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九章 分波斩浪,天外一剑
    


    紫刃刚刚打开剑谱,立刻就感觉到了其中的不凡。霎时自己好像置身于云端,不远处,一道身影,在苍茫的云海之间,漫步挪移,信手舞剑。

    紫刃看不清这道身影的样貌,但是对方舞剑的身姿,却是无比的清晰,仿佛被深深地刻入了脑海中一般,几乎是下意识了,紫刃也跟着这道身影,开始舞动手中的长剑……

    良久,云海烟消云散,那道舞剑的身影,同样再也不复存在,看了看四周的景象,紫刃终于意识到,自己原来一直都是身在原处,之前的云海、剑影不过只是幻觉而已。

    不过,真的只是幻觉而已嘛?

    有些不确信地抽出长剑,随手挥动,紫刃突然一下子就愣住了,这种剑法,这种剑法……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紫刃随手将长剑插在地上,以生平最快的速度,翻阅起手中的书册来。

    “这一招,还有这一招……果然,果然这就是青云剑法!”

    紫刃现在终于明白了,之前看到的云海剑影,不管是不是幻觉,但是云海中的那道身影,所使用的剑法,确确实实就是他现在手中这本剑谱中,所记载的青云剑法!而且经历过刚才的那场“幻觉”之后,紫刃分明能够感觉到,自己现在对于这套青云剑法,已经明显有了相当的领悟!

    按照正常的情况,如果没有相当长时间的苦练,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将这套剑法,修炼到现在这种境界的。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仿佛经历了一场顿悟一般,自己对于这套剑法的感悟,居然真的一下子,就达到了粗通入门的程度,甚至只要再经过一段时间的苦练。说不定这套剑法,就能够很快有所小成!

    对于紫刃来说,这确实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除了紫刃之外,其他的试炼者,同样也有类似的感慨。有些反应快的试炼者,这时候已经有些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事实上,他们得到的剑谱,虽然内容都是一样,但是其中所蕴含的感悟,却是实实在在的。如果只是单纯的剑谱的话。云峰还不至于如此郑重其事地作为第四层的通关奖励。

    实际上,这第四层真正的奖励,就是剑谱当中,所蕴含的剑道意境,也就是所谓的剑意!正式因为这道剑意的存在,所以这些试炼者们,才能够在短时间内,就领悟到青云剑法的一些精髓。而这也是云峰建造这座试炼之塔的用意所在。如果不是为了推广自己的剑术体系的话,云峰又怎么可能给出这样的奖励。

    紫刃等人现在终于明白,苏图为什么到现在。还在第五层的入口处了。很明显,苏图同样也得到了一本这样的剑谱,而且看他的样子,明显也是获益匪浅。

    “看样子,接下来的第五层试炼,恐怕没有那么容易通过啊!”这一次。不止是紫刃一个人又这样的想法,其他的试炼心里同样也都很清楚。之前的第四层,还有现在得到的剑谱。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几乎没有怎么犹豫,紫刃等人也都没有急着开始第五层的试炼,而是和苏图一样,开始继续参悟起刚到手的《青云剑法》来。只不过,这个时候,剑谱当中所蕴含的剑意,都已经消耗殆尽,没有了剑意的帮助,光凭他们自己的悟性和能力,要想在短时间内,取得明显的进步,实在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更何况,紫刃等人在第四层的峡谷当中,所耽搁的时间,本来就比苏图要长,这样一来,留给他们的时间,自然也就不会太过充裕了。但是即便如此,紫刃和这些试炼者,却依然在抓紧一切时间,努力地参悟着刚到手的剑谱。在苏图开始行动之前,反正他们是不会打算提前开始试炼的。

    苏图并没有让他们久等。

    其实事情的真相,和紫刃他们猜测的,稍微有一点不同。苏图之所以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都还没有开始进行第五层的试炼,并不是担心自己的实力不足,而是因为,他手中的这本剑谱,对他来说,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情不自禁的,苏图在参悟剑谱的时候,居然就这么忘却了时间。

    如果不是紫刃等人突然闯入,说不定苏图还真的有可能,依然会这样继续参悟下去呢。实际上,这个时候,苏图手中的这本剑谱,其中所蕴藏的剑意,早就已经彻底地消散掉了,可是即便没有剑意,光是剑谱上的图形,也依然足以吸引苏图的心神了。虽然参悟的速度没有之前那么快了,但是刚刚到手的这套剑法,苏图确实是在不断地提升着!

    就算是云峰,在见到这种情况之后,也只能感叹,这个苏图,在剑道方面的悟性,确实是非同凡响,连这样一本没有任何文字说明,完全就是连环画一般的“剑谱”,他居然都能够参悟到这种程度。果然,只有这样的天才,才有资格成为我云峰的徒弟啊!

