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章 剑意通道,飞潮剑雨
    这条河中通道足有十多米宽,通行能力绝对要比第一层的索桥强多了。更何况,经过之前四层的试炼之后,能够到达此处的试炼者,真的已经寥寥无几了,总共加起来,甚至都还不到二十个人,即便是全部一起进入,看起来也依然显得稀稀拉拉的。

    很明显,在这座试炼之塔主人的预期当中,能够到达此处的试炼者,应该不至于会这么少才对。或许是因为这是第一次正式开放,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试炼者,被挡在了前四层之前吧。

    不管怎么样,第五层的试炼,现在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只要通过这条通道,顺利地到达对岸,那么这一次的试炼,应该就能够成功通过了。这么说起来的话,倒是比第四层的时候简单多了,至少河里没有那么多的魔像挡路。

    有这种想法的试炼者,很快就后悔了。刚刚一进入这条通过,顿时就感到浑身上下一阵刺痛,仿佛被利刃穿体一般,可是身上偏偏又没有任何的伤痕。在这种情况下,光是站稳脚步都是无比的困难了,要想继续前进,当真是无比的艰难。

    河中确实是没有魔像拦路,甚至在第一层当中遇到的那种剑鱼,这时也根本就没有出现——这倒是让苏图感到失望不已。虽然有试炼者在河水中发现了一些其他的魔兽,但是这些魔兽只是在河水中不断游动,不要说根本就没有攻击他们的意图了,这些魔兽甚至根本就不会靠近他们现在所在的这条通道。

    正是因为这些魔兽的存在,才使得少数一些。想要直接游过去的试炼者,无奈地放弃了这样的想法。确实,这条通道真的是很难走,但是河中的那些魔兽,看上去同样也是不好对付的啊!尤其是少数几个常年混迹魔鬼海域的试炼者。更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条河中的魔兽,几乎大多数都是出自于魔鬼海域,而且还都是只能在魔鬼海域深处,才能够见到的强大魔兽!这些魔兽的危险性自然不用多说,实际上只要一看它们的数量。就没有哪个试炼者,还想要去挑战它们的领域了。

    没办法,还是老老实实地走“捷径”吧。虽然难受,但是好歹不至于有性命之危,只是到底能够走到哪里。可以说大多数的试炼者,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了。

    河中的魔兽不会主动前来捣乱,但是却并不意味着,在这条通道当中,就没有其他的危险了。这一次,走在最前面得,居然不是苏图,而是一个十九级巅峰的试炼者。看得出来,这个试炼者明显非常擅长防御,而且意志力也是无比的坚韧。如同利刃加身一般的疼痛。居然都能够忍耐得住,一步步不断地超前迈进。

    “不错不错,虽然天赋一般,但是就凭这种意志,传奇境界就难不住你!”就连附身在苏图身上的云峰,对于此人也忍不住颇为赞叹。其他人或许不了解,但是云峰自己却是再清楚不过了。这条通道当中所残留的割裂剑意,就算是忍耐力极强的苦修者。也不一定能够忍耐得住,因为这种剑意影响的,并不仅仅只是*,甚至就连精神,同样也能够割裂!

    “不过,如果你以为这样就能够通过,那就真的是想得太多了。”看着此人居然开始加快了步伐,云峰也不由得冷笑起来,原本对于此人还有一点期待,但是如此急躁,真的让他感到有些失望了。

    果然,此人还没有走出多远,通道上方的浪潮,突然发生异变,大量飞溅的浪花,居然形成一柄柄小巧的利剑,如同雨点般,朝着这个试炼者,不断地急射而下!

    触不及防之下,这个试炼者只来得及抬起双臂护住要害,其他部位却是顾不上了。肩膀,后被,四肢……一道道伤口浮现,一滴滴鲜血滴落,剑雨来得快消失得也快,等到风平浪静之后,此人的惨状,顿时让后面的十几个试炼者,几乎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浑身上下,可以说是伤痕累累,虽然没有伤及要害,虽然大多都只是外伤,但是这么多的伤势,累计起来也足够吓人的了。别的不说,光是流失的鲜血,就已经让这个试炼者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了,再加上通道之中无处不在的剑意侵袭,这个试炼者再也坚持不住,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好在他总算还记得激活随身携带的护身符,否则的话,时间一长,说不定还真的有可能会陨落在这里!

    护身符被激活,一道光芒闪起,倒在地上的身影随之消失不见。其他的试炼者也跟着长长地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此人的性命总算还是保住了,但是与此同时,一股凝重的气氛,却开始在试炼者中蔓延开来。对于刚才这个试炼者,大多数人都不算陌生,虽然是近期才赶来深水港的,但是此人本身就是一个相当出名的冒险者,而且年纪并不大,就已经是十九级的巅峰强者了,据说很有希望,能够在十年之内突破到传奇境界。

    可是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强者,就这么在他们面前失败了,而且是毫无悬念的失败,整个过程,几乎就没有多少反抗的余地。而且更让其他试炼者感到心惊的是,刚才这个试炼者,最擅长的就是防御啊!剩下的这十几个试炼者当中,虽然也不乏十九级巅峰的存在,但是敢说能在防御方面胜过此人的,恐怕还真不一定能够找得出来!

