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始祖断生vs天地一剑
    “这是什么剑!怎会生得如此丑陋?”

    一柄黑铁疙瘩横空降世,其剑身四周尽是乌黑浊气,混杂无比。

    王权霸业面露后的神情惊愕,不知用何言语来描述。

    “哈哈哈,这剑真是太丑了!这个道士怎么拿得出手,笑死我了。”

    李去浊捧腹大笑,就这样站在空中,姿势极尽骚气。

    “笑什么笑!”许易不满说道。

    这把可是在古剑世界的天下第一剑始祖断断生!

    就是因为剑灵已死,剑魂已亡,失去了往日神威,才会被他轻易得到。

    但即便如此,许易也断生搁置了许久,就是因为它的造型看来实在太不堪,拉不下脸用它。

    可是现在青凤剑受损,无法再与王权剑争锋,只能出如此下策。

    始祖断生剑虽然没有了剑灵,没有了神性,但是其材质却是世间罕有珍贵神料铸造而成。

    当年襄垣身为蚩尤之弟,却在习武之道上没有丝毫见树,他心不甘如此。

    为帮其兄蚩尤征战天下,选择了铸剑一道,炼战争之兵。

    之后不辞劳苦,亲自前往不周神山求取上古大神火神祝融之源火“燎原火”,金神蓐收之源金“烈瞳金”,水神共工之源水“玄冥水”,风神飞廉之源风“青萍风”所铸。

    以燎原火熔炼,玄冥水淬冶,金铁铸就,榣木制柄。

    再加上血涂之阵的逆天神威,拘禁万颗怨煞之魂,以及襄垣铸剑师的灵魂,便成就第一凶剑。

    如此材珍,天下罕见,即便剑灵死去,万千怨魂早已烟消云散。

    其剑身之质,也绝非王权剑可以抗衡!

    许易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以始祖断生之质抗衡王权剑之意。

    他就不信以始祖断生这神级材料铸就的剑身还抗不过王权剑之锐。

    王权剑在轻微鸣叫,不停抖动。

    王权霸业感受到了来自王权剑里传出了一丝跃跃欲试的战意与颤抖。

    “这把丑剑有古怪!”王权霸业心里想道,提剑迎战。

    许易没有废话,提着始祖断生就是一顿猛砍,乱劈。

    “铛,铛,铛!”

    两人在空中不断交击,化为黑白二道极光,来回纠缠,使人不禁眼花缭乱。

    且同时变幻着不同位置,忽上忽下,神出鬼没。

    剑与剑之间的相碰,更是发出**力波动,剑气纵横,无边无际。

    如果此时有人靠近二人战圈范围,怕是会被两人剑法之力生生搅碎。

    那李府二公子李去浊也是闪退好远,心有余悸看着那边战至正酣的二人,道“真是两个疯子,战起来跟不要命似的。老大也是的怎么会无缘无故招惹这种难缠的对手。”

    其实这也不怪王权霸业,用剑高手之间会相互感应,见到和自己差不多的同类人,都会忍不住“切磋”一番。

    王权霸业剑法高深,更有一式来源于血脉传承的王权剑意,其王权剑乃道盟第一神兵足以压制一切同级别的神兵法宝。

    可是许易的始祖断生虽然没有灵性,但其根源乃是神级法宝,等级不知高了王权剑多少。

    所以这种剑势的压制对于许易来说可以直接无视。

    而此刻许易更是放开了心灵,处于一种空明状态。

    不拘泥于剑气术,乃至于太初剑决本身,战那个酣畅淋漓。

    许易本就是内家高手,心灵境界高深!

    将一身拳势化成剑势,以“秋风未动蝉先觉”的心灵境界捕捉王权剑法,算其招式。

    如同武侠里的独孤九剑料敌先机,看出破绽,一击而破。

    此刻的许易没有剑法招式,一切只凭心意,福至心灵,心想事成!

    到最后,这场比试的最后完全变成了剑者之间剑法的比拼。

    王权霸业连连招架,额头已经冒出冷汗。

    他领悟剑心,剑法无双,可以说先天上压制许多剑者。

    但是这剑势之压此刻面对始祖断生却是一丁点效果都没有产生。

    反而使此人剑势凶猛如龙,如同海浪汹涌,狂风暴雨击打出去。让他生出了一丝不可匹敌之势。

    王权霸业的剑势逐渐弱了下去,被许易死死的压制住。

    他很憋屈!因为明明他剑道境界比许易高,但却被压着打,实在难受。

    “比剑!最好专心一点,分神可是不对的。”

    许易轻啸一声,面露笑意,破空刺去。

    同时手腕以一种诡异的弧度旋转,始祖断生仿佛黏在了王权剑上,随之而动。

    有着一股莫名吸力,使得王权霸业的身体不得不被引动,旋转起来。

    如怒涛,如狂风!

    如坠深渊,如陷泥潭!

    如太极之意,刚柔并济,阴阳转换!

    紧接着王权霸业勃子上就感受到了一抹冰凉之意。

    “我输了!”

    这一刻,风停了,时间静止了!

    但这认输之语却如同晴天霹雳。

    道盟第一王权世家,天地一剑认输了,可谓古今往来头一遭!

    吃瓜群众李去浊面上一副夸张的表情,嘴张得特别大,足以塞下一颗鸡蛋。

    王权霸业看着横在自己勃子上的黑疙瘩。神情复杂,他不甘心,但他真的输了!

    “此人一身法力雄厚,剑法怕是已经到达“技”之巅峰地步。无中生有,妙偶天成的境界!”

    心里思量着,王权霸业又不得不佩服无比。

    古往今来,人类通过对法宝的研究。发现无论是人或是妖,法力其实存在着“体”,“技”,“心”三种属性!

    法力的运转强度称为“体”,法力的运转方式称为“技”,法力的控制力称为“心”。

    而无论法宝还是剑招,那都是通过法力驱动运转才会产生神通之力。

    “呵呵,倒是心胸坦荡啊,直面失败!”许易说道,拿下了架在王权霸业脖子上的始祖断生。

    “在下王权霸业,我收回刚才对你的一番贬低之辞,希望道友不必介怀。”王权霸业说道。

    “在下许易,散修一枚。其实你也没说错啥!修了这么多年的剑法,依旧不明剑心之意,的确是个剑道门外汉!”许易摇头说道,有些颓丧。

    “许兄,大可不必介怀你大可不必介怀。我观你“技”法一道已攀巅峰,怕是当世也没有几人能与你相较,剑心之悟也看机缘,强求不得。”

    王权霸业出言安慰道,充满磁性的声音,如同三月的阳春白雪滋滋落入心房。

    明明很有爱的话,很真诚的安慰。

    但是许易不禁感到一丝头皮发麻,连忙和王权霸业保持距离。

    “靠,这两个家伙!刚才打生打死,不可开交,怎么一转眼就变得如此亲密无间!难道这就是所谓男人的激情都是用双手打出来的?不行势头不对,我得劝劝老大不能误入其途。”

    李去浊心里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奇思妙想纷至沓来,在空气中嗅到了一丝丝不妙之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