    云峰现在真的是很高兴,没错,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了,直到现在,他才真正遇到了,天赋比自己还要更强的人!虽然仅限于剑道方面的天赋,但是云峰现在基本上已经能够肯定,这个苏图,在剑道方面的潜力,恐怕还真的有可能要在自己之上!

    虽然说苏图其他方面的天赋,并不算太过出众,但是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足够让云峰为之动容了。而且真正让云峰在意和重视的,还不仅仅只是天赋,而是苏图对于剑道的追求,无比的执着,无比的纯粹!有着这样一颗追求剑道之心,就算是没有这样的天赋又有什么关系?云峰相信,苏图将来,一定能够在剑道一途上走得更远!

    虽然已经定下了收徒之念,但是云峰现在暂时还不打算立刻现身。不管怎么说。试炼之塔还没有关闭,试炼也还没有结束,而且云峰也很想知道,以苏图现在的能力,在这座试炼之塔当中。到底能够走到哪一层?

    没有让云峰久等,被紫刃等人从感悟中惊醒之后,苏图的脸上很快浮起一丝尴尬,对着紫刃大声说了一句:“我先去前面看看。”让后忙不迭地就跑掉了。

    “这个家伙……”紫刃不由得哑然失笑,苏图的失态,让他之前饱受打击的心灵。顿时感到好受了不少。在紫刃看来,苏图对于剑谱的参悟,恐怕并不顺利,否则得话,他刚才也就不会是这种表情了。更何况,苏图明明提前那么长的时间通过第四层,可是直到现在,居然才开始进行第五层的试炼,很明显,他在剑谱参悟上花费的时间,实在是太多了!

    也难怪紫刃会有这样的想法了,实在是因为。苏图的长相,实在是太有欺骗性了。从外表看上起,苏图分明就是一个个性耿直的半兽人嘛。什么?个性耿直和悟性差有什么关系?咳咳。这个嘛,其实只是一种委婉的说法……

    从之前的相处来看,苏图虽然实力惊人,但是说真的,在紫刃看来,苏图真的不是一个多么聪明的人。而且根据苏图的了解。半兽人似乎是没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的,他们要么是使用兽人的语言和文字。要么是使用人类的语言和文字,而且不管是兽人语还是人类的通用语。大多数的兽人,在听说方面或许没什么问题,但是在读写方面嘛,恐怕绝大多数半兽人都不过关了。

    至于苏图到底是属于哪种情况,紫刃现在也不敢完全肯定,但是不管怎么说,苏图之前的表现,确实是让他莫名地松了口气。没办法,在之前的试炼当中,苏图带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紫刃这时候也不再急着参悟剑谱,虽然在经过了第四层的艰难试炼之后,对于现在的第五层试炼,他真的已经没有多少的期望了,但是苏图闯关的情景,无论如何,紫刃都是不愿意轻易错过的。反正在剑谱中的剑意消耗殆尽之后,紫刃明显感觉得到,继续像这样参悟剑谱,短时间内,恐怕很难有什么太大的收获了。

    从入口处往前走,场景很快就为之一变。一条宽阔汹涌的河流,顿时出现在苏图和紫刃的面前,这种场景的转换,明显有些突兀,看得出来,之前他们所在的地方,恐怕并不是真正的第五层,而是第四层和第五层之间的中继点而已。从现在开始,他们才算是真正踏足到这座试炼之塔的第五层当中!

    “这条大河……怎么看上去这么熟悉?”不仅是紫刃有这样的想法,就连明显有些迟钝的苏图,这时候也同样感觉到,眼前这条大河,显然是曾今在哪里见过的。

    “对了!这不就是第一层的那条大河嘛!”苏图突然兴奋得一拍大腿,两只眼睛都忍不住放出光来,“我记得这条河里的鱼,那可真的是美味啊!”

    后来紧跟而来的紫刃,听到他这句话,顿时就一个跄踉,差点没一跤摔进河里。好容易重新站稳,紫刃看向苏图的目光,顿时就变得有些古怪起来了。他现在终于知道,苏图这个家伙,在第一层的试炼当中,到底都干了什么好事了。可惜,自己当时通关得太快,没有看到那一幕,实在是太遗憾了。

    紫刃也不由得感慨不已,苏图这家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一些吧?居然敢在试炼之塔当中随意捉鱼来吃,在第三层密林中虐杀白猿的那个家伙,最后的下场有多么凄惨,紫刃可是记得十分清楚的。就算这座试炼之塔的主人,还不至于为了几条鱼而大动干戈,但是这样的行为,要是被他发现的话,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高兴的吧?