    一想到刚才那阵剑雨,试炼者们就忍不住感到一阵头皮发麻,他们当然不会天真地以为,这样的剑雨,仅仅只会出现这么一次。很显然,要么是需要一定的条件触发,要么就是出现的频率并不高。

    可就算真的是出现频率不高,始终也是有可能会出现的啊!那种攻击力,那种威势。一旦真的遇到的话,在场的试炼者,恐怕还真的没有几个,能够有信心扛得住!

    在剑雨的威慑下,不少的试炼者居然暂时止步了。剑意的侵袭虽然难受,但是适应之后,却也并非就完全无法忍受,可是刚才那阵剑雨,一旦遇到的话,多半就是直接出局的结果。要是运气不好,被直接击中要害的话,就算是直接陨落当场,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只有苏图依然无动于衷,他的脚步虽然缓慢。但是却依然无比的坚定,不曾有丝毫的停歇,即便是方才的那阵剑雨,同样也无法阻挡他前进的脚步。相反,刚才的那阵剑雨,反而让苏图更加的眼前一亮,说实话,直到现在。他都还没有从最初那道恢宏剑气当中回过神来呢,满脑子里全都是那仿佛从天外而来的一剑。

    而刚才的那道剑雨,更是让苏图惊喜不已。其他人或许要么是眼光不够,要么就是被剑雨的威势所慑,但是苏图却分明看出,方才那道剑雨,分明就是一招剑法!而且还是一招非常厉害的剑法!

    “不过比起之前那一剑,似乎还是要差很多。”虽然很多地方他自己实际上根本就看不懂。但是却并不妨碍苏图在心里做个比较。而且相对来说,刚才这道剑雨所蕴含的剑招。虽然不如之前斩波分浪的一剑那般玄奥,但是反而却让苏图更加容易理解。毕竟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十八级的高级战士,连传奇境界都还没有达到,之前那一剑,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确实是有些过于遥远了。

    “真的是很有悟性啊,而且很懂得取舍。”云峰也不由得感慨道,和紫刃不同,苏图的心思相当的单纯,所以附体在他身上的云峰,可以感受到他的一些浅层意识,正因为如此,所以云峰现在才会有这样的感叹。

    之前苏图确实曾经被那一剑所震慑,甚至在进入通道之中后,心里对那一剑都还一直念念不忘。直到现在,在看到了那阵剑雨之后,苏图却猛然醒悟,意识到了那一剑,还不是现在的自己所能够参悟的。于是苏图果断地放弃了之前的执念,只是将那一剑深深地刻在脑海之中,转而开始参悟起方才那阵剑雨所蕴含的剑招来。

    “没错,没错,这一招,才是我现在能够参悟的!”没过多久,苏图就惊喜地发现,方才那道剑雨虽然威势惊人,比起一般传奇强者的攻击,恐怕也相差不远了,但是从本质上而言,却并没有达到传奇境界。也就是说,就算是没有达到传奇境界,也是有机会学会这一招剑法的!

    “原来,所谓的越级挑战,真的是存在的!”

    越级挑战,所谓的“越级”,要么是指越小境界,要么是越大境界,但是只有能够跨越一个大境界,并且战而胜之,才能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越级挑战!在此之前,苏图是不相信真的有人,能够跨越一个大境界,还能够战胜对手的。尤其是当他的实力越来越强,这样的念头,也就越加的强烈。

    十级以下的初级职业者,要想战胜十级以上的中级职业者,就已经相当的困难了,但是至少偶尔还能够听说到这样的壮举,尤其是在云峰打破了魔武极壁,使得魔剑士这个职业真正发扬光大之后,这种情况才稍微多了一些。但是即便是魔剑士,也很少有人,能够以中级职业者的身份,越级战胜十五级以上的高级职业者。至于说高级职业者战胜传奇强者,在苏图看来,那就更加是一个笑话了。

    但是现在,从方才那阵剑雨当中,苏图却是真真正正地看到了,战胜传奇强者的可能性!就算是传奇强者,方才那阵剑雨,就算是传奇强者,也不可能轻易抵挡下来吧?而且这还仅仅只是一招剑法而已,既然这样的剑招存在,那么久一定还存在着其他类似,甚至是更强的剑法!

