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论“剑心”的重要性!
    这是一副奇异的的场景!

    诸多依附在花海草木之灵表面的寒气冰晶,被一抹抹翠绿如同荧火的芒拂过,缓缓消融,化为星星点点渐渐消失。

    被涂山雅雅破坏的花海,以肉眼可见的恢复速度,渐渐变幻如初,繁花似锦,充斥着一片生机之力。

    “这是?”许易疑惑看着眼前的苦情树。

    “呵呵,只是一些简单的草木法术运用,雅雅这孩子实在太顽皮了。”苦情树灵笑道。

    这是简单的草木法术?打死许易也不信会有如此造化之力。

    眼前的苦情树灵起码是活了几千年甚至过万年的大妖怪,一身妖力如同深不见底的幽潭,让人望而生畏!

    许易不明白苦情树为何要在他面前显化神通。

    “年轻的人类,多谢你救了红红,容容这两个孩子。她们是我看着长大的,吾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但于吾是涂山的守护者,是不能离开涂山范围之内的。”苦情树缓缓说道。

    “这没什么?在下并不是一气道盟成员,只是一介散修,所以人与妖在我眼里无甚差别,都是这芸芸众生的一员。且为恶就杀之,为善就救之,胸怀坦荡即可。”许易侃侃而谈。

    “好一个胸怀坦荡!若是天下人类妖类都是如此,怕也不会争斗了千万年,两族之间的仇恨也不会到如今达不可缓解的地步。”苦情树叹道。

    虽然在许易眼前的只是一颗参天大树,直入云霄。

    但是他似乎却能透过厚厚褶皱的老树皮感受到苦情树心里的沧桑,看透世间百态之心,以及淡淡的无可奈何。

    “或许未来的人类妖类就可以和平相处吧!完成这个自古以为最伟大最艰巨的理想。”许易悠悠说道。

    想起了六百年后的现代,那个时候的人妖关系和睦,每一只妖怪都是实名登记,和人类一样有平等的身份。

    可以同人类一样光明正大的上街购物,互相交友,一起学习,更有甚者再来一场轰动的人妖之恋!受到世人美好祝福。

    “希望吧!年轻的人类,吾观你修为不俗,剑气锋芒毕露,世间少有匹敌。

    只是似乎却缺少了一样东西,这样东西对你的重要,意义非凡。”苦情树说道。

    “缺了什么?”许易不禁好奇问道。

    他师承紫胤真人这个货真价实的剑仙,一路修行可谓开挂一样,高歌猛进,却不曾想现在居然有妖说他的剑有问题?

    “吾知人类第一剑修世家王权,其每一代传人皆修剑心。修得剑心,万法不侵,一剑破万法。”苦情树缓缓说道。

    “你的剑气凌厉,但是徒有其形。空有个外壳,就像是照葫芦画瓢一样。

    得其形式!却无其髓意。

    但即是如此你的剑气却是强大无比,由此可见教你剑道之人,剑法之高超世所罕见!”

    “剑技有其尽,而剑道却无穷。找到剑心方可可以走的更远。”

    悠悠沧桑的话语缓缓流进许易的心里,使其心神大震!

    苦情树所说的话,意思其实很容易懂的。

    通俗点讲就是劝许易开拓创新,斩出一条新路。

    摆脱紫胤真人剑道的影子,悟得属于自己剑心之意,这样才能走的更远!

    这就是一般小说里面的梗!鼓励主角创造功法,开创一条前无古人的大道,然后就无敌了。

    纵观许易修仙之路,其一身所学大部分全都来自紫胤真人的“太初剑决”。

    太初剑决集紫胤一身大成剑道于其中,可谓之难得的剑仙秘典。

    对于紫胤真人的剑道剑心,许易也是不甚了解。

    据其所说,修的乃是无情剑道,断情绝欲,不染俗世尘埃。

    但是许易知道,这个便宜师傅非常的不简单。

    天赋绝伦,世所罕见!

    的确如其所说修的是无情剑道,摒弃了七情六欲,只愿成仙!

    但是后来紫胤真人又在红尘里炼心悟道,明悟情之一字。

    剪不断,理还乱!若抛弃了感情,那还是人类吗?与之问道初心不符。

    自从收徒百里屠苏之后,为之受伤,损失功力。

    可谓仙途坎坷,但如此,反而心境却是越来越圆满,无亏。

    经十年闭关,终于一朝得悟,明悟初心,将无情剑道转化为有情之剑。

    无情之剑藏有情之心!

    大道虽无情,但人心却不能!

    而从侧面上讲许易就是在复制紫胤真人的成仙之前的路。

    但许易并不一定会成功,可以走到最后,因为紫胤真人的一路并非坎途,有东西却是不可复制。

    若是许易也学紫胤真人学习无情剑道,但他却不能保证到最后自己能逆转剑道,转换无情剑道为有情之剑。

    “剑心吗?”许易思绪万千。

    他不是个意志容易动摇,极易受到外物左右的人,尤其是关乎身家性命的事情上面。

    苦情树灵说的话,并不会让他听完,就立刻改变修炼方法,动摇他的意志。

    然后再闭关个几百年创造属于自己的一条康庄大道。

    “年轻的人类,你的路还很长远,剑心之悟需要机缘,你也不必妄自菲薄。”

    苦情树灵见许易沉默不语,以为其受大打击,不由出生安慰。

    “多谢。”许易微微一拜,谢其指点迷惑恩情。

    苦情树的话虽然没有多大用,也不能左右改变许易的想法。

    但是有一点却是说的不错,让许易注意到了,其一直所忽视的东西。

    开玩笑?身为剑仙传人怎么可以没有剑心?

    “不知前辈可有妙法助晚辈领悟剑心?”许易询问道。

    “吾是妖修?怎么会人类的剑道。不过有一点年轻人你得记住,也就是你之前说的那句话。

    要胸怀坦荡,敢于直面本心!

    明白自己真正想要什么,但求无悔?”

    “哎呀,吾今天说了好多话,吾要小睡个几百年休息一下。”

    苦情树说完就没了声音,也许真如它所说,已经休眠去了。

    反正看这一颗几百米高的苦情巨树本体,许易也看不出什么花样来,其到底是不是在睡觉。

    左右横竖看看不也就是一块更大点的木头?

    “说了等于没说?”许易嘀咕了一声。

    “呼...呲...”

    一阵阵呼噜声此起彼伏,清脆响亮。

    看着地上不忍直视,呼呼大睡的涂山雅雅。

    许易不禁摇了摇头,随手将之提了起来,纵身飞起,化为一道剑光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