    看着苏图两眼放光,口水都快要流出来的样子,紫刃就不由得摇头不已,到现在都还毫无所觉,这家伙的神经未免也太过大条了一些吧。不过话说,就算这条大河,真的就是第一层的时候他们所遇到的那一条,可是河上的索桥,都跑到哪里去了?没有桥的话,这要如何过河?河边一条船都没有。该不会想要让我们直接游过去吧?

    “这可怎么办才好呢?俺可不会游水啊。”或许是想到一块去了,苏图明显也想到这个问题,不过他担心的,和紫刃显然还是有所不同的,“连鱼竿都没有。这要怎么抓鱼啊……”

    看着苏图一脸苦恼的样子,紫刃真的是哭笑不得,他现在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都到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想着要抓鱼,难道不是应该担心。要怎么样才能够通过第五层的试炼吗?

    紫刃现在基本上已经能够肯定了,第五层的试炼,很明显和这条大河脱不了关系,说不定又是和第一层一样,是考验如何过河的。只不过现在这条河上,连索桥都没有了,直接游过去显然是不太现实的。当初第一层的时候,那些不幸掉进河里的倒霉蛋,紫刃可是直到现在,都还依然记忆犹新啊!谁知道这条河里,到底都藏着什么怪物,可以的话。反正紫刃是绝对不会轻易下水的。

    试着激活身上的魔法道具,结果也让紫刃感到失望不已:“果然,还是不允许飞行吗?”

    虽然有些失望。但是想想也很正常,要是能够飞行的话,那么弄这条河在这里,不就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了吗?紫刃可不会和苏图一样天真,以为这条河就是为了替他提供美味的烤鱼而存在的。

    正当紫刃和苏图一头雾水的时候,又有两个试炼者结束了剑谱的参悟。跟了上来。这两个试炼者刚刚来到河边,还没等他们说话。河边的四人同时见到了惊人的一幕。

    一道数百米长的恢宏剑气,蓦然从河对岸激斩而来。四人顿时浑身发冷,在这道剑气的面前,他们居然感到浑身发冷,想要逃避,身体却偏偏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道剑气不断地逼近。

    时间仿佛一下子被放慢了许多,剑光的速度明明快到了极点,可是在他们四人的感觉当中,却好像过了相当漫长的时间。这种避无可避,眼睁睁地看着末日降临的情景,真的是让不免心生绝望。

    “要死了吗?真的要就这么死在这里了吗?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啊!”眼看剑气越来越近,紫刃心中不断地狂吼,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之前的试炼,不是一直都是好好的吗,虽然确实是有相当的风险,但是却绝对不会发生,让人完全无法应付的绝境。可是眼下,眼前不断逼近的这道剑气,紫刃根本就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才能够斩出这样一道剑气来。就算是传奇,不,就算是圣域甚至是半身强者,也不一定能够有如此威能的吧?

    预想之中的死亡并没有到来。**翻滚,浪花飞溅,冰凉的河水溅在脸上,紫刃等人终于清醒过来了,剑气已经消散,可是眼前的大河,却生生地被斩成两段!一道近十米宽的通道,豁然出现在四人面前。剑气虽然消散,但是某种力量却似乎仍然残留了下来,河水依然汹涌流淌,但是却仿佛受到了某种无形的阻力,无法按照平时的路径通过,居然形成了一道数十米高的大潮。

    “这……”

    看着如同城墙般的大潮,以及大潮下的那条通道,四人同时张大了嘴,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震惊,绝对的震惊!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仅仅只是一道剑气,居然就能够形成这样的效果,那么斩出这一剑的人,到底又已经强到了何种程度?

    “看来第五层的试炼,应该就是通过这条通道了。”其中一个试炼者若有所思地想道。看上去似乎并不是很难的样子,但是要知道,这可是第五层的试炼啊!之前第四层的峡谷试炼,他们到现在可是依然记忆犹新的。第五层的试炼,难度只会比第四层更高而不会更低。

    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剩下的那些试炼者自然也都坐不住了,很快都陆续赶来。在看到这奇迹般的一幕之后,这些试炼者顿时都被惊呆了。看到这些人震惊的表情,紫刃心中就不由得有些好笑,他们是没有亲眼看到,眼前的这副景象,到底是怎样形成的,否则的话,他们的震惊,绝对不仅仅只是现在这种程度。

    后面那些人倒还好,眼前的奇景虽然惊人,但是他们并没有亲眼看到之前的那一幕,所以心中还是少了许多敬畏之情。可是紫刃苏图他们四人却有不同,在亲眼看到了那道剑气之后,他们可不会天真地以为,这一条河中通道,就真的有那么容易通过。

    “无论如何,不亲自试试的话,一切就都没有任何意义了。”紫刃和苏图对视了一样,两人同时下定了决心。(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