    “不够,还不够啊!”但是很快,苏图就感到,自己再也无法对那阵剑雨,进行更深入的感悟,没办法,那阵剑雨方才出现得很突然,而且持续的时间也不长,苏图刚才也就是看了个大概而已。很多细节之处,根本就没有看清楚。

    “为什么,为什么不再出现?”

    不仅是苏图,其他的试炼者,也都有同样的疑惑。等了这么久,剑雨却并没有再次出现,这么说来的话,应该不是几率性出现的。那么剩下的可能也就不多了,不少试炼者都忍不住将目光投向方才那阵剑雨出现的地方。

    “也就是说,必须要走到特殊的地点。才能够触发剑雨?”

    紫刃心中忍不住猜测到,不过话说,真的有这么简单吗?虽然自己的推测应该没有问题,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紫刃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苏图虽然个性耿直了一些。但是却并不愚笨,紫刃所想的,他稍后同样也想到了。不过苏图可就不像紫刃那般犹豫不决了,无论如何,亲自过去试一下不久知道了?想到就做,苏图没有半点犹豫,强忍着剑意割体的痛楚,大步朝前走去。没过多久,苏图就已经走到了之前那个试炼者消失得地方。

    “怎么回事?剑雨怎么没有来?”站在原地等了好一会儿,居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苏图顿时就急了,忍不住使劲儿跺着地面,没反应;挥剑朝头顶的浪潮砍去,还是没反应。这下苏图抓瞎了,为什么到了自己这里,剑雨它就不出来了呢?

    其他试炼者都被苏图给弄傻眼了。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反应再迟钝的试炼者。都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半兽人。很明显是在主动寻找之前的那阵剑雨。这得是何等卧槽的心态,才会有这种想法啊!其他的试炼者,对于那阵剑雨,唯恐避之不及都还来不及呢,可是这家伙倒好,居然还自己主动找上去了。

    可是让这些试炼者们更加想不到的是,苏图明明自己都已经找上去了,可是为什么剑雨还没有出现?难道说,那剑雨它还特别的傲娇,主动想要找它,它就偏偏不出来呢?开什么玩笑呢!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但是苏图都已经走到之前那个位置了,但是剑雨确确实实并没有出现,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难道说,通道里面的剑雨,其实只会出现一次?”这样的念头才刚刚冒出来,就立刻遭到了否定。

    “这不可能,既然是试炼,就没有只出现一次的道理。这么说来的话,是我们之前的猜测有误?”

    想来想去,似乎也只能这样解释了,可是既然不是固定地点出现的话,那剑雨到底是如何触发的呢?还是说,苏图的身上,有什么特殊之处呢?其中一个试炼者忍不住想到,不管苏图现在的情况是不是特例,但是按照他之前走过的路径,应该是不会遇到危险的……

    强忍着剑意侵袭的剧烈疼痛,这个烟暗精灵剑舞者快步向前,可是意外很快发生了,还没等他走到苏图现在所在的地方,突然左侧河水翻滚,一柄柄水剑瞬间成型,如同孔雀开屏一般,猛然爆射开来!

    这个可怜的烟暗精灵剑舞者,根本就没有想到,剑雨会突然出现,而且出现的地点居然不是头顶,而是变成了身侧,几乎是上一次的翻版,剑舞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而且比前面那个试炼者更惨的是,这个烟暗精灵剑舞者显然并没有那么强的防御能力,而且由于剑雨出现的位置,实在是大大地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剑雨临身的时候,他几乎没有任何的防备,结果自然也就可想而知了,这个剑舞者甚至连护身符都没来得及激活,就已经彻底地陨落在了这阵剑雨之下!

    剑雨骤歇,鲜血横流。眼前的一幕,让在场的试炼者顿时为之失声。一个十九级巅峰的剑舞者,居然就这样陨落在他们的眼前,这样的事实,实在是太具冲击性了,一时半会儿之间,居然没人回过神来。

    “不对,刚才不是这一招……可是好像又有所联系……该不会是出自于同一套剑法吧?”只有苏图,对于烟暗精灵剑舞者的死亡,根本毫不在意,他的眼中,只有刚才的那阵剑雨,而且让苏图感到振奋的是,这一次出现的剑雨,和上一次明显有所不同,威势虽然都差不多,而且其中似乎也蕴含着相似的意境,但是这两次出现的剑雨,却绝对不是同样的剑招!

    一想到这很可能不仅仅只是一招剑法,而是一整套足以媲美传奇强者的剑法,苏图心中就忍不住激动难耐,单独的散招,和成套的剑法,二者显然是无法相提并论的,而且更加让苏图感到振奋的是,这种甚至足以威胁到传奇强者的剑法,居然是不到传奇境界,也有可能学会的!

    只是让苏图感到更加郁闷的是,剑雨虽然再次出现了,但是却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也就是说,直到现在为之,他都还没有弄清楚,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够让这该死的剑雨再次出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