。紫刃甚至连一点疤痕都找不到,如果不是他现在对于之前的那场战斗,依然还记忆犹新的话。说不定他甚至都有可能,怀疑自己是不是喝得太多了,以至于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梦境而已?

    但是很快,紫刃就再次确信,之前的那场战斗。真的是确确实实地发生了的,而且自己也确实伤得很重。基本上可以说已经失去了大半的战斗力。如此沉重的伤势,不要说继续第四层的试炼了。就算是回到紫晶家族,有着各种珍稀药材的情况下,恐怕也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才能够完全恢复过来。而且就算能够恢复,紫刃也不敢肯定,能够恢复到现在这种状态。

    “实在是太完美了!我现在的状态,甚至比没受伤之前,还要更好,更强!”握紧了拳头,感受到身体当中传来的力量,紫刃的心中,实在是感到难以置信,不知不觉间,猛然发现,自己现在居然已经是十八级的高级剑士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紫刃现在真的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在此之前,自己还满身的伤势,可是一场醉酒之后,醒来之后,居然莫名其妙地,一口气提升了两个小境界!而且不仅如此,紫刃分明能够感受得到,在自己的体内,还隐藏着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一旦这股力量完全被自己所吸收……

    “就算是传奇境界,或许也将是触手可及的吧?”

    虽然不明白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紫刃也知道,对于自己来说,这绝对是不是什么坏事,原本紫刃对于自己,将来到底能不能突破传奇境界,说实话心里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虽然说他的天赋确实还算不错,但是大陆的人口这么多,其中天赋异禀的天才何其之多,就算是他是出自于紫晶商会,通常不会缺乏各种修炼资源,但是要想踏入传奇境界,光靠资源堆积,显然是不够的,如果自己不能真正领悟,那么撑死也不过是十九级的巅峰就到头了。

    但是现在,紫刃却有着十足的把握,在不久的将来,自己或许就能够一举突破到传奇境界!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在商会当中的地位,毫无疑问将会得到极大的增长。要知道,紫晶商会虽然势力不小,但是更多的是体现在财力上,可是在顶级强者这方面,却明显有些不足,正是因为在这方面的劣势,才使得紫晶商会,难以成为大陆真正最顶级的商会。

    “试炼之塔,果然是充满了机遇啊!”紫刃这时候也不由得感慨不已,回想起当初剑神神殿那些牧师的宣传,原本以为只是一个噱头,没想到居然真有这样的好事,而且居然还落到了自己的头上,紫刃的心中也是不由得暗暗欣喜不已。

    “只是,这些白猿,真的有这样的能力吗?还是说,这座试炼之塔的主人,亲自介入了?”紫刃心里也不敢肯定,虽然按照他上次的经验,这些白猿酿造的果酒,应该没有这么强的功效才对——更何况还是掺了水的,可如果真的是那位剑神的话……

    “我又不是他的信徒,应该不至于吧……”

    虽然稍微有些患得患失,但是总的来说。紫刃现在的心情还算不错,伤势完全恢复,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可以继续挑战接下来的第四层了,一想到上一次在第四层铩羽而归。紫刃心中就不由得生出一股冲动来。尤其是自己现在一口气提升了两个小境界,可以说是实力大增,对于通过第四层的试炼,紫刃也不由得多了不少的底气。

    “话说,我现在已经十八级了,苏图应该不是我的对手了吧?”紫刃这时候不由得想起了之前的那场战斗。不得不承认,苏图当时的表现,确实比自己好很多,就算是他不狂化,自己多半也不是他的对手。但是现在嘛。紫刃觉得是该自己扬眉吐气的时候了。

    虽然说紫刃对于苏图还是很有好感的,但是却并不代表着他就甘愿屈居人下!再怎么说他也是紫晶商会的大少爷,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就这么被同龄人彻底地比下去了,也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不过现在好了,实力大增的紫刃,正想着如何才能够反压苏图一头呢,可是仔细一想。紫刃又不由得有些丧气,自己的伤势虽然已经完全恢复了,但是苏图之前可是比自己伤得更加严重的啊!再加上他之前狂化带来的虚弱状态。怕是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消除,恐怕接下来的试炼,只能是自己一个人继续下去了……

    “等等,我怎么觉得,这家伙的伤势,好像也已经好了大半的样子?”紫刃终于发现到底哪里不对劲了。原来不仅是自己的伤势恢复了,就连苏图身上的伤势。现在同样也都已经好了大半!

