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南国之行
    人族边境,与各大妖族区域接壤相邻。

    “有许兄随行,恐怕这次的南国之行也会方便的多。”

    高空上,几人御剑飞行,活如剑仙一般潇洒。

    “我说王权兄弟,你能不能把你脸上那张面具给拿掉啊,本道看了就不自在!”许易说道,看这笑脸面具十分不爽。

    这王权霸业生得那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貌似潘安,妥妥帅哥一枚。

    只是带着这张“笑面具”,着实感觉瘆得狠。

    “呵呵,许兄弟教训的是,但在下却不能把它拿下来!”王权霸业说道。

    “听闻我南国人族边境那边出现妖物作祟。许兄有兴趣和在下一起去降妖吗?”王权霸业问道。

    “不去不去。到了南国,我在那里的有妖气”分店等你们就行了。

    这几年云游四海,还没好好享受一下了,除妖这种又苦又累的活本道可不干。”许易连忙摇头。

    “那真可惜了!”王权霸业摇摇头,也没有强求。

    几人再次加速,化为剑影,极速穿梭与天地之间。

    ……

    南国边境,到了这儿,许易就同王权霸业,李去浊二人分别,各自留下可以联系的方式。

    之后许易就迅速在这边疆小城里面找了“有妖气”的分店,旁若无人的开始胡乱吃了起来。

    其实这地段人烟稀少,连人影都少见!

    再者这边陲之地,天气变化无常,终日愁云不散。所以平常就很少有人但这儿来。

    这不!刚坐下没一会儿,外面的天就下起雨来,灰色的雾气就将这座小城给慢慢包裹起来,至至吞噬不见。

    “老板,来间上房!”在外面的丁点雨声里,传来一道声音。

    这声音充满着傲慢之意,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应当!

    同时那身影出现在客栈的门槛外。

    那是一名穿着灰青道袍的青年男子,嘴角弯起,神色高傲,眼里尽是飞扬之色。

    扎着高耸的道簪,光亮的脑门口有着两搓细发自然垂落而下。

    其后不止他一人,还随行二人,看之夜不是寻常人。

    尤其是其中一火红色衣服的站在雨中,四周不断冒出水蒸气,细看原来是天上的雨还没接近此人三寸,就被其一身的炙热火意,给蒸发干净了。

    许易只是稍微瞟了一眼就不再看了,小角色而已,注意干嘛?

    “请,客观请!”店小二躬着腰,腆着笑脸,乐意迎迎的说道。

    那道袍青年大甩道袍,抬起脚,大步踏了进去。

    “这里怎么还有人?”道袍青年不悦说道。

    “是这位道爷先来的。”店小二小声回道,生怕眼前这主一个不高兴把他咔嚓了,反正这里是边陲之地,向他这样小的人物死活是不会有人在意的。

    “我吃饭不喜有外人在,再者我身后的朋友也不喜。”道袍青年说道。

    “这可如何是好?”店小二面色冒出冷汗,神情犹豫不绝。

    他是个小人物,为什么这些大人物总喜欢找他们这些人的茬呢?

    “石兄,这小二又不能做主,你为难他有什么劲?”后面白袍,羽扇纶巾,一副书生气的青年说道,面色温和,看起来似乎平易近人!

    “西门兄,此次我石墨做东邀你和赤兄二人前来斩妖,招待岂能不周。”这青年道人石墨说道,看着老神在在的许易神色不善。

    石墨走到了许易的更前,面色倨傲,说道“看在大家都是人族道盟的一份子,我不为难你。你自己自便离开这座客栈,我不喜欢有人打扰。”

    听了这垃圾话,许易面上露出一丝笑意,觉得自己是不是很好欺负?

    石墨自然看到了许易面上的笑容,以为他不再意,便说道“我观你道袍陈旧,看起来邋遢无比,不属于道盟任何一家,定是个没有背景的散道吧。

    知道我是谁吗?道盟十大世家石家二子,可以这样说吧,如果你不答应,我让你消失都简单的很!”

    说道后面,石墨的语气已经变得不善,威胁意重。

    “哼!”

    许易冷哼,笑容收敛起来,带着一丝玩味,从其眼里射出一道精芒进入石墨的脑海里去!

    “这是哪里?”

    石墨发现自己一转眼已经换了一个地方。这里一片虚无,像是在天穹的顶端,一忘无尽,尽是白色气体流转。

    “你在看哪里?蝼蚁!”

    在石墨的眼前上方缓缓出现一顶翡翠石玉制成的不朽王座,其散发着万丈霞光,神圣无比,同时弥漫着一股威压使他忍不住想要匍匐跪下,膜拜神灵!

    “还不跪下!”许易端坐于王座之巅,身披万丈彩霞,四周氤氲之气环绕,如那掌控诸天主宰的大帝,威压十方大地。

    “扑通!”

    “扑通!”

    ...

    一道一道脑壳撞击地面的脆响,很有节奏韵律。

    “没想到这道爷长得人模狗样的,居然这么怂包!”店小二眼底忍不住露出一丝鄙夷之色,还有一丝畅快。

    然后看向依旧淡定不已的许易,眼神里那是充满崇敬之意,

    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就差把他当神仙供了!

    “石兄,你?”书生打扮的道人,看着这奇异一幕,不由惊目堂舌。

    石墨道人依旧不停的原地磕着头,头破血流还不自知。同时嘴里念叨着一些叽里呱啦,听不清的鸟语,似乎还在忏悔!

    玉面书生见此,一道法力输入石墨道人的身体里去。然后石墨停止了磕头之势,目光迷茫。

    “我这是怎么了!”石墨自语。

    “这只是小惩大诫!”许易平淡的话出来。

    玉面风君西门吹沙许易对上了许易的眼神,不禁心脏狂跳,感觉一身法力不能自己。

    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啊?摄人心魂,夺人魂魄,用一个简单目光!这得多强的修为?莫不是道家的金丹真人,阴神大能!

    那石墨更是不堪,看到了许易,立刻连滚带爬跑了出去,跟活见鬼似的。

    “西门吹沙,这石墨怎么回事啊!如此不堪,真丢我等道门脸面。”一身红袍的年轻道人赤霄问道。

    “那人修为已经到了你我揣测不到的地步,还是先走为妙。南国边陲不安全,你我还是追上石墨再说。”玉面风君西门吹沙小声说道。

    忌惮看了一眼许易所在的地方,立刻率身离开此地。

    赤霄楞了一下,但还是追了上去,转眼间“有妖气”客栈又只剩许易一人。

    “小二,再来一壶琼“琼浆玉液”酒。”许易大喝一声,豪气干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