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四章 紫刃出局,苏图过关
    


    老白猿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它的用意其实已经非常明显了,紫刃自然不可能看不出来。所以他现在也不得不和苏图一起,为了猴儿酒而战。

    对于紫刃来说多少有些荒谬的理由,但是在苏图看来,却是再重要不过了!之前已经尝过一次猴儿酒的滋味,苏图早就已经深深地**上了这种奇妙的美酒。可是现在却偏偏能看不能喝,而且让他更加难以忍受的是,这样的美酒,居然被这些白猿们如此随意地糟蹋,对于这种情况,苏图完全不能忍啊!

    二度联手,紫刃和苏图依然配合默契,势大力沉的重剑,攻守兼备的阔剑,在老白猿的攻击之下,居然也能够打得有声有色。不过紫刃自己心里也是有数,老白猿显然并没有拿出真正的本事来,否则的话,以它之前喝那个中年男子的战斗当中,所展现出来的剑术实力,他和苏图两人,就根本撑不了几招!

    老白猿这一次,并没有使用之前那柄精铁长剑,而是仅凭一根木棍,和紫刃苏图两人过招。虽然使用的木棍,但是老白猿的攻击方式,却依然是非常明显的剑招,而且和之前的飘忽轻灵的风格颇有不同的是,老白猿现在所使的剑招,却明显要沉稳了许多,招式看上去也并不精妙,但是不管是紫刃还是苏图,却都能够隐隐感觉到,老白猿的剑招,平凡之中,好似隐藏着不凡的奥秘!

    尽管在伤势完全痊愈之后,紫刃已经由之前的十六级,一下子提升到了十八级,可是说是实力大进。但是面对着老白猿的攻击,即便是喝苏图联手,紫刃也依然感受到了非常大的压力!可以他们两个现在完全就是处于下风,如果不是老白猿明显已经手下留情了,恐怕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坚持到现在。而是早就已经干净利落地输掉了。

    不过老白猿的目的,现在并不是为了打败他们两个,甚至都不是为了阻止他们拿酒。实际上随着战斗的进行,心思灵敏的紫刃,几乎有所察觉了,老白猿分明就是在用这种方式。来教导他们两个剑术啊!

    不然的话,为什么从头到尾,老白猿都仅仅使用这一套剑术?有的时候,明明都已经将他们两个逼退了,但是老白猿却依然自顾自地舞动着手中的那根木棍。战斗进行到现在。老白猿已经将这套剑术,翻来覆去地使用了五六遍,就连紫刃自己都明显感觉得到,自己现在应付起对方的攻击来,明显已经要稍微轻松了一些。

    但是光是这样,显然还是不够的!因为老白猿还没有主动停下来,这也就意味着,他喝苏图两个人。现在依然还没有达到老白猿的要求!

    “猿公它到底想要我们干什么呢?难不成是学会这套剑术?”紫刃心中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说实话,老白猿现在使用的这套剑术。光从招式上而言,还真的不算多难,至少对方反复施展了这么多遍之后,紫刃的心中,现在基本上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印象,最多再看上两遍。自己应该就能够勉强施展出来了。

    但是很快,让紫刃感到震惊不已的是。苏图的剑势居然陡然一转,原本势大力沉的重剑。现在突然变得沉稳了许多,虽然依旧是攻多守少,但是在攻守之间的转换,比起之前,却明显有了很大的不同。老白猿的攻击虽然一如既往的凌厉,但是现在即便是没有紫刃的配合,苏图居然也能够和对方打得有声有色。虽然依旧不免落入下风,但是比起之前,苏图现在的表现,却已经完全足以令人惊艳了!

    “这种剑术……这种剑术,不就是猿公现在正在施展的吗?!”也难怪紫刃会感到如此的震惊了,他自己不过是刚刚想明白而已,现在根本就还没有真正掌握这套剑术,没想到苏图现在居然就能够凭借这套剑术,单独对上老白猿也能够抗衡一二了。

    而且更加让紫刃感到难以理解的是,这套剑术,现在在苏图手中施展出来,和老白猿相比,居然完全就是另外一种风格!如果说老白猿的剑术是轻灵飘逸的话,那么紫刃的风格,就是厚重大气!明明都是同样一套剑术,可是为什么在不同的人手中施展出来,居然会有如此大的差距?紫刃心里已经完全糊涂了,甚至就连自己之前所领悟到的剑招,现在也不禁产生了怀疑。

    到底是老白猿施展的对,还是苏图使用的,才是正确的?这样的问题,答案原本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才对,毕竟苏图的实力,现在确实没办法和老白猿相比,再加上这套剑术,原本就是老白猿最先施展出来的。但问题是,苏图施展出来的剑招,紫刃现在却同样找不出任何的毛病来,他甚至都有些怀疑,这套剑术,恐怕根本就不是老白猿所创,而且在老白猿当初学习这套剑术的时候,说不定就已经学走样了,而苏图现在施展出来的,才是这套剑术真正应有的姿态……

