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从不正经走路的晓梦 上
    “老夫听伏念说,太初先生学究天人,每每谈说都有惊人之语,传于世必惊天下。

    今日一见确实风姿不凡,其人犹若龙邪。”

    荀况见许易之姿,不禁叹道。以他不苟言笑,怪异的脾气,是断然不可能说出来的。

    虽说许易不是儒门之生,饱学经典之士。

    但其修为高绝,修仙一道已经步入化境,也许再过几百年,或许不用,就可以羽化登仙。

    身上自然带有一种卓然的气质,普通人无法企及。

    荀况虽然是儒门大贤,修为确实也是藏得特深,但终究只是**凡胎。

    见到许易,自然很古怪的生出惊为天人的感觉。

    再者之前,许易在小圣贤庄进去顿悟之境,领略了儒家先贤圣人的圣道之质,再次升华。

    就如同当出的李斯初见许易错将其认为是已逝多年的韩非一样。

    同样是因为这种熟悉的气质,荀况也莫名对待许易的态度,自然也是爱屋及乌,就连其本身都没有察觉。

    受到荀况的夸奖,许易宠辱不惊,以他之心,自然不再喜形于色,对此也只是云淡风轻。

    “学究天人?只是活得久了,见识的多了,知道的也就自然多了。”许易淡淡说道。

    “是啊,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其中的风景也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也是想起自己爱徒韩非了吧,荀况很有耐心有一搭没一搭的同许易瞎扯。

    许易自然不知道荀况的心思,自己也无聊的很,同样就和荀况聊起天来。

    “扶苏公子到!”

    一道响亮的喝声,从远远的街道传来,回声不绝于耳。

    按照儒家礼仪,儒家子弟纷纷整理衣冠,开始迎接贵客。

    通往小圣贤庄这跳街道,完全被肃清,没有闲人存在。

    身穿黑色盔甲的士兵,位例两侧死心护卫,同时一股军队的惊悍之气升起,气氛显得无比紧张。

    扶苏身骑神骏的白马居于众人之首,气质卓越,尤其是炯炯双目烨烨生辉,内敛神华,蕴含智慧。

    在扶苏的身后,有丞相李斯,权贵赵高,楚地贤者楚南公,公孙家的公孙玲珑,以及一些“帮手”。

    来到小圣贤庄前面,扶苏微微下马,来到儒家三位当家身前。

    “小圣贤庄乃是天下儒门圣地,扶苏心仰已久。

    此次不请自来,三位当家的应该不会责怪吧?”

    扶苏面带笑意,谈吐有礼,并没有摆出大公子的身份,倒是像友人一样问候。

    其实这其中也有许易的一部分影响,许易并不是顽固的人,来自于现代,信息爆炸的时代。

    虽然修为高绝,但是待人方面也没有分三六九等,而是平常待之。

    而在秦朝,自由?平等?这个时代却不是,尤其是儒家,特别注重礼法,规规矩矩一大箩筐。

    扶苏虽为古人,但被许易传道授业,以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轮番轰炸之下,其思想早已经开始潜移默化的发生变化。

    这同样也为未来的大事埋下伏笔,而有许易相助,也许扶苏将来做成的伟业,其功必定可以超过始皇嬴政。

    “扶苏公子乃是贵人,能来小圣贤庄,乃是鄙庄之幸,何来责怪之说?”

    伏念稍稍拱手而拜,看向扶苏的目光,略微有些不一样。

    “嗯,今日前来。一是瞻仰儒家先贤留下的风采,二就是来一场以剑论道的比试,以文会友,不伤风雅,点到即止。”

    扶苏说着,眼睛朝着儒家后面的人群中看了一眼,随后就收回目光。

    “公子请!”伏念说道。

    之后扶苏在前,儒家三位当家走在一侧,为其介绍庄上之景。

    “哎呀,太初道友,我们又见面了。”

    走在人群之后,楚南公这个老头不知什么时候又混到了许易跟前。

    “南公,好久不见。”

    荀况明显知道楚南公的存在,不过看上去并不熟悉,只是礼貌性问候一声,毕竟二人名声在外。

    一个是大儒,一个是大贤!

    “哈哈,是好久没见了。算算时间,也有二十年了吗?

    那时候,你还没有现在这么出名呢!”

    楚南公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给人一种单薄之感,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了的感觉。

    “哼。”闻言,荀况冷哼,明显不想和楚南公说话了。

    “学生李斯见过老师。”

    同时,李斯也脱离了观赏的队伍,走到人后,来到荀况跟前。

    即使身为相国,但是在老师荀况的面前,李斯依然表现尊敬。

    就像是当初那个野心勃勃,想要干一番大事的学生一样。

    “相国大人这一大礼,老夫可消受不起。

    再者老夫这辈子就只收过一个学生。”

    荀况冷冷说道,显然将当年韩非的离奇死亡的原因怪罪到李斯身上。

    李斯听荀况的语气,却并没有生气,只是暗叹荀况这么多年依旧对他没有变化。

    荀况乃是儒门大家,儒法兼修。他和韩非拜其门下,皆得其法学一道传承!

    只是虽然二人皆都学习法家思想,但老师荀况却只偏爱于韩非。

    李斯自问,的确他的法学造诣不如韩非高深。

    但是李斯却自信,在法学一道的应用上,韩非不如他。

    他乃大秦相国,得秦皇信赖,一身才学报负完全施展,为大秦的律法奠定了框架雏形,当以载入史册。

    只是如此成就,却仍旧不得老师荀况之心,或是一句赞赏之词,对他的态度依旧漠不关心。

    怎么得他老师荀况一句夸赞,这么难?难?

    李斯对此感觉心塞,只是当年的事情又不能说。

    所以韩非的锅盖得他来背,所以想要得到老师荀况的认可对于李斯而言这辈子是不可能的!

    在李斯的自我瞎想中,荀况与许易几人已经渐渐走远。

    在参观小圣贤庄的风景之后,扶苏一行人来到正厅,纷纷坐下,开始以剑论道。

    “晓梦大师不是说早已经来了吗?怎么没有看到人影?”

    坐在首位,扶苏问道,毕竟两天前老师许易可是给他打包票,晓梦大师到时候一定会到场。

    “禀告公子,晓梦大师,早就已经在这里了!”中车府令赵高恭声回答道。

    “在哪?”扶苏疑惑。

    骤然,一抹绿色的萤光在儒家大厅中央亮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