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徒儿,你有血光之灾!
    “呼!”

    许易吐出一口浊气,看着丹田里澎湃的法力,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时隔今日,来到天墉城已经三年,修行已到筑基后期,果然修行不能一蹴而就。

    当今修行界,高手众多,卧虎藏龙,各种门派超然而立,当中以天墉城为最,派中有仙人坐镇!

    即使如此,修行界却有明确规矩,元婴及元婴以上老怪不得出山,干扰修行界之事。

    目的为了避免修行界的秩序会被这类强者给搞得混乱,进而给人间界带来难以想象的灾难。

    而元婴老怪这种级别的人物,的确闭下关动辄就要百年,一心扑在修炼成仙上面,也没心思管这俗世。

    所以当今修行界明面上最高战力顶天也就金丹境界。

    “我走的是剑仙一道,凭此战斗力倒也是能和如同的金丹强者,斗上一斗。”许易想道。

    “现在陵越师弟已经来了快三年了。怕是已经用不了多久韩云溪就会拜到紫胤真人门下,那时剧情开始,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安稳了。”

    许易盘算未来,从古剑剧情开始到结束,其经历时间最多不过五年。

    而**oss欧阳少恭后期可真是丧心病狂,为了制造永恒的国度,重现当年的蓬莱岛,居然将琴川整座城的百姓全都杀死。

    还用玉衡抽其魂魄,炼制丹药。

    将百姓尸体全部化为焦瞑,白天遇光灰飞烟灭,晚上重新化形变成人类,不死不灭,但是这样的人活着还有意思?

    而且这欧阳少恭偏偏修为无敌,智商无敌,还有着太子长琴的一半仙灵,一身实力就连紫胤真人都不是对手,这就很骚!

    许易作为天墉城的大师兄,以后怕是少不得同欧阳少恭接触,要是这**oss一个不高兴,使点手段把他灭了怎么办?

    “不行,我得赶紧完成任务,早点回归!”许易心想,仔细分析这次系统给出的任务。他发现这次任务压根其实就是一次寻宝之旅。

    为什么呢?首先主线任务就是寻找获得灵宝玉衡,作为穿越者的他自然知道玉衡的位置,主线任务没难度。

    支线任务那是一,获得上古十大凶剑其中一把,嗯,系统没有强制完成。

    二,斩杀噬月妖帝?呵呵,其实就是条狼狗!嗯,似乎有点难?

    这任务看起来就像是刷副本啊,刷法宝啊!简单加愉快。

    哪里像在倚天世界,又是当教主,又是推翻人家皇朝,又要攻略妹子,真是让人心情怎么都好不起来。

    剑阁门外,紫胤真人正在里面打坐调息。

    “师傅,许易求见!”许易大声喊道。

    “吱……”剑阁的大门缓缓移开,一丝光线照射进去,洒落在紫胤真人英俊的脸庞上。

    此时的紫胤坐坐一块黄色蒲团上面,神情淡雅,身体沐浴在阳光里,仙气十足!

    “何事?”紫胤问道。

    “师尊,近来修炼,偶感吃力,我想下山历练几年。”许易说道。

    紫胤听了,心里不由好笑?他这徒弟。修炼三年都抵人家修炼百年的成果,还说感到吃力?

    就是他当年也是从小修炼,到了三十岁才踏入金丹境界,花了大约也有二十多年的时间。

    “在天墉城修行不好吗?”紫胤问道。

    “好是好!可是徒弟认为在天墉城修炼实在太安逸了。我怕仙没修成,先修成呆子了!”许易小声说道。

    偷偷打量着紫胤真人,如果势头不对赶紧跑。

    “尽是歪理!”紫胤说道,神色严肃,盯着许易,使得许易毛骨悚然,不敢动一下,接而话锋一转,道“虽是歪理,不过说得还是挺有道理的!”

    “师傅,你这是答应了我……”许易问道,神色兴奋。

    只是许易话还没说完,只见两道白色光芒猛的飞来,快速无比,如同闪电一般,躲闪不及,进入到许易的丹田之中。

    许易心神一沉,落入丹田之中,只见这江道光温和的盘根在许易丹田上方的泥丸宫内,一动不动。

    “师尊,这是?”许易问道。

    “为师早就算到今日你会前来。只是这番下山历练,许易徒儿你有生死之劫。这是我留给你的两道保命剑气,在你遇到生死之局时自动触发,保护你。哎,天意不可改,为师只能帮你到这,退下吧!”

    紫胤不等许易回答,就关上了剑阁的大门,喟然长叹一声。

    许易有点懵,“生死之劫,一念为生,一念为死!”

    “靠,这不就是血光之灾吗!”许易嘀咕,带着异样的心情,离开了剑阁……

    第二天一早,天墉城百层天梯之下,许易来到这儿。在他身边站着两人,一是陵越师弟,一是芙蕖师妹。

    这两年里,二人变化很大。尤其是陵越,现在看起来更是与两年前的形象没有一点联系。

    看来是深受紫胤真人的影响,不苟言笑,虽然依旧年幼,但是眉宇间时不时不禁意间流露出成熟稳重的神韵,所以看起来更像是大家族的弟子,气质卓佳。

    至于芙蕖变化没有陵越这么明显,毕竟是女孩子吗!比较两年前也就个子是长高了一些,差不多已经触及到了许易胸部的位置。

    五官也是变得更加精致,皮肤白皙,透露着一点点晕红之色,有一种小小仙子的感觉。

    且身体逐渐发育起来,胸前也是微微的鼓起一些,不再一马平川,但还是可以忽略!

    “陵越,大师兄下山历练,不知多久。以后这天墉城就靠你来打理了,可不要让师兄失望啊。”许易说道。

    “陵越多谢师兄这几年的照顾,定不负师兄所托!”陵越抱拳,一脸肃然。

    “大师兄,你走了,谁给我讲故事,陪我玩啊!”芙蕖说道,伤心不已。她的同年父亲占了一部分,许易占了一大部分,在她幼小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子。

    “不是还有二师兄吗,让陵越陪你玩啊!”许易笑道。

    “哼!陵越师兄太闷了,整天就知道修炼,没有一点乐趣。”芙蕖鼓着粉嘟嘟的小嘴,可爱极了。

    “你呀,就知道玩,多向你陵越师兄学习学习。也不小了,好好修炼才是正途。”许易说道。

    “可是,大师兄你不也是经常偷偷去玩吗?”芙蕖问道。

    “你大师兄我,天资聪颖,乃是千年难得一见的修炼天才。区区修炼,当然不在话下!可是芙蕖小师妹,你不能学我啊!”许易笑道,丝毫不脸红。

    陵越:“……”

    “好了,不说了。我去也!”许易强自笑道。

    亦是,最是离别伤感!

    随后,许易手掐剑诀,如蝴蝶飞舞,变化莫测。脚踏飞剑,向着远方的天空飞去,化为一抹青虹,留下一道潇洒至及的背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