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四章 两败俱伤,云峰附体
    试炼之塔里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一个传奇强者?

    苏图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但是对方身上的杀意,却是再明显不过了,而苏图现在不可能会甘心坐以待毙,现在的状况,跑是肯定跑不掉的,奋力一搏的话,说不定还可能会有一线生机。

    苏图的判断确实没错,这个银发青年的实力虽强,但是却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在他的身上,所以只要苏图能够抵挡住对方一开始的攻击,那么确实很有可能寻得一线生机。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银发青年毕竟也是一个传奇境界的强者,而且显然还不是普通的传奇强者,就算是受到试炼之塔的重重压制,在解开了身上的封印之后,他的实力,也绝对不是现在的苏图,所能够抗衡得了的。

    “可恶啊!要是能够学完整套剑法,现在绝对不会搞得这么被动!”还没有开始交手,就被对方先声夺人,气势上完全落于下风,苏图心中虽然万分的不甘,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以自己现在的实力,确实还不是此人的对手。

    “但是,如果你以为这么容易就能杀掉我的话,那就真的是大错特错了!”虽然被对方传奇境界的气势所慑,但是苏图本质上却是一个不肯服输的人,就算是明知道不敌,他也绝对不肯弱了自己的气势。在感觉到对方明显的杀意之后,苏图不退反进,居然抢先一步,朝对方发起了攻击!

    来势汹汹的剑气,银发青年眼中虽有几分讶色。但是脸色却是丝毫未变,随手一挥,居然轻描淡写般,就将苏图的攻击化为无形。

    “有点意思,不愧是能够一路走到这里的天才。传奇之下,恐怕已经很少有人是你的对手了。”

    银发青年也不由得开口赞道,但是冷眼看着挺剑朝自己冲锋而来的苏图,却是冷然说道:“不过在真正的传奇面前,这点实力,还是有些不够看啊!”

    随手将手中的长剑丢弃一旁。银发青年伸手虚握,一柄银白长枪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中,身形猛然一阵模糊,下一瞬间,银发青年居然突然出现在苏图身前不远处。而原地却只剩下一个残影。

    苏图虽然抢先发动攻势,但是这个银发青年的动作实在是太快,居然后发先至,手中长枪抢先一步刺出,这一刺看似毫无花俏,但却是速度极快、力量极大,而且长枪上似乎还隐藏着某种特殊的力量。这一枪,就算是一般的传奇强者。也不一定敢正面硬接,更不用说区区一个十八级的高级职业者了。

    对于这一枪,银发青年心里是信心十足的。虽然不是真正毫无保留地全力爆发,但是这一枪,他确实没有任何的留手,用来对付一个十八级的高级战士,绝对可以说是杀鸡用牛刀了。但是让银发青年感到意外的话,自己原本势在必得的一击。最终居然还是没能克建全功。

    银白长枪锋芒逼人,苏图却是临危不乱。眼中看不到丝毫的惊慌,有的只是熊熊燃烧的战意。银发青年的出手速度虽然快的惊人。但是苏图的动作同样也不慢。尤其是苏图知道这一战的艰难,所以一出手,直接就是最强的杀招!

    看上去貌不惊人的长剑,实际上却是一柄威力惊人的魔法武器,可是这样一柄沉重的魔法武器,如今在苏图的手中,仿佛却是感受不到丝毫的重量一般,舞动之间,恍若无物。

    对方一枪刺来,苏图既没有横剑封挡,也没有旋身闪避,手中长剑同样向前刺出,不同的是,苏图并非仅仅只是刺出了一剑,而是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一口气刺出了数十近百剑!

    剑影瞬动间,无数的剑气凝形,一柄柄斗气形成的小剑,如同剑雨一般,铺天盖地地朝着银发青年激射而去!一招既出,银发青年双眼瞳孔顿时一缩,脸上惊诧的神情清晰浮现,面对自己的攻击,苏图不仅没有防御或是闪避,反而选择了这种两败俱伤的极端手段!

    这倒也罢了,半兽人本来就很容易冲动,在某些极端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举动来,真的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是真正让银发青年感到震惊的是,苏图的反击,居然会如此的凌厉,他居然能够使出这样的一剑!

    没错,苏图这一剑,实在是太熟悉了,斗气形成的剑雨,说实话,和之前在这条通道当中,所遇到的剑雨,简直就没有什么两样!虽然自己之前也同样有所察觉,在这些剑雨当中,有可能隐藏着某种秘密,但是银发青年怎么也没有想到,苏图居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从这些剑雨当中,领悟出这样一招剑法来!

    而且苏图这一剑,显然并非只是单纯地徒有其形,而是真正领悟到了河中剑雨的精髓!虽然这一招剑法还不能说是真正的完美,但是这一剑的威力,却已经足以对传奇境界构成威胁了!