    不得不说,紫刃的这种判断,虽然不能说是完全正确,但是至少大致的判断,应该说还是没有问题的。这套剑术,当然不可能是老白猿所创,而是出自于云峰之手!况且这套剑术,本来就是用来筑基的基础剑术,在不同的人手中,有着不同的风格,那实在是在正常不过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真正能够将自己的风格,融入到这套剑术当中,可以说对于这套剑术的领悟和掌握,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不俗的程度!至少现在依然神识附体在紫刃体内的云峰,就感到相当的满意。

    说实话,就连云峰都没有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苏图就能够将这套剑术迅速学会,而且居然还能够理解掌握到这种地步。果然不愧是自己看重的剑术天才啊!对于苏图接下来的表现,云峰可以说已经越来越期待了。

    紫刃现在真的感到相当的纠结,自己现在明明已经实力大进,甚至反超了苏图一个小境界,按理说。自己的表现,无论如何都不该比他更差才对。更何况苏图身上的伤势,虽然大半已经痊愈,但是绝对没有像自己这样,完全恢复到最佳状态。可是现在,在这场比试当中。苏图的表现,却是完全压过了自己。就连紫刃也不得不承认,苏图在境界上虽然没有明显的增长,但是他的剑术,却真的是进步神速!

    “这个家伙。怎么可能这么厉害?”紫刃真的有些想不明白,不是说半兽人脑子都不太好使的吗?可是这个苏图,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将这套剑术学会,甚至还能够领悟到这种程度?

    不管紫刃心里如何的纠结,这场比试的主角,都已经变成了苏图。而老白猿的攻势,明显也开始更多地针对苏图。紫刃的处境反而变得更加轻松了一些,但是对于这种状况,紫刃心里却是一点都没办法轻松起来。

    也许是真的被猴儿酒给刺激到了。苏图现在真的是拼尽了权利,一套刚刚学会的剑术,现在居然被他施展得越来越纯熟了,之前的劣势,居然也开始一点一点地被他扳回来了,到了后来。苏图干脆直接抛开紫刃不管,自顾自地和老白猿展开了对攻。而老白猿似乎同样也有些兴起,两人打着打着。最后居然完全把紫刃给扔到一边去了。

    “……”握着剑站在一旁,已经退出了比斗的紫刃,现在居然感到一阵茫然,现在这种情况到底算什么?自己这算是过关了,还是直接出局了?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紫刃觉得,后一种可能性恐怕应该要更大一些。

    虽然很有些不甘心,但是紫刃却也没有任何办法,谁叫自己的表现,确实不如苏图呢。稍微冷静下来之后,紫刃也开始继续观察两人之间的战斗,尤其是他们现在正在使用的这套剑术,更是紫刃最为上心的,就算自己现在暂时落后了,但是不管如何,这一套剑术,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学到手的!

    苏图和老白猿之间的比斗,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激烈了。如果说纯粹以剑术水平而论,现在的苏图,比起老白猿来,肯定还有不小的差距,不管怎么说,老白猿也是经过云峰几十年的剑术熏陶的,就算天赋远不如苏图,但是却也不是这么轻易就能够被超越的。

    如果不是老白猿自己给自己下了限制,坚持使用这套剑术的话,凭着它的剑术水平,恐怕早就已经彻底击败苏图了。但现在的问题是,老白猿自己学会这套剑术的时间同样也不长,甚至比苏图也早不到哪儿去,所以对于这套剑术的领悟和掌握,老白猿还真的不一定就能够比他强得到哪儿去!

    事实上,随着战斗的进行,苏图对于这套剑术的理解和掌握,已经越来越深,甚至已经渐渐开始超过老白猿了,如果不是老白猿的剑术功底确实深厚,单以这套剑术而论的话,说不定还真有可能被苏图给比下去了。但是即便如此,苏图现在也已经开始渐渐挽回了劣势,虽然没有占据明显的上风,但是这场比斗的局势,却渐渐开始变得势均力敌起来。

    不管怎么说,单纯以境界而言,苏图肯定不会比老白猿差到哪儿去的,甚至在身体条件方面,苏图明显还有着不小的优势。而现在老白猿最大的优势,也就是它最为擅长的剑术,也因为被限定在这套剑术上,而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在这种情况下,被苏图渐渐扳回局面,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说实话,苏图能够有这样的表现,实在是让紫刃感到十分的震惊,但是让人感到无语的是,苏图对于打败老白猿,显然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他的目的,从始至终,都是冲着那些猴儿酒去的。眼看着战斗进行到现在,已经有整整五颗果子的猴儿酒,进了那群白猿的肚子里了,苏图心里也开始变得越来越焦急。

