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 从不正经走路的晓梦 下
    晓梦其实早早就来到了小圣贤庄,只是以其莫名奇妙的脑回路觉得?

    如果就这么简单出现在人前,不符合她的身份。

    她可是天之骄女,天宗掌门,道家百年不世界出的天才,怎么能低调出场呢?

    于是乎,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的来到

    儒家大厅突然高放萤光,布满大殿四周,尤其是中央部分,透将得犹如明珠璀璨,非常夺目。

    众人惊诧,看着那团绿油油的光芒,心中谨慎,暗自思量。

    “世间无我,处处是我”

    那绿芒逐渐散开,迷人眼的同时,还在地面化作莲花状,大放光芒。

    一道清冷的声音穿在大堂之上,语气充满了冷漠,倨傲,不似凡人之语。

    “鬼啊!”

    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儒家后辈子弟纷纷吓傻,窃窃私语?

    子不语怪力乱神,读书人是不信鬼神存在,也禁止讨论鬼神。

    而现在眼前这离奇的现象,又怎么能解释得清?儒家子弟只能以鬼神之流来形容。

    不过若是眼前这一幕是儒家大贤弄出来的话。

    他们一定会高呼“神迹”,或者说是“祖师显灵啦”。

    “呵呵,还挺傲娇的?到底还是个小姑娘?”

    底下大厅不算太显眼的位置,许易见到眼前这一幕不禁低笑。

    “太初道友莫非知道此人是谁?”一旁楚南公问道。

    “南公不也心底有了猜测?为何还要问我?”许易回道。..

    “呵呵,只是不敢置信,真是后生可畏啊!”

    楚南公微微一笑,目光却是死盯着将要破光而出的“鬼神!”

    “世间无我,处处是我”

    冷漠的声音回荡在儒家大厅,缭绕于众人而旁,均是面色凝重。

    化为绿叶莲花状的萤光一点点扩散出去,逐渐在空旷的大厅中央显化出一名女子模样。

    一身薄若纱纸的淡色绿裙,一头不符同龄的满头银发。

    高挑的身材,亭亭玉立。淡漠的瞳孔俾倪众生,不似凡人。

    “晓梦大师?”

    看到来人,扶苏面上不禁露出敬佩之色。

    实在是之前晓梦的神奇手段将他给震惊到了。

    “和其光,同其尘,淡兮若或尘!”

    大当家伏念看出晓梦的手段,心中赞叹,出于礼仪,还是恭敬的出声问候:

    “儒家伏念拜见晓梦大师。”

    晓梦淡漠的看了伏念一眼,丝毫不给其好脸色,轻启唇齿,说道:

    “荀况没来吗?”

    “师叔他老人家,喜静,不喜人多的地方。

    再加上年事已高,不适合参加这等聚会。”伏念说道。

    晓梦闻言,不再看伏念,目光在大厅微不可查的扫视一圈。

    在看到许易时,眼底露出一抹常人无法察觉的精芒。

    “晓梦大师乃是贵宾,请上座。”扶苏开口。

    于是,晓梦轻甩拂尘,迈着神奇的步伐,洋溢荡漾的身姿。

    就是那么短的距离!“嗖,嗖”,光芒四射,移形换位,来到座椅上,直接坐下。

    要知道,这时候宴会并未正式开始。

    除了了扶苏,基本上大部分人都还站着,比如赵高,比如李斯

    坐着的寥寥无几,要么就是楚南公德高望重的,要么就像许易这样没人管的

    李斯见人已经全部到位,便走出做列,开口说道:

    “人已到齐,公子已经可以开始宴会了。”

    “嗯。”

    扶苏点头,随后说道:“今日邀请大家来,主要是为了以剑论道,相互切磋一下。

    不过点到即止,不能伤君子之仪。”

    之后,李斯便宣布了以剑论道的规则。

    儒家和他们双方各派三方选手,采取三局两胜制。

    第一场比试,儒家张良主动出列,唇枪舌剑六剑奴,无限嘴遁下,最终战了个平局。

    第二场比试,儒家二当家颜路出战罗网黑剑士胜七。

    颜路以坐忘无为的儒家心法,与世无争之道,他强任他强的对敌之道,与胜七打成平局。

    如此三局已经有两局平局,最后一局关系两家胜负。

    在比试之中,虽说这种程度的实力,许易并不放在眼底,但是却也能看出许多玄妙的东西。

    无论是道家的天宗晓梦,还是儒家三圣。

    虽然说都在以不同方式追求大道,拥有极其高的心灵境界。

    只是他们的根基还是放在了基本的武学一道!

    心在天地,却并不能亲身接触感悟天地之力,只能使用由身体修炼产生的内力或是真气。

    两者之间,一个逐步开始驾驭天地,不断靠近天地的本质。

    另一个在没有具体修炼体系的情况下,只能埋头苦悟。

    若以武道打破虚空,得见真神的境界未必不可与修士一较高低,或者以武证道。

    说到底这个世界本身的规则束缚了他们,就如同当年在龙蛇世界里的王超一般。

    虽说秦时世界的武道不低,但若想达到破开虚空的境界,基本上不可能。

    “可惜!可惜!”

    一时间,许易陷入了自己的遐想之中,虽后被一人拉回思绪。

    “不错!”晓梦看着眼前的伏念,只作出两字评价。

    “承认!晓梦大师修为深厚,伏念佩服。”

    伏念看着眼前比自己小很多岁的女孩,不得不承认,有些人生下来就是为了道,天赋异禀。

    若不是他另辟蹊径,见花问道,以谦虚向道的姿态向晓梦表达自己之道。

    说不得这场比试又是另外一个结局。

    在内力比斗上晓梦的确赢了,不过晓梦又把胜负看得过重,而伏念却将胜负置之度外,向其学习道理。

    从这一点来看,晓梦即使意外,但也不得不承认伏念的儒家至理确实理解道骨子里去,令人佩服。

    所以最后这一场的比斗依旧是平局,以见论道进入尾声,三场比试,三场平局,没有胜负。

    对于这样的结果,扶苏感觉意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他此次确实想要借助晓梦大师之力打压儒家一头。

    但更多的却是想了解到了如今儒家所留下的底蕴到底还剩多少。

    论道结束,一场盛大会宴就此了结,曲终人散。

    扶苏接到始皇之令,需要立刻赶回咸阳,报告桑海之行。

    “扶苏,你此行回到咸阳,为师算到,凶险万分。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不日,为师就会赶回咸阳助你。”

    许易嘱咐道,帝国的阴影下已经暗潮涌动,各方势力蠢蠢欲动。

    “多谢老师。”

    扶苏微拜,随后骑上白马,同远处早已经等候多时的章邯会合。

    马声啼鸣,扬长而去。待得许久,一道早已经现在阳光下许久的身影缓缓现出人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