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一章 晓梦vs少司命
    忽而平地生起秋兰,一阵勃勃生机充斥在小小的茅屋外边。

    天地刮起了风,阵阵袭来,轻微负面,感受着生机,让人心旷神怡。

    “这是?”晓梦疑惑。

    这种手段同她的“天地失色”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无论是人或者物,只要被她的天地失色覆盖。

    只要修为低于她的,皆会被慢慢吞噬生机近而死掉。

    但其本质却还属于内力的作用方面,并不玄奇。

    但是眼前这一幕,晓梦觉得已经逐渐脱离“术”的范畴,慢慢接近物“法”。

    只是对于这种手法,晓梦却是心生熟悉,只是又说不出来熟悉在哪里。

    “这是阴阳家的道术!”见此,许易解释道。

    少司命虽然想要自己弥补阴阳术的缺陷,真正找我真我,从而不被反噬,所以想象创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但其如今还是没有摆脱阴阳术的框架,却是不断深研,在其基础上不断补全。

    “阴阳术!”晓梦忽而脸色一变。

    道家与阴阳家本是同源同根,怪不得晓梦会对少司命弄出的异象感到熟悉。

    五百年前,道家还未分天宗,人宗,乃是一家。

    其中的一位道家前辈无故离开阴阳家,不知所踪,没有任何消息。

    但是在这之后的十多年,诸子百家之中却是多了一家以“阴阳术”为基础的神秘大家。

    道家曾不止一次派人前去探阴阳家的虚实,只是派出的人却从来没有人再回来过。

    后来不知从哪里流传出的消息称道,阴阳家的首领名唤“东皇”。

    “阴阳家的人怎么在这里?”晓梦问道。

    许易并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看向屋内。

    以晓梦傲气的性格,对于许易如此无视的态度感到非常羞恼,没有好气的说道:

    “阴阳术不过是我道家流传出去的一个分支,乃是旁支末节,如何能与我道家正宗相比。”

    “若是没看错,能使植物催生的术法不多,这应该就是阴阳家的“万叶飞花”吧!”

    说完,晓梦独自走向前面,依旧迈着骚气激荡的步伐。

    随后故技重施,天地再次变色,那飘零的树叶静止于空,一动不动。

    凡事在晓梦“天地失色”掌控的范围,万叶竟然直接开始枯败,化为灰烬随风而逝。

    小屋里的人儿似乎察觉到外界的变化,紧接着施展而出一道强大的内力,从其中扩散出去。

    在这片灰色的的世界,竟然将天地失色的结界开出一道存在色彩的光圈。

    同时,这道存在色彩的彩圈,走出一人,凌空而立。

    一袭乌黑柔顺的青丝长发,一身淡紫,薄若蝉翼的长裙。

    一道朦胧的面纱,遮住倾世绝佳的美丽容颜,紫色的瞳孔充斥着一抹平静的静默。

    看到此女,晓梦那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她闭关十年,哪里知道外界的人与物?

    不过这一切都不要紧!都不是事!

    女人这种生物,看不透,真心看不透。

    若是见到同样优秀的同类,总是不自觉的产生某种攀比之心,

    晓梦见到少司命之时,尤其是见到对方与她一样气质出众,心里竟然不可遏制的生出了比较。

    与此同时,晓梦怀抱秋骊,纤长的双臂在空中交汇,两手如同穿心蝴蝶交叉变幻。

    神奇的印法施展开来,一道道充满绿色萤光篆体漂浮于空中。

    这是道家功法逍遥游!人宗亦有此项绝技,只不过天宗修习的内功心法不一,再加上心灵之悟不同。

    所以看似都是逍遥游,但是其中所表达的势,却完全不一样。

    “这是要打上一架啊!”许易心想。

    少司命虽然并没有表达什么特别的情绪,不过既然有人打上门来,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灵性的双臂交汇,包含天地阴阳二势。

    一轮黑白的太极在她脚下浮现,绽放点点玄光。

    其身四周翠绿的叶子不停飞转,犹如草木精灵一样。

    “万叶飞花!”

    见这术,晓梦双眸紧凝,手中的印法动作丝毫不慢,将之内力离体向前推去。

    “轰!”

    万叶飞花化作一颗草木大球,心若止水的淡绿色真气化为一轮圆芒!

    两者一触即发,相互厮磨,万花飞溅。

    少司命往后稍微退了一小步,而晓梦却一步未退,稳如泰山。

    如此就高下立判,少司命虽之前为阴阳家五位长老之一,是天下少有的高手。

    但是面对晓梦这位道家天宗掌门,还是有些不足。

    一招而过,但是两女就要再次对上,非要真正分出胜负。

    许易见此,立刻来到二人中间,挥手就撤掉晓梦的天地失色结界,说道:

    “够了,点到即止。”

    闻言,晓梦美眸看了许易,手中的印法稍微停下,道绿色的真气夜逐渐消失不见。

    而少司命看向许易,眼底露出一丝意外之色,还有一丝深藏眼底的惊喜。

    围绕她身畔的绿色叶子也是逐渐消失不见,整个人显得安宁,静若处子。

    “她是谁?”晓梦问道,语气充满一丝自己不曾察觉的敌意。

    “曾经的阴阳家五大长老中掌管五行木部的少司命。”许易说道。

    “传闻阴阳家的少司命乃是天生凶煞,主生死浮沉,杀世间之恶。

    没有想到居然也只是个小女孩,阴阳家是不行了吗?”晓梦淡淡开口。

    “呵呵,这晓梦是要搞事情啊!”许易心想。

    与初见之时相比,这段时间,晓梦的变化实在太多了。

    不过比之开始时那个冷漠无情,无欲无求的千年寒冰,淡漠生死的大师。

    许易还是很看好眼前这个步入凡尘,逐渐升起七情六欲,喜怒哀乐的女孩。

    对于晓梦的奚落嘲讽,少司命只字未反驳,她的性格就是如此,而她的目光也一直放在许易身上。

    越是如此,晓梦越是感到胸口郁闷且生气。

    之前被许易无视也就算了,怎么现在又有人无视她!

    许易虽然不能读懂晓梦的内心,但是看其“纠结”的脸色,也能猜出大概,暗道:

    “小丫头片子,到底本质还是一个年芳十八的小女孩。”

    “你回来了。”少司命淡淡开口。

    “嗯,这一次回来是要离开这里,一起吗?”许易说道。

    “你去哪,我去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