    胜负什么的,剑术什么的,完全都没有被他放在心上。在苏图的心中,现在已经只剩下猴儿酒了!在这种状态下,他的剑招却偏偏越来越纯熟,而对于这套剑术的领悟,同样也越来越深!终于。当苏图连续十几剑逼退老白猿,毫不犹豫地直接朝着猴儿酒冲去的时候,这一次老白猿并没有再阻拦,而是收起木棍站到了一边。

    看着苏图凶神恶煞般的冲来,那群白猿顿时一哄而散,几只明显有些喝多了的白猿。不但没有逃走,居然还想要伸手再去拿酒,直接就被苏图几巴掌毫不客气地拍开。沉重的重剑直接一丢,苏图双手一揽,就将剩下的七八个果子一下子全都揽进自己怀里。然后一个劲儿的傻笑。

    见到这种情景的紫刃,也不由得额头青筋直跳。自己居然会被这种家伙给比下去了,简直就是耻辱啊……

    不过紫刃很快就没有那个心情,来关心苏图的问题了,因为老白猿这时候已经重新站在了他的面前。紫刃之前以为自己已经出局了,但是现在看来,这显然不太准确,因为老白猿看起来好像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他。看着老白猿提着那根木棍。对着自己摆了个架势,紫刃就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样子这一关恐怕没那么容易过了。

    重新握紧长剑。但是紫刃的心中,却并没有太多的把握。说实在的,他真的没有多少信心,能够做到苏图那种程度,就算是自己在一旁旁观了好一阵子,但是说实话。对于那套剑术,紫刃自认为。现在自己最多也不过只是粗略掌握而已,想要施展到苏图那种程度。就凭他现在的火候,明显有些不太够看啊。

    但是紫刃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退缩,倒不是为了那些猴儿酒,而是紫刃实在是不愿意服这个输!虽然说他对苏图并没有什么敌视的情绪,但是竞争的意识,却是从一开始就存在的。尽管从认识到现在,自己的表现,好像一直都不如对方,但是却并不代表着,紫刃就会这样轻易地认输!

    老白猿的考验,再一次开始了,不过这一次,没有苏图一起分担压力了,紫刃现在终于感受到了,独自面对老白猿的时候,到底有着多么大的压力!原来在之前的战斗当中,大部分的压力,都是被苏图给承担了。

    紫刃收敛心神,全力施展剑术,虽然很艰难,虽然局势相当的不利,但是紫刃也依然在咬牙坚持。同样一套剑术,在紫刃的手中,与在苏图的手中,完全就是两个样子,二者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威力,同样也不能同日而语。老白猿的木棍,不时地敲打在紫刃的身上,木棍上的力量绝对不轻,虽然还不至于让他受伤,但是挨上几下,却也绝对不会好受。这还仅仅只是木棍而已,要是换成真正的长剑,自己恐怕早就已经伤痕累累了吧?

    “看来自己苏图之间,果然有着很大的差距啊……”身上的疼痛,完全无法掩盖住内心的难受,对于像紫刃这样骄傲的年轻人来说,挨打真的不算什么,但是被同龄人完全彻底地比下去了,才是真正让他感到难以接受的事情!

    “不对!苏图真正比我强的,不过只是剑术上的天赋而已,其他方面,他不一定就能够比我强到哪儿去,甚至有可能还不如我呢!”紫刃心中突然有了几分明悟,确实,苏图在剑术方面的天赋,确实是令人感到无比的经验,但是却并不意味着,自己就真的比不上他!

    尤其是想到自己体内潜藏的那股神奇力量,紫刃顿时信心大涨,没错,就算是剑术不如他又如何?我现在可是真正的实力大进了!甚至有了体内这股神奇的力量,就算是传奇境界,也不过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没错,我现在的实力,确实比不上苏图,但是我将来的成就,却未必就比他差了!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紫刃的信心顿时恢复了不少,原本有些散乱的剑势,也重新变得有了章法,虽然劣势依旧明显,但是挨打的频率,却明显降低了不少。但光是这样的话,显然是无法让老白猿满意的,不知不觉间,老白猿又再次加强了攻势,紫刃虽然竭尽全力应对,但是却依然难以改变继续挨打的局面。

    见到这种情景,神识附体在紫刃体内的云峰,也不由得暗自摇头不已。紫刃的表现,可以说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在剑术方面的天赋,和苏图相比,确实有着不小的差距,但是最关键的一点却不是这个因素,而是从一开始,云峰就已经看出,紫刃对于剑术的热衷,远不如苏图那般纯粹!(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