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苦情树 说话了!
    “喝...法相天地!”

    随着一声竭底嘶里的呐喊!轰隆隆,地动山摇,一股强大的妖气扩散四周。

    场面顿时变得浩大不已,整个涂山生灵都感受到了来自这股新生澎湃的妖力。

    双生峰,寒冰洞。

    静谧的涂山红红感知这股来源于涂山雅雅的深蓝冰系妖力,娇躯微微一颤,睁开碧绿的灵眸,却没有丝毫感情波动,随后又慢慢合上。

    涂山藏经阁。

    某个勤奋女孩涂山容容正在遍览群书,充实自己,强大自己,希望做一个可以保护姐姐,撑起一片天的妹妹。

    “这是雅雅姐的妖力!好强大。”涂山容容眯着只剩一条缝隙的眼睛,露出深褐的瞳孔,嘴角轻瞥,露出一丝微笑,似乎是猜到了什么。

    苦情树中心外围的妖王一带,全部被惊动,看着这场惊心动魄对决,也纷纷做起了吃瓜群众。

    在许易的眼里,涂山雅雅的身体无限拔高。

    由娇小的萝莉一下子变成了小山大小的巨人,视觉冲击力不可谓不大!

    “妖族的法相天地吗?”许易喃喃自语。

    虽然此刻涂山雅雅的气息变得强大无比,但并非不可控。

    且这种突然暴涨的力量并不能持久下去,所以对他构不成多大威胁。

    “嗝...怕了吧!”涂山雅雅打了一个饱嗝,像是个女醉鬼!没有一点少女的矜持。

    原因就是刚才一下灌了太多无尽酒壶里面的酒水,现在感觉脑袋里都被酒水浸泡了,思绪紊乱。

    “不就是变大了吗?有什么了不起。”许易笑道。

    “可恶,臭道士,我要揍扁你!”涂山雅雅大声吼道。

    从她嘴里喘出的气流直接将空气给冻结了,带来了一阵寒冷刺骨的冷流。

    同时抡起不知放大多少倍的秀拳,朝着许易砸来,同时伴随而来的更有一阵巨大强力风流。

    许易面露微笑,反而收起了剑气,在暗处躲藏的众妖王眼里,只见他慢慢抬起了自己的手臂,手掌握成拳状?

    难道这个人类想要用拳头抵抗开了法相天地的妖族?

    莫不是得了失心疯,傻了?

    于是在众妖的目光中,一只大得不能再大的拳头,一只小得不能再小的拳头,就这么亲密零距离的触碰!

    然后就是由于碰撞产生的无形之法力,如同声波一般一圈一圈向四周扩散而去。

    大地崩裂,草木皆飞!掀起了一股堪比十级飓风余威所产生的威力。

    “啊,好痛!”

    这惊叫声是来自涂山雅雅的,带着醉意的她不断摩挲着自己的小拳。

    肉眼可以看到,就在她白暂的手面拳骨上有着一处红淤紫青。

    这一幕!众多路人妖王皆是惊呆下巴!

    什么情况?不是自从天地初开,人类妖族同时诞生,一个认为天地之灵,一个认为万物灵长!

    不是都说人善智而不善力,妖善力而不善智的吗?怎么现在怎么完全反过来了?

    许易的**力量有多大?在地球他用超神学院的暗网络系统测算过约四十九吨有余,换算成斤来算也就九万八千左右。

    孙大圣的定海神针有多重,也才一万三千九百斤!

    涂山雅雅没有法相天地之前力量有多强?以她的境界目前顶天了也就一吨左右。

    但是施展了法相天地的加成下能够达到四十九吨吗?答案是否!

    再者许易控力入微,他可以将全身**力量聚于一点。

    想象一下四十九吨的力量在一点上爆发,那将会产生多大破坏力。

    只不过由于**上的限制许易虽然体能是人体巅峰,但依旧属于**凡胎,身体承受不住长时间使用这种力量。

    即使如此,许易刚才与涂山雅雅对拳的过程中,发现其力量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强,及时收掉了六层力量。

    但就是如此,将力运用于一点的爆发,涂山雅雅仍然吃痛不已!

    “服了吗?小狐狸。”许易背负双拳,道袍飞舞,一副世外高人做派。

    “服个屁!!!!”涂山雅雅直接爆粗口。

    直接抡起秀拳一番狂轰滥炸,犹如暴雨连绵不绝。

    而许易更像是骇浪中的一叶扁舟,随波逐流。似乎下一秒就会被这无穷凶险的海浪吞噬掉。

    但是偏偏总是差那么一点点,紧紧扣住了在场诸位的心弦。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死死的憋住!

    可怜这片美丽的花海,被轰炸摧残的不成形了。

    无数的花精灵四散逃离,眼泪滴溜,转来转去,看着暴躁的涂山雅雅,嘴角委屈的瘪了起来。

    容易吗?我们作为花精灵容易吗?这小祖宗每天都来祸害我们,真是过分!

    “可恶,怎么一下子打不着?”

    涂山雅雅打得那是香汗淋漓,气喘吁吁,纯净明亮的眼神里一阵迷离,看来是酒劲上头了。

    “不...行,臭...道士,本小姐...得先睡...会,睡醒...了再...和你决...一胜负!”

    留下了几句含糊不清的话,涂山雅雅还没解除法相天地的状态,直接倒地呼呼大睡,琼鼻上挂着一串又一串的气泡...

    紧接着,一道绿色的光芒拂过了涂山雅雅的身躯。使其小山一般的身体逐渐变小,恢复至正常大小,正巧落在了距离苦情树不远的地方。

    苦情树下,许易纵身飞来,看着四仰八叉,呼呼大睡的涂山雅雅,笑道“真是个熊孩子!”

    但是随后紧紧眉头紧皱,似在思索。

    那道柔和的绿光,将涂山雅雅的法相天地解除。

    是另外一股陌生的妖力,充满着一种古老的气息,中正平和,带着勃勃生机。且不是许易所知的涂山任何一只妖怪所具有的!

    “年轻的人类不用猜了,吾就在你的面前。”

    一道苍老的声音缓缓在许易的心头响起,用着类似于精神交流的手段。

    许易茫然的抬头,然后环看了四周无果,最终放在了苦情树上面。

    “是您,苦情树灵?”许易试探问道,同样也是神识传音。

    “对,就是吾。吾乃是苦情树灵,亦是涂山的守护者。”苦情树灵说道。

    “见过前辈。”许易面色恭敬,执晚辈礼,稍微鞠了一躬。

    “呵呵,你这个年轻的人类倒是有趣的狠。对我一个妖怪行礼,不怕违背你们人类口中常说的人伦德行?”

    苍老的苦情树灵笑道,其身上的枝叶根茎簌簌抖动,一片片锈红充满岁月的叶子纷纷掉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