    撩开对方破旧的皮甲,紫刃很快就确认了。自己果然没有看错,虽然苏图没有恢复得像自己这么完美和彻底,但是他在之前那场战斗当中所受的伤势,却实实在在已经好了大半,几乎所有的伤口都已经结痂脱落,虽然不可避免地留下了不少明显的疤痕,但是想来苏图应该是不会介意的,毕竟对于兽人和半兽人来说,伤疤通常都意味着战士的荣耀,就算是有祛除疤痕的方法,恐怕他们都还不**用呢,要是换成是紫刃的话,身上要是多了这么多狰狞的疤痕,恐怕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过紫刃现在也终于知道,苏图这家伙,到底为什么能够拥有这么强的实力了。他身上的疤痕,只有很少一部分,是之前那场战斗留下来,尽管只是这很小的一部分,就已经超过了紫刃之前所有的伤势总和。看着对方几乎遍布全身的伤痕,紫刃几乎已经可以想象得出,苏图这个家伙,过去曾经经历过多少惨烈的战斗了,而能够在这些惨烈的战斗当中生存下来,苏图能够拥有如今这么强大的实力,也就完全能够理解了。

    “难怪这家伙的实力居然这么强!”紫刃现在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之前苏图明明只比自己高了一个小境界,但是他的战斗力,却比自己强了这么多,看着对方身上的这些伤痕,他现在终于明白,差距到底在哪里了。

    虽然紫刃也算是经历过不少战斗了,但是现在想来,除了这一次之外,自己好像还真的从来都没有,如此接近过死亡。也难怪,作为紫晶商会年青一代的希望,怎么可能真正让自己置身于绝境当中。和苏图相比起来,自己原来不过只是温室中的花朵而已。

    想到这里,紫刃就不由得感到一阵苦笑。就算自己现在的境界,已经反超了苏图,但是即便是这样,自己就真的能够战胜他了吗?在此之前,紫刃还是信心十足,但是在看到苏图身上的这些伤势之后,说实话,紫刃自己都感到没有多少信心了。

    “不过这样也好,既然他的伤势也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也就是说,接下来第四层的试炼,他应该也不会错过了。”紫刃心中想道,“或许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就看我们接下来,谁能够在这座试炼之塔中走得更远吧!”

    “呃——酒呢?还有没有酒?”紫刃正想着呢,苏图这时候也终于有反应了,毕竟是掺了水的,虽然喝得猛了些,但是醉了这么久。苏图也总算开始清醒过来了。

    真正说起来,苏图的酒量确实要比紫刃更好,只不过因为他之前的伤势明显更重一些,再加上狂化之后的虚弱状态,所以虽然两人喝的果酒基本上都差不多。但是苏图还是醉得更久一些。

    “都醉成这样了,居然还想要喝?你真的是没救了。”紫刃十分无语地看着这个半兽人,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苏图却是理所当然地说道:“当然还要喝!这么好的酒,怎么能轻易错过了呢?就算是醉死了也要喝啊!”

    “你之前不是还说,果酒一般都是女人喝的吗?我觉得你还是去喝你的‘兽血沸腾’好了。”

    “谁说的?我怎么不记得了?再说这种酒能算是‘一般’吗?绝对不能是吧!”对于紫刃的讽刺,苏图倒是一点都没有感到尴尬。而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兽血沸腾’自然也是好酒,但是说到后劲儿,还是这种酒更厉害一些!”