    “他现在才仅仅只是十八级啊!居然就有能力威胁到传奇强者?一旦让他真正成长起来,难保不会是又一个云峰!”这个事实让银发青年即紧张又嫉恨,“这家伙绝不能留!绝对不能让他活着离开这里!”

    双方一出手尽是杀招,同样都是有攻无守,结果注定了将会是两败俱伤!果不其然,长枪临体,速度快的惊人,苏图不及闪避,虽然在最后关头,勉强移开了要害,但是却依然被对方一枪刺穿小腹;而面对苏图铺天盖地的剑雨,银发青年同样是措手不及,就算他的速度再快,在这种几乎毫无死角,堪称全方位打击的剑雨之下,想要避开,显然是不可能做到的。

    既然避不开的话,那就只能硬抗了。而这个银发青年,虽然已经是传奇强者。但是一直以来,速度才是他最为擅长的领域,像这种毫无花俏的硬碰硬,他就真的没有什么优势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传奇强者毕竟是传奇强者。身体强度也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类,所能够比拟得了的。

    而且苏图这一招剑法,虽然攻势的确无比的凌厉,让人几乎无从闪避,但是分成如此多的剑雨,力量毕竟还是有所分散。这就使得每一柄斗气小剑的杀伤力,不免有些不足。如果是对付十九级巅峰的强者,那肯定是没有任何的悬念,自然是无往而不利,但是现在。这种程度的大范围攻击,如果是针对传奇强者的话,伤到对方或许不难,但是要想将对方重创,这其中的难度,却不是一般的大。

    结果也确实如此,苏图的剑雨不断地破开银发青年体表的防御,然后在对方身上。不断地留下一道道的伤痕,但是说实话,这些伤势显然都不算严重。大多数最多也就只能算是皮外伤而已。剑雨停歇之后,银发青年衣衫褴褛,浑身上下伤痕累累,鲜血刺目,看起来好像十分的狼狈,但是实际上。苏图的攻击,却并没能对他造成多么严重的伤害。

    但是即便如此。银发青年显然依然被气得几欲发狂。什么时候,自己堂堂传奇强者。居然会被一个十八级的蝼蚁,给生生地逼到这种地步?就算伤得不重,但是自己现在这副惨重,可以说就已经是丢尽了脸面。

    借着剑雨的反冲力,苏图的身形飞速后退,勉强挣脱了对方那柄银色长枪,但是腹部的血洞,看起来却是那般的触目惊心,一招,仅仅只是一招,苏图就已经重伤至此,而对方看起来虽然狼狈,但是苏图自己心里却是比谁都清楚,自己的攻击,其实还是没能给对方造成太大的伤害。

    “还是领悟得不够深刻啊!”苏图心里也是十分的无奈,刚才那一剑,几乎可以说已经是拼尽了自己的全力了,但是却依然只能收获这点微不足道的战果,双方的实力差距,确实是太明显了。可惜的是,自己之前参悟剑雨的时间,还是太过短暂了一些,要是能够真正领悟到剑雨中所藏剑法的真髓的话,就算是没能学全整套剑法,光凭前面几招,也足以让对方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了!

    虽然在第三层密林当中,获得了不少的猴儿酒,但是这种猴儿酒恢复体力倒是没什么问题,可是对于治疗伤势,却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而且苏图又不像紫刃那样,幸运地得到了一丝神力,所以苏图现在的身体恢复能力虽然异于常人,但是小腹处的血洞,却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愈合的。如此严重的伤势,没有立刻致命,已经是足够幸运的了,但是苏图现在伤得如此沉重,他的战斗力,也必然因此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反观银发青年,被苏图的剑雨攻击之后,虽然身上伤痕累累,看起来确实是相当的吓人,但是这些伤势,实际上却并不严重,对于他的战力几乎就没有多大的影响。此消彼长之下,现在的苏图,就更加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了。

    而这个银发青年,显然也是被苏图方才那一剑,给彻底地激怒了。他还从来没有,被一个连传奇境界都还不到的蝼蚁,给弄得如此的狼狈!如果不是总算还记得此行的任务,说不定他真的会抓住苏图,好好地折磨一翻,无论如何也绝对不会让他好过!但是现在,满腔愤恨的银发青年,只想要尽快解决掉苏图这个让他丢尽了脸面的低贱半兽人。

    重伤在身,好不容易拉开的距离,此时显然无法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银发青年的速度本来就是极快,现在在愤恨之余,出手更是毫不留情,手中银白长枪,居然被当成大刀来使,不挑不刺,而是一记势大力沉的重劈,朝着苏图当头劈下!

