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七章 儒家荀子
    道家天宗的修炼之所,一片青翠充满生机的竹林之中,薄薄的烟雾时而缭绕,聚而不散。

    在竹林深处有一处由碧绿的竹子制成的小竹屋,显得清秀精致,高雅自然。

    晓梦一人独坐竹林深处修炼,此地处于天宗后山,平时少有人来。

    而晓梦虽然是天宗掌门,但是其性格高傲,很少言语,与同门交往甚少。

    基本能用武力解决的都不会动口,或者她说的话就是道理。

    晓梦坐于竹林深处,感悟自然,绝色的容颜虽然平静,但是其心却不平静。

    每每合眼都会记起许易施展的那一式武意,通天彻地,天地变色。

    而比起许易,晓梦又觉得自己在对方眼底是无比的渺小。

    这种想法在她心里是不可能出现的,简直就是荒谬,因为晓梦不远承认弱于任何人。

    越是往深里想,晓梦的内心愈是如同惊涛骇浪,风起云涌。

    周身上下心若止水的真气都变得不可控而紊乱,影响了这片天地。

    渐渐刮起了狂风,吹动了整片竹林,簌簌作响。

    甚至是不禁意间施展出天地失色,将之周遭的一切变成黑白二界,不断在有色与无色之间转换。

    过了许久,当一切趋向于平静。竹叶停止了摆动,天地之色恢复正常,晓梦的脸色也逐渐平静。

    “没想到竟然会心生魔障,森罗万象,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十年功夫功亏一篑。”

    晓梦自语,暗自运转心若止水心法平复心境。

    同时,竹林外边。平时少有人来的后山禁地,缓缓走来一名穿着灰色道袍的小童子。

    这童子约莫十一二岁,生得唇红齿白,不过见了面若冰霜,不苟言笑的晓梦,表情十分严肃。

    微微行了礼仪,拱手而拜,从怀里拿出一条深红色纸状物,用着稚嫩的声音说着道:“掌门,这是大公子扶苏遣人送来的请柬。”

    晓梦默然不语,纤长的玉手微微在空中划过,一股吸力油然而生,将那请柬吸到手中。

    “知道了。”

    晓梦淡漠的回道,没有情绪的眼神只是稍微稍扫了请柬一眼,便就扭身消失不见。

    现在的晓梦不适合闭关修炼,因为她的心已经乱了。

    要想破除魔障,唯有解决魔障的源头才可以。

    晓梦消失不见后,这小道童长长吐出一口气,再摸摸后背,早已经被冷汗?湿了。

    桑海城外,一条苍莽的古道,两侧一排郁郁葱葱的树木。..

    这是一顶漆黑色的轿子,其四角由四个普通人抬着轿柄,一步步走近桑海。

    而在黑轿四周有六名打扮奇装异服的男子,女子。

    他们脸上布满杀气,身上不禁溢散出逼人的寒气,生人莫近。

    轿内,帝国权贵赵高坐在其中。眼角斜长,眼里蕴含着着阴谋,脸上不禁意间露出猎手的残忍。

    “扶苏?”

    赵高思索,他的罗网接受扶苏的命令前来桑海,而他身为罗网之主,自然也要前来。

    但朝中之人都知道他与十六公子胡亥往来,扶苏又是始皇长子。

    这其间的关系不言而喻,很是明朗。

    两日后,小圣贤庄。

    许易就在庄内,他并没有和扶苏一起,而是提前两日来到庄内,与儒家的三位当家会友论道,探讨圣人之道。

    一名深穿白袍的儒家弟子快速行走于小圣贤庄蜿蜒曲折的庭廊之中,最终来到凉亭。

    附耳靠近大当家伏念的耳旁说了一些话,随后站在一旁。

    伏念闻言,面色微变,但只是转瞬之间就恢复如常。

    整理一番衣衫,深深呼吸一口气,看着眼前的许易说道:

    “太初先生,看来今日的这盘棋伏念不能和你进行下去了。”

    再看眼前,伏念与许易正在下着一盘黑白围棋,棋势凶险,步步紧逼,呈胶着之势。

    “那真是有些可惜了!”

    许易面上稍露惋惜之色,现在儒家之人,深习六艺,以及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而就在这两天,许易见这儒家弟子浓厚的学习氛围,深受其影响。

    他觉得是时候充实自己一波,尤其是下棋。

    许易认为如果要装作一个高人,尤其像他这样的,下棋是一项必不可少的技能。

    而现在许易面露惋惜之色,完全是因为这两天同伏念下棋,在学习的过程中,屡战屡败,脸实在太黑。

    而直到今天才有了起色,好转,黑白二手杀了个天昏地暗,胶着得犹如泥浆之势,但却因为某些原因不能进行下去了。

    “实不相瞒,刚刚收到消息,始皇陛下的大公子扶苏将来庄上?”伏念说道。

    伏念是读书人,而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他自己自然知道扶苏来他小圣贤庄市来旅游的,估计稍有一言不慎,怕是会给儒家带来灾祸。

    “哎呀,原来是帝国的大公子啊。世上多传言,公子扶苏性格温厚,礼贤下士,完全不像始皇一样暴政。”

    许易眼底故意露出惊讶之色,那演技简直是...,之后喃喃自语:

    “呃...如此人物。本座也定要去看上一看。”

    “太初先生乃是儒家上宾,自然可以。那事不宜迟,在下就去准备了。”伏念微微拱手。

    中午时分,儒家子弟早早呆在庄外,面色严肃。

    而当今儒家三圣,伏念,颜路,张良站在人首,亲自出面以示儒家礼仪。

    而在人群的后方,一名身着宽大儒袍的老者缓缓走来。

    这老者虽然看起来是个普通的老者,但是其行走之间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其不苟言笑的脸上,让人感觉生人勿近。

    儒家子弟见到此人,赶紧弯腰行礼,脸色变得煞白,犹如老鼠见了猫,吓得噤若寒蝉。

    老人亦是荀况,当今儒家资历辈分最老的一个大儒。

    荀况僵硬着脸,走到人尾,忽而停下脚步,看向一名青年,苍老的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忽而开口:

    “听伏念说,庄内这两日来了一个贵客。想必阁下便是最近闻名遐迩的太初先生呢。”

    青年转身,看着眼前眼前的老人,面露微笑:

    “早闻,儒家之中隐居一位不世出的高人前辈。

    乃是继孔子,孟子之后的又一位儒学大家,声震天下。

    尤其是其座下的两位子弟,都曾在如今的天下掀起万象风云。”

    “哈哈哈,哪里是什么高人啊!只是一个步入暮年的老家伙罢了。”

    荀况忽而目露惆怅,说道:“老朽荀况。”

    “许易。”青年同样回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