    张了张嘴,紫刃终于还是没有告诉他。之前他们喝的酒,其实都是掺过水的,否则的话,那后劲儿绝对还要更大,以他们之前重伤在身的状况,没有三五天的时间,恐怕根本就醒不过来。

    不过这时候苏图的注意力,基本上已经完全被不远处的那些青色果子给吸引住了。他可是记得很清楚,这些果子里的酒,那滋味。那劲道,真的是没的说啊!一想起来,苏图的酒瘾就忍不住又犯了,虽然才刚刚从醉酒当中醒过来,但是美酒在前,苏图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视而不见。两手在地上一撑。就干净利落地站了起来,一点也看不出重伤在身的样子。

    不过这时候苏图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之前所受的伤势,居然已经差不多完全恢复过来了。他的眼中,现在只剩下那十来个可**的青色果子了。

    没有任何的犹豫,苏图大步向前,伸手就准备去拿,就在这时候,一根木棍毫不客气地重重拍在他的手上,苏图下意识地伸手一挡,想要强行拨开这根木棍,谁知道木棍陡然加速,灵巧地避开他的格挡,并且趁机在他的胸口上连点了三下。

    看似没有多大的力道,但是苏图却仿佛若遭重击,脸色顿时大变,身体居然不受控制地连续后退了五六步,居然才勉强站稳了脚步。满脸震惊地抬起来,苏图这时候终于看清楚到底是谁动的手了。

    毫无疑问,在这片密林当中,有这种实力的,只可能是老白猿了。上次和那个中年男子的战斗,苏图喝紫刃只是旁观,就已经为老白猿的剑术所折服了,但是现在,经过这次短暂的交手之后,苏图才算是真正认识到,这个老白猿的剑术,到底有多么厉害了!

    “不是吧?我还以为这些酒本来就是为我们准备的呢。”一看这架势,苏图就知道,如果没有得到老白猿的同意的话,这些酒自己恐怕还真的很难喝到了。正因为如此,所以他现在才会一脸的郁闷。

    说实话,被老白猿轻松击退,对于苏图来说,其实没什么好抱怨的,因为他早就知道,对方的实力,确实比自己更强;可是一想到有可能喝不到这种酒了,苏图就觉得这简直就绝对无法接受啊!虽然这个老白猿之前曾经救了自己,但是现在拿出酒却不让自己喝,这种行为,绝对不能忍啊!

    “冷静,苏图,冷静,千万不要冲动啊!”看到苏图完全没有退缩的念头,紫刃冷汗都要流下来了。在经过了之前那场战斗之后,这只老白猿的恐怖,他可是比谁都清楚的,说实话,不要说重伤初愈的苏图了,就算再加上实力大进的自己,紫刃也没有任何的把握,能够从老白猿的手中,成功地抢到果酒。

    但是这时候老白猿居然做出了一个明显是在挑衅的动作,它随手抓起一颗青色果子,用剑捅了洞,喝了两口之后,居然将果子挂在树杈上,淡青色的酒液,缓缓地滴成一缕酒线,眼看就要滴落在地,一只白猿跑了过来,张开嘴准确地接住酒液,然后满脸的陶醉……

    紫刃喝苏图都看得傻眼了,老白猿这时候居然还冲着苏图和紫刃招了招手,然后又开始去抓第二个果子。苏图这时候果然忍不住了,老白猿虽然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它脸上丰富的表情,已经完全足够让两人明白它的意思了。

    很简单,想要喝酒的话,就自己来抢,抢不到的话,这些酒就让其他的白猿慢慢喝光。一看到后面还排了一大群的白猿,苏图完全就忍不住了,紫刃这时候也只能是满脸苦笑,虽然他自己同样也很喜欢这些果酒,但是如果要让他为了这些酒而去挑战老白猿,说实话紫刃还真的没有太大的兴趣。

    但是苏图都已经动手了,紫刃也实在是不好意思袖手旁观,再说老白猿明显也是希望他一起出手的,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有什么用意,但是紫刃也知道,老白猿应该不会有什么恶意才对。(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