    要是被枪杆劈中的话,苏图的脑袋绝对会直接爆成一个烂西瓜。而重伤的苏图,现在看起来也好像没有多少抵抗之力。结果似乎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但真的会如此吗?云峰的神识,现在可还仍然附身在苏图的体内呢,云峰怎么可能会容许,这种事情在自己眼前发生!

    要知道。虽然还没有真正通过第五层的试炼,但是苏图之前的表现,却已经让云峰感到相当的满意了。在云峰的心中,其实已经是认定了这个徒弟,可是现在。居然有人想要当着自己的面,杀掉自己好不容易看重的徒弟?

    这还了得?云峰肯定是不能忍了啊!而且更加让他感到火大的是,他居然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如何混进这座试炼之塔的!按照云峰的布置,凡是传奇境界以上的强者,应该都是没办法进入到这里来的。但是这个银发青年。事先不知道使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能够暂时封印自己的部分力量,而且他的这种封印,居然还没有被试炼之塔的防御机制发觉,云峰可不会天真地以为。区区一个传奇强者,居然会有这样的能力,能够瞒过自己这样的真神!

    虽然说云峰自己也知道,自己在神术方面,确实谈不上多么擅长,哪怕是经过了上百年的研究,但是和其他神明相比,云峰在神术领域。却依然落后了不少。云峰的神术,威力或许不会比其他的高等神明差到哪儿去,但是说到很多具体的应用。云峰就确实有些相形见绌了。

    但是即便如此,云峰好歹也是一个高等神明,这座试炼之塔中的神术禁制,同样也不是区区一个传奇强者,就能够轻易骗过的。可惜的是,这个银发青年身上的封印。在解开之后,已近很快彻底地消失了。就算是云峰。居然无法从他身上,找出更多的端倪来。

    当然。这也是因为,现在附身在苏图身上的,仅仅只是云峰的一缕神识而已,毕竟不是他本人的全部意识,而且没有足够的神力支持,很多能力云峰都没办法使用,所以能够探查到的东西,确实也是相当的有限。

    但是很明显,这个银发青年,既然费尽了心机进入到这座试炼之塔当中,而且居然一直忍到现在才肯主动暴露,此人显然是有着非同寻常的目的,绝对不可能仅仅只是冲着苏图而来的。要知道,在试炼之塔正式开放之前,就算是云峰,都还不知道苏图是哪号人物呢,而且云峰也不相信,苏图这个半兽人,居然会有能力,引得一个传奇强者,甚至不惜追到这座试炼之塔里,也一定非除掉他不可!

    云峰敢肯定,这个银发青年,绝对是冲着自己而来的,至于苏图,恐怕是他在之前的试炼当中,表现得实在是太过显眼,所以才会引起了此人的重视。这次苏图会遭到对方的突然袭击,多半是遭了无妄之灾了。

    正因为如此,所以云峰就更加不能让苏图出事了!可惜云峰现在也只是一缕神识附体,没有合适的载体,很难发挥出多少战斗力。而他们现在所在的第五层试炼通道当中,可不像之前第四层的峡谷当中,拥有那么多的魔像傀儡。云峰现在,除了苏图之外,其实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

    其实原本紫刃倒是一个更好的选择。毕竟在他的体内,还存在着自己留下的一丝神力,虽然以紫刃的境界和实力,还远不足以主动利用这丝神力,但是这丝神力的存在,却无时无刻都在不断地改善着他的体质。虽然现在时间太短,但是紫刃的身体,却也已经足以承受云峰的部分神力了。可惜的是,在亲身感受到剑雨的威势之后,紫刃还是果断地选择了退出试炼,现在已经离开了这座试炼之塔。

    虽然明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更加的危急了,但是苏图却依然没有想过要放弃。他不顾小腹处的血洞,摘下腰间的皮囊,狠狠地灌了几大口猴儿酒,到了这个时候,苏图也顾不得会不会喝醉了,就算是真的要死,但是起码这些美酒不能浪费了,在死之前能够喝个饱,也算是不错了。

    苏图的这种行为,虽然让云峰感到很有些无语,但是对于他来说,倒是少了一些麻烦。这么多猴儿酒,而且还是没有掺水的那种,一口气喝下去,以苏图现在的状态,不出意外的话,绝对会直接醉得不省人事!不过苏图显然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只要自己及时狂化的话,就算是真的醉得意识不清也没关系,反正在深度狂化下,自己同样也是很难保持住意识清醒的。

    但是让苏图感到意外的是,还没等他开始狂化,就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脑子里一阵浆糊,心里暗叫一阵不好,紧跟着他的意识便陷入了深深的沉眠当中。

    “好险好险,差点就麻烦了!”暂时控制住苏图身体的云峰,也不由得暗**了一把冷汗,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苏图居然会如此的刚烈,还好及时让他醉过去了,否则的话,就算是云峰,也没有多少把握,能够完全控制住,处于深度狂化状态下的苏图。(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