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面具”人来袭 与哪吒?
    这个世界很大,大到没有边际,也没有人走出去过。

    有人将五大妖国以及人类这片沿海区域称之为“圈内”。

    而除此之外的世界被称之为“圈外”。

    “圈外”之物多为危险邪祟之物,凶险莫测,意图染指圈内众生。

    因为在圈外之物的眼中,圈内就是圈养的牛羊,只是在等待猎人前来宰割的家畜。

    这很残酷,令人难以接受,但的确是事实。

    所以在很多年前人类先人未雨绸缪,就在边境之地高筑了一堵高达百丈“天门”,派人长年驻守。

    表面上对外称是为了抵御妖族,阻止妖族进入人类区域。

    但是实际上真的目的就是为了将来大劫,抵御“圈外”的入侵。

    ……

    巍巍天门,高耸入云,一眼看去,似乎没有尽头一般。

    许易盘腿坐在青凤剑上,手掌放在额头上做出眺望之势。

    “如此神迹,怕也是只有后世长城可以比拟一番。”

    自言自语说了一番话,许易看了天门墙头,终于有了动静。

    那是一名白发老翁,穿着灰衣灰袍,御剑而来。

    其看起来鹤发童颜,仙风道骨,颇有得道高人之资,只是下巴一小搓半尺山羊胡须稀里巴碎,像是好久没有梳理过似的,又给人一种邋遢之感。

    如此两种极端的反差出现在此人身上,倒是让人不禁侧目。

    “年轻人,所谓何来。本道天门上人,乃东部边塞天门的守护者。”老者淡淡开口。

    “在下许易,一介云游道人,这几年在妖地走了一遭,如今方才返回人族之地。”许易回道。

    “哦!”天门上人听得眼前之人去过妖地,浑浊的眼里露出异色。

    且还呆了几年,不由对许易高看一眼。

    “一气道盟有明确规定,入天门边防者,须有道盟身份令牌。否则一律拒入。”

    天门上人的目的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不给许易开后门。

    就是因为他听了许易乃是散修,无门无派。

    “天门上人能否通融一下,或者还有其它方法。”许易问道,面带笑容。看起来人畜无害。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尤其是道盟条规。年轻人老夫给你指条明路吧。

    看你来的方向应该是涂山狐域,你原路返回绕过涂山,前往连接西西域的天门城防,那里有专门接引你这种散修的地方。”天门上人淡淡说道。

    听了天门上人这番话,许易面上笑意渐渐收敛,这老头看着慈眉善目,没想到心却是黑的一塌糊涂。

    一本正经满口胡说八道,欺负我年轻,阅历浅,老实人是不?

    若是听这老头的话真的屁颠屁颠去了西西域,鬼知道那里会不会向他所说那样。

    搞不好就是东家说西家,西家看东家,来来回回,如此反复无常,那是不会有结果的。

    “前辈,万事皆有一线生机!您看?”许易问道,语气加重了许多。

    天门上人人老成精,哪里不知许易意思,淡然开口道“你看到了后面的百丈天门了吧。如你所见,这天门乃是一口防御法宝,若你能凭借一己之力将它劈开。大路朝天,年轻人你可以随意走。”

    “呵呵,那晚辈献丑了。”许易轻笑。

    “年轻人,真是不自量力。这天门乃是道盟第一法宝世家李家老祖所铸,是罕见的极品防御法宝。

    再者老夫多年镇守边防,早已经将它练成本命法宝,你怎么可能将它劈……”

    一道银色剑光如同闪电划过...

    “噗呲!”

    话还没说,天门上人一口老血喷出,眼睛睁得老大,像是要突出来一样,差点从天空掉了下来。

    “这怎么可能!”萎靡无力的声音,乃至对人生的怀疑,天门上人感觉自己的世界一片灰暗。

    许易收起了青凤,飞到了天门上人面前,说道“老家伙,本座可是忍你好久了,非要逼我出手。从未见过你这种不知廉耻之人!”

    “噗呲!”

    天门上人一听,老眼翻白,又是狂喷一口老血,身体摇摇晃晃。

    带他回过神来,许易早已经消失不见。

    天门外墙表面,一道宽约三丈深不见底的裂缝露出,从外可以看到里面的一切。

    “嗖,嗖...”

    一阵阵冷风吹过,那道裂缝像是生生刻在了天门上人的心头,久久不能缓复过来。

    “哎,老啦,该醒醒啦,现在的年轻人啊...”

    徒留一声叹息,婆娑佝偻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天门的缝隙里去了。

    ……

    天门之墙那边,许易的心情是非常爽快的,狠狠出了一口心中恶气。

    然后,还每没飞一会儿。许易就高兴不起来了,就在他前面有着一人把他给堵了。

    此人长发飘飘,御剑而来。身穿白色银袍,随风鼓荡,在空中发出猎猎声响。

    看上去器宇不凡,像是个翩翩浊世美公子。

    唯一可惜的是,此人面上带着一张笑脸面具,与其高深莫测的形象不搭。

    不过看此人气场,想来面具后的真容也不会差到哪去。

    “你是谁?天上这么广阔,干嘛非挡在本座面前。”许易问道。

    “天门上的裂缝是你斩出的吧,剑法不错,有资格做我对手。”笑脸面具人淡淡说道。

    其嗓音听起来很好听,有着一股异样的磁性。

    清凉里带着暖意,潇洒里带着不羁,堪称异性大杀器。

    “我靠,这小子谁啊?比我还嚣张,观之修为不过筑基后期而已,这么狂妄!”许易心里不由嘀咕。

    “说白了,你这是找茬的!”

    许易缓缓抬起青凤,遥遥指着对面的笑脸面具人。

    笑脸面具人看着许易手里的青凤,不由赞道“好剑!可惜用剑的人却不懂剑。”

    感觉被无视了,许易很愤怒,后果很严重。

    “废话这么多!”许易手挥青凤体内剑元法力流转。

    一股无形的剑气斩击过去,如同一把银月弯刀,破开时空之距,瞬间到达面露人的身前。

    “不错的斩击!记住了,吾名王权。”笑脸面具人五指化作剑指,只是淡淡那么向前一挥,许易进击的剑气瞬间土崩瓦解,消散于无形!

    “这怎么可能!”许易不可置信又挥了几道剑气,但无一例外,全部没有近身就被面具人瓦解掉。

    这货是开了挂吧!无敌挂?

    “哈哈...鲁班面前弄大斧,王权门前耍仙剑。”

    一阵长笑,又是一人从远处飞来。

    此人面带火焰面具,脚踩赤焰风火轮,肩扛一项乾坤圈,一条红色的绫缎红绸混天绫。

    这货是?哪吒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