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初见百里屠苏
    这是一处荒野之地,人迹罕至,千里无人烟。

    周围尽是枯藤老树,景色凄凉,隐约空气里会不时传出一丝古怪的叫声。

    一座占地极广的院子坐落在这,看起来像是个大户人家。

    可是远远看去,除了这再也没有别的人家。

    突然一道光芒在这院子里的中央射出来,冲上了云霄,如同黎明之光划破了最后的黑暗。

    许易面色有些苍白,看着这周围的一切,顿时觉得十分邪门。

    自己刚进入自闲山庄,就被这里长年不散的怨气组成的地灵给拖入了幻境。

    如果不是最后关头系统提示许易,那么他还真会将幻境里的一切当做是现实。

    因为在幻境里面,他看到了自己最不愿意承认的事情,那就是他自己现在经历了的一切,只是他做的一个梦!

    梦醒了,许易就应该面对现实。看到这一切许易是恐慌的,是无助的。

    好在他意识里呼唤了一下系统,而系统也没断线,的的确确回应了他。

    致使许易信念大增,堪破了这令人不愿意承认的幻境。

    这自闲山庄的幻境被破,所以一眼看过去的无尽幽冥之气,纷纷消散殆尽。

    在许易的眼里它变成了一处普通的住宅,不再阴森,不再恐怖。

    “你是何人?为何来自闲山庄?”

    一道冷冽的女音从后方传出,像是千年不化的寒冰,冰冷无比。

    许易注意到来人。这是一名女子,穿着一身喜庆的大红袍,加上一副绝色之貌,艳丽无比。

    但是许易却是生不出一丝不轨念头,他只感到,心里边直直冒着寒气,快把他冻死。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女子比他强,强上那么一点?

    “见过叶姑娘。”许易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礼貌一点,温和一点。

    豪取强夺?许易觉得有些不可能。

    而目前剩下的就只有一种方法连哄带骗加忽悠!

    这百年在玉衡的作用下,叶沉香吸收了不知多少怨气,一身鬼道法术深不可测。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红袍女子叶沉香问道。

    “这不重要,重要的事对于百年前这里的发生的惨事我也知道!为何叶姑娘过了百年还不去投胎专世?”许易说道。

    “你懂什么?刘晋磊那个负心人不死,我是不会去转世的!”叶沉香凄厉的吼叫,面目扭曲,像是将这百年积累的怨气抒发出来一样。

    “刘晋磊早已经死了,叶姑娘难道真的不知道?”许易说道。

    “你骗我!刘晋磊怎么可能死了!”叶沉香喝道,身上的气势开始散发开来,变得极不稳定。

    许易表面上不为所动,但是心里却是慌张眼死,道“你真的不知道?刘晋磊早已经自尽在贺文君的坟前。”

    这句话说完。叶沉香整个崩溃的气势消失不见,眼神变得落寞起来。

    遥远的记忆慢慢浮现,当年变成鬼魂之后寻找刘基晋磊复仇,找到的却是早已经死去的尸体。

    叶沉香喃喃自语,道“原来晋磊早已经死了。”

    “叶姑娘,就算刘晋磊活着,你真的会杀他吗?恨又多深,爱也就有多深!”许易说道。

    突然盘膝坐下,口里念念有词,一阵佛声呢语,这是佛门的往生咒,专门超度亡魂所用!

    叶沉香没有反抗,只是变得落寞,变得让人心疼。

    许易念完了往生咒,这里已经没有叶沉香了,有的只是一块翠绿的玉衡碎片。

    “愿你来世幸福,寻得一个真正为你之好的人。”许易祝福。

    转身离开了自闲山庄,叶沉香并不是什么凶煞之鬼。

    抛却其它,她也只是一名十八岁的懵懂少女,有着对爱情的梦幻。

    叶沉香身陨的那一刻,她的生命永远定格在十八岁那年。即使做了百年冤魂,依旧分毫未变。

    “叮,主线任务收集玉衡(完成),宿主在本世界还可逗留一月时间。”

    高空之上,许易耳旁响起了久违的系统声音。

    许易看了一下任务面板,主线任务已完成收集玉衡已经完成。

    支线任务之一寻找上古十凶剑之一也完成,只剩下一个斩杀噬月妖帝的任务。

    “以我修为对付这狼王怕不是对手!”许易心中沉思,果断暂时打消完成这任务的念头。

    “离开天墉城已经六年,是时候回去看一下了。”

    留下一声低语,许易化为流光飞速掠去。

    ……

    天墉城依旧是修仙界第一大门派,远远看去,这里云雾缭绕,仙气飘逸,真乃难得的仙家福地。

    百阶天梯上,铺满了晶莹白玉石,光华夺目。

    一名穿着蓝色服装的美丽少女正百般无奈的坐在上面,小手玩弄着自己披在香肩上的几缕秀发,嘟着小嘴,可爱极了,口中气气说道“大师兄什么时候回来,芙蕖想要听故事。”

    在少女身后的石墩后,同样有着一名穿着蓝袍服装的弟子,正将自己的头颅拉出去,竖着耳朵偷听,像极了一只长脸大驴。听得少女的话,立刻跑了出来。

    “芙蕖师妹,师兄这里有故事你听不听?”这男子跑了出来,面带笑容,眼睛里丝毫不掩饰那浓浓的爱慕之色。

    “大师兄!”芙蕖一转身,看到来人,面色一黯。

    “怎么是你,陵端。”芙蕖变得神色变得冷淡,对眼前的男子没有好脸色,直接离开天梯。

    陵端愣住,久久说不出话来,直到芙蕖走了没影。

    后山剑阁,许易时隔多年,故地重游,看了依旧没有变化的景色,不禁感叹。

    “你是何人,竟敢擅闯剑阁!”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

    许易看到来人,眼神一亮,暗道,“这年轻人长得真他吗帅!就比我差那么一点点。”

    来人见许易不说话,但是又没有发觉敌意,倒是一时没有动手。

    许易打量着来人,比起叶沉香这块千年不化的寒冰又不同。

    眼前这人是将冷漠刻在了心里面,变成一道厚厚的屏障,阻断所有人进入。

    “莫非这人就是百里屠苏?”许易猜测。

    “喂,木头人,见到师兄,就是这样的态度!”许易笑道。

    百里屠苏大懵,遥远的记忆慢慢浮现出来,想起小时候陵越师兄告诉他的话,“屠苏,师尊门下还有一位大师兄。若是有一天见到你大师兄,一定要小心!要小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