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都是月亮惹的祸”?
    “大家别在这呆着了,赶紧到庄子里歇息一番。”武烈见气氛有些尴尬打了个哈哈,圆了场子。毕竟人老成精,面皮也不是一般厚。

    “是啊,许少侠。一路舟车劳顿。如若不嫌弃,就到我朱家庄歇息几天。好让我们一尽地主之谊,报答少侠的救命之恩。”朱长龄说道,面色诚恳。

    “那就有劳了。”许易回道。

    几人一路走到山腰,终于来到朱武连环庄前。这庄子占地极大,面积极广,在这一片昆仑山地之中难得一见。

    走近一看,这庄子两扇大红木门颇为显眼,涂满红漆,大气十足。

    在其门口,还有两个佣人守着,走到里面也是亭台楼阁,走道连廊,应有尽有。加上仆人佣人,这一个庄子大概有着几百来号人。

    许易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并不惊讶。他不会表现的像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来自科技大爆发的时代,什么样的房子没见过。至于朱长龄想要在许易眼里看出吃惊的样子,怕是要是失望了。

    “一个杂役弟子能见过什么世面。哼!”朱九真看着许易平淡的样子,不由十分恼怒。对于许易的态度也是更是半冷不热,以至于刚才上山这一会理都没理许易。

    其实她已经忘记了,如果不是许易。那么他们父女早已经死在蒙面杀手的手里,哪里还有今天。

    晚上,朱长龄大摆宴席,邀请许易以及武烈一家。为的就是庆祝自己安全归来,以及许易的相护恩情。

    这一顿吃的皆大欢喜,至于真实情况鬼才知道。

    宴席散了之后,许易回到房间,用内力逼出酒意,脑袋也清醒了许多。

    这时一轮明月从云端里跑了出来,一抹光辉顺着窗户斜射在许易的身上。

    “希望他们别做傻事!”,久久之后便没了声息,像是完全睡了过去。

    另一边,却是灯火通明,焰光摇曳。显然是里面的人没有心思睡觉。

    原来是朱家父女,武家之人全都坐在里面不知讨论这什么。

    “真儿,你今天表现的有些过了!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如此这般,这会让别人怎么看待我们朱家”朱长龄训道。

    “爹。我这不是气不过,没想到许易这厮竟然只是武当派的杂役弟子。这要是以后传出去,我朱九真嫁给一个杂役弟子,那我朱家那真是没有脸面了。”朱九真说道,很是气愤。

    “呦呦呦!朱师妹,人家虽然是杂役弟子,但是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一名身穿锦裘的女子说道。这女子唇红齿白,一双丹凤眼,面容秀丽,也是难得的美人。

    “武青婴,你想要,就给你好了。”朱九真没好气的说道。

    “真儿,别闹!”朱长龄呵斥道。这都说的什么啊,简直胡闹。

    “二弟你看,这一路真儿多次暗示许少侠。若是一般青年早已经应了,怕是生米早已经煮成熟饭了。他却无缘无故护持一路,为的是什么?”

    武烈问道,一脸深意看着朱长龄。

    “莫非他也是为了我家秘宝?”朱长龄疑惑道。

    “爹,一定是!这样也就可以解释一切了。”朱九真说道

    “我观那许少侠内力深厚,怕是比你我二人还要强大。但是行走之间给人一股霸道刚烈之气!”武烈说道。

    “二弟何意?”朱九真眉目一挑。

    “小弟早年有幸见过武当张真人一面。张真人给我感觉内力虽然深厚,但是却是一种柔和绵长,与世无争的味道。那武当七子虽然不及张真人,但却也大同小异。”

    武烈说到这,瞥了一眼朱长龄,眼中闪过睿智之色,道“那许易与之相比却是迥然不同。依我之见只有两种可能,一种许易就不是武当弟子。第二种就是许易得奇遇,学到绝世神功。否则他小小年纪内力怎会比我们修炼的大半辈子的还要强大。”

    “如此说来,这许易也是觊觎我们家的秘宝。”朱长龄,面色似乎有些担忧,接着说道。

    “以许易的武功,怕是这个庄子都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这可如何是好?”

    “大哥,许易的武功虽高,但也不过只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能有什么阅历经验,只要我们这样……”

    武烈朝着朱长龄笑道,露出不言而喻的意味。

    “这许易到底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这样做怕是不好吧?”朱长龄说道,似不忍。

    “大哥,只要我们抓住他逼他交出神功秘籍,若是配合还好。若是不答应,到时我们为刀俎,他只是鱼肉,还不任我们宰割。”武烈笑道。

    “还是留他一命吧,毕竟是我们的恩人,将他武功废了算了。”朱长龄淡淡说道。只是这时的他哪里还有半分的担忧之色,分明就像个狡诈的老狐狸,眼里都是浓浓的贪婪意味。

    武烈的这番话,其实就是他心里所想。只是他作为老大,不好多说。再者他是名门之后,也不能做如此下作之事。

    至于他大哥是什么货色,武烈能不知道?不过就是个伪君子,笑面虎!这么多年兄弟了,哪还不知根底?看着朱长龄面上的笑意。武烈眼底露出一抹不屑,只是隐藏的极好,不会让人注意。

    这屋里灯火摇曳,老的小的都在密谋。屋外看去,里面人的影子在烛光的映射下,像是噬人的妖鬼,群魔乱舞。

    ……

    深夜,许易睡梦里醒来。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房门打开,门外隐约走进来一个人。

    微眯双眼,借着月光,许易看到来人的面貌。

    “朱九真她来干什么?”许易心里想道。

    未曾多想,接下来的一幕可是让许易喷血。只听得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许易瞅到,那朱九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居然在许易的床前解开了细软腰带。

    就一瞬间朱九真常穿的红色长裙滑落下来,露出那比象牙还要洁白光鲜的娇躯,在月光的照射下,透着一抹酡红,娇艳。

    “这骚娘们想要干什么?莫不是看我一路没理她的勾引现在想逆推?”许易想道。

    虽然对自己的控制力非常有信心。饶是经历前世岛国山片各种老湿的“核洗礼”,早已经练成一颗“八方吹不动”的强大心脏。

    但是看着月光下这具香艳的娇躯,充满无限诱惑力。这种近在咫尺的刺激感是隔着屏幕所感受不到的,来源正常生理反应,不禁一阵热血沸腾,心脏不争气的速急跳动起来!

    “咚,咚咚,咚咚咚……”

    但即使如此,许易却也不是个随便的人。如果是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也就罢了,但是现在他可是清醒着了。可不想不明不白就将自己的第一次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