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弹指间灰飞烟灭
    “怎么,你不敢接吗?”许易不为所动,他也没必要解释什么。

    倒是徐天德这个汉子,让他刮目相看,没想到居然会站出来替他说话。

    “许兄弟,求你别闹了!”刘基这厮吓坏了,面色焦急,冷汗直流。

    此时他们这块已经是全场焦点,各大帮派的势力头脑都看着呢,这让他这个小人物备感面子。

    但同时又是紧张的死,毕竟在他看来,许易这是脑袋被驴踢了,花样作死!

    虽然刘基也想像徐天德那样讲义气,怒斥群豪。但奈何他天生胆小,没那勇气。

    “不敢接?笑话,本座怕力气太大,一掌把你拍死,惹的一生腥味。”海通天仰天大笑。

    “那好,你给我等着!”许易说道。

    同时在人群里挤出一条同道,向擂台走去,但还没走两步,就被一只大手拉住,寸步难行。

    许易看到来人,会心一笑,眼里似星空深邃,让人一看,就会沉迷进去,道“徐大哥,相信我,没事!”

    然后诡异的事发生了,徐天德居然真的松手里了,一点没有挽留的意思!

    许易面带笑意,径直走去,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壮烈!

    “哎呀!徐天德,你咋不拦住许易兄弟啊!”刘基冲上前来说道。

    “啊?我这不拦住了吗!”徐天德一愣,看着自己的手掌,空空如也。

    “嗖!”

    一阵冷风吹过,徐天德像是白天见了鬼,他明明拽住许易兄弟,怎么一转眼人就不见了?

    许易走得很慢,整个人显得云淡风轻,很是骚包的拿出折扇,扇了几下。

    他也没有学武林人士,一下跳上擂台。其实他觉得走上去,一样可以气势非凡。

    “这小子,我服!就凭这分气度,可以的!”

    “可惜脑子有点问题!”

    “哎,许兄弟你咋想不开呢?”

    这场下议论纷纷,七嘴八舌。但是大家都不会对这场比武抱走期待,因为结果早已经注定。

    谁都不会认为这书生能打败驰骋江湖,一双肉掌可以开碑裂石的海沙帮帮主海通天。

    许易终于踏上了擂台,而海通天早已经等的不耐,道“好了没?小子,本座要开打了!”

    “等一下。”许易说道,面色严肃。

    “哦,临时反悔了。可惜已经来不及了,踏上这座擂台,生死不由己定。放心,我不会杀你,但我会让你后半辈子走不得路,在床榻之上度过。”

    海通天说道。这人本就长的穷凶极恶,不是慈眉善目的主。

    而海沙帮也是干的都是灰色交易。他这样说,没有人会感到愤怒,就是因为他有这份能力。

    许易不为所动,道“我要说的是!你们,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从今往后一百年,我就是你们新的武林盟主!”

    “而你不过就是本公子走在路上的一块破石头。一脚踢开就是!”

    海通天大怒,面色涨红,已经动了真怒,道“牙尖嘴利的小子,本来还想留你一命,现在看来,留你不得!”

    “大碑手!”海通天抬起手掌,一下劈来,虎虎生风。

    同时运起雄浑内力,在其手心冒出一抹灰色真气。这是内力附在手心的表现。

    两人本来就隔几丈远,对于武林高手而言。

    这种距离根本不算距离,海通天瞬间就已欺身而近,大碑手直接就从天而下向许易天灵盖劈来,仿佛要将他砸个稀里巴碎。

    海通天也仿佛遇见到了许易的下场,他很享受一掌将人拍的粉碎那种瞬间的快感。

    许易摇了摇头,海通天的招数在他眼里简直破绽百出。那一秒钟他能想出一千种方法,瞬间将死置于死地。

    “你真是太慢了!”

    许易不再废话,身体一侧,躲过大碑手。同时以咏春寸劲反手推其胸口,将之震退。

    海通天哪里见过这样的招式,被这寸劲打得连连后退,仿佛身体不似自己。只是这倒是其次,许易同时缩地成寸,瞬间又靠在海通天面前。

    无论海通天退至何处,许易都是寸步不离。海通天想要动手,但是他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动手能力,因为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双手。

    身体也只能被动的后移,如今只能眼正睁看着许易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结束了。”

    许易轻语,一指点在海通天的眉心,真气暗发,瞬间将其点死。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这场战斗来得快,结束同样也快。

    因为在吃瓜眼里的海通天就是被许易用手指点死的。他们不可能感受到海通天面对许易时,生死之间遇到的恐怖。

    生死不由己,生死一念间!

    海通天倒在地上,双目却已经黯淡无光,身体也没了气息。

    “海通天死了,那武林盟主是?”

    “是许易兄弟,是许易兄弟!”

    刘基第一个反应过来,不由自主的大叫,神色激动。

    一阵喧哗,一阵吵闹!整个场面直接炸了。

    许易是谁?谁认识?这样一个不知跟底的人怎么可以当江浙武林的盟主。

    再者许易杀了海通天,必然面对海沙帮无止尽的追杀。海沙帮不会因为海通天一起死,就会分崩离析。

    要知道,任何一门大派,帮主之位可是有着多人觊觎。海通天死了,那还有第二个海通天。

    “肃静!”

    一声清冷之声突然响起,整个会场立时安静下来。因为绿柳庄的主人发话了,这些帮派可不敢造次。

    赵敏见众人安静下来,再次打量擂台上的许易。这也是她第一次打量许易。

    赵敏发现许易其实外貌并不是怎么出众。她自小阅人无数,见过不少能人异士,但是很少有人身上有着如同许易这样难以言明的气质,如果不仔细观察,是万万觉察不出来。

    还有,赵敏很讨厌许易的眼神。因为她在许易的目光之中看不到普通人眼里的畏缩,畏惧。

    有的只是古井无波的平静,犹如死水的平静。又或者可以看做是漠视,漠视一切规则,自认为超脱规则之上。

    赵敏打量着许易。许易又何尝不是打量着她,这个世间少有的奇女子!

    “还不知公子姓名?”这是赵敏第一次主动询问一个男人的名字,因为以她的高傲,一般男子是入不了她的法眼。

    “许易。”许易淡淡开口,脸色宠辱不惊,语气风轻云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