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张老道
    空气突然变得凝滞,不禁有点口干舌燥,几人大眼瞪小眼,说不出话来。

    “你,你……是人是鬼?”少年问道。

    “无忌,不得无礼。老道张三丰,不知小友为何从那崖底跳了上来。”灰袍老道问道。张三丰到底见过世面的,一下回过神来。

    “张三丰?张无忌?”许易蒙圈了,这怎么上了山崖顶上,就遇到这两货了。

    “武当杂役弟子许易拜见张真人。”许易作了一稽首,表示尊敬,但也就此罢了。

    许易瞅着两人,发现果真与影视剧里面的形象有着八分相似。不愧是衍生世界,匹配程度特别高。

    “你是我武当弟子。怎么可能,我观你内力雄浑,真气溢露。哪里像个杂役弟子,分明就是绝顶高手吗。”张三丰觉得许易在开玩笑。嗯,这个玩笑一点不好笑。

    张三丰又看了一遍,注意到了许易身上的武当道袍,不由信了几分。但还是问道,“你当真是我武当弟子?”

    “嗯。”许易应道,这张胖子怎么这么絮叨。

    “那小友你为何从“那里”跳出来?”张三丰问道。

    “真人有所不知。几日前在山里迷了路,不慎掉落山崖,挂在峭壁边上的藤蔓上,大难不死。又在山崖谷底遇到一个怪人,那怪人见我骨骼惊奇,是个练武的奇才,非要传我什么九阳神功,说我练成便可天下无敌。”许易说起谎了脸一点不红。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明明是他威逼利诱,再加拳打脚踢,火工头陀才屈服练他神功的。

    张三丰听完,露出笑意,笑道“许小友倒是好运气。我看小友九阳大成,又未破去童子身,怕是现在已然处于天下绝顶之列。恐怕老道也不是你的对手。”

    “呵呵,张真人说笑了。再怎么样,我也是武当的门徒,岂能与真人相比。您老可是活神仙,在下不及。”许易谦虚说道,但却没有谦虚的样子,一脸笑意。

    “那老道可有不情之请,希望小友可以帮助老道。也算了却老道的一桩心事。”张三丰说道。

    “在下力所能及的,当然不会推脱。”许易说道。

    “我这可怜的徒孙无忌,身中玄冥寒毒。若不是老道我用真气续命,怕早已经一命呜呼。”张三丰说道,情绪哀愁。

    “老道希望小友用你的九阳内力化去无忌孩儿的玄冥寒毒。”

    “没问题。只是真人在下虽然也是武当弟子,入门两年。也没有得授本门的玄妙神功,真是一大遗憾。真人,你看?”许易笑嘻嘻看着张三丰,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这算什么事。事后,小友可以去我武当藏经阁任选三本本门秘籍。”张三丰很果断的说道,面色大义凛然,一副大公无私的样子。

    “哎,本来看这许易年轻,没什么阅历,好忽悠。只要卖惨的话,应该可以不服付任何代价就能治好无忌孩儿的寒毒。没想到这小家伙,像只狐狸似的,贼精,贼精!”张三丰心里暗道。

    谁也不会想到,这个长得憨憨的白胡子胖老道,居然有如此心机,如此腹黑。

    但是许易就能想到,虽然这是脱胎于电影的幻想世界,但是关于任务的基本设定那还是不会有任何偏差的。

    电影里面的张三丰虽然依旧德高望重,仙风道骨,武功天下第一。但是内心却是个腹黑,有仇必报的腹黑胖子。

    所以许易一开始就已经察觉到张三丰在和他飙演技,卖惨。这个老滑头,许易不狠狠宰他一顿,岂不是对不起这次来到此方世界。

    “多谢真人。”许易拜谢,笑容哼甚。

    “那就事不宜迟吧,早点为我这徒孙化去寒毒,也少一天免受痛苦。我这做师公的每日看着,也是疼在心窝子里去了。我……”张三丰说着说着,面色又突然悲痛起来,声音哽咽。

    “停停停!打住”许易脑门一排黑线。这张胖子是不是每时每刻不尬一下演技是不起心里不舒服。

    “呵呵!老道太投入了,小友请!”张三丰笑了笑。

    半个时辰之后,张无忌嘴里吐出几块冰块,昏迷过去。但是表情却是安详无比,似乎很久没有这么舒服的睡过一觉。

    “许小子友,如何?”张三丰问道,言语有些急切。

    “真人,幸不辱命。不过无忌师弟这几年得您的真气灌输,全身筋脉坚韧异于常人,是个练武的奇才。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名动江湖。武当也是后继有人了!”许易说道。

    张三丰眼里都是笑意,道“无忌孩儿的天赋我是知道的。只是一直受寒毒折磨,未能习武。这也是老道心里的一块心病,好在现在劫难化解,柳暗花明。”

    “不过小友年纪轻轻已经习得九阳神功这种武林绝学。怕是以后,武林之中也会有你一席之地。”张三丰说道。

    “真人说笑了,我可是武当弟子!”许易说道,言语随意。

    “武当弟子吗?”张三丰不以为意,不胜唏嘘。

    两人,一老一少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什么,不过什么都没有说,只留一声大笑,响彻十里云霄。

    不久,张三丰带着张无忌离去。毕竟张无忌刚刚化去寒毒,身体虚弱无比,需要“大补”一番,补足元气。

    许易再次回到,山脚下的那处破院子。果然这几日并没有因为他消失,而变化什么。

    张二狗悠闲的晒着太阳,许易这个煞星不在了,他的日子好过了不少。虽然对于许易还存些怨念,但是却是淡去不少。

    自从学了许易的神奇武功,干活有使不完的力气,吃嘛嘛香,一直停滞不前的内力破天荒的大涨。前天还把同为杂役的李四教训一顿。

    要知道以前在杂役区,李四可是经常找他麻烦。但是奈何打不过李四所以一直忍气吞声。

    “要是那煞星一直不在就好了。”张二狗美美的想着,做着白日梦。

    “谁一直不在就好啦?”一声冷哼传来。

    “啊!”张二狗吓得汗毛竖起,直冒冷汗,直接从太师椅上滚了下来。

    看到来人,张二狗暗道倒霉,但是表面却是腆着笑脸,道“哪里,哪里。许师弟定是听错了,几日不在可是想煞为兄了。”

    “滚,老子对你没兴趣!”许易大骂,实在是被恶心到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能想象出被一个男人,用如此亲昵的口气,说出如此肉麻的话是什么样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