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小姐,我是你未来孩子的师傅!
    南国边郊之地,妖魅丛生,那是一处茂密的森林,隐约可以从里面传处一些诡异怪叫。

    森林外,远远立着一块石碑,刻有“禁地”两个血淋淋的大字。

    远远看去,从里面一股绿色瘴气隐约弥漫在森林表面,像是一张恶鬼面露,透露着一丝诡异,恐怖。

    两道光芒从远方的天空俯冲而下,一下落入妖魔森林中去了。

    “哇哇……”

    一阵鸟兽惊散之音,铺天盖地,压过了一切!在森林里面不断的扩散,回音。

    “老大,据我们追踪的情况来看,那那妖怪的气息就在这片森林一带消失不见。”李去浊说道。

    这一番动静自然是与许易分别的王权霸业,李去浊二人闹出的。

    “嗯,这妖怪妖力不浅,差不多已经是小妖王级别了。四弟,我们小心点,先看看妖怪掳走的普通人是否还活着。”王权霸业说道。

    “好,好!”李去浊回道。

    接着二人继续挺进了森林深处,渐渐消失不见。

    ……

    “太好了,终于看到有人的客栈了!还以为这镇上的人都不见了。”

    “老板,有上房吗?”

    一名仆人打扮,背后挂着一颗药篓的年轻人来到有妖气客栈门口。

    面带笑意,一边呼喝,一边将手里的油伞收拢起来。

    “客官,几位啊?住宿还是吃饭?”店小二面带喜意的跑到那仆人打扮的面前。

    “哦,三位,还有我家两位小姐!”仆人说道。

    在他身后的不远处,薄薄的灰色雾气里走出两道窈窕倩影。

    待来得近了,细看确是两位俏佳人,姿色倾城。

    左边的看起来是姐姐,身形高挑,身穿翠绿色的绸缎,肤如凝脂,细腰柳眉。

    白暂的手心握着一把锈红的油伞,体态柔弱,在雨中漫步,捐款而来。

    右边这个小的就有点奇葩了,是个小女孩,穿着浅蓝的细裙,左手持一把红油伞,右手拿着一根糖葫芦。

    其小眼神炯炯有神,犀利无比,有着一种奇特气场,让人见了一眼就印象深刻。

    最重要的是其额间有一块似火焰的印记,非常夺目!

    “小姐,这里!”仆人挥了挥手。

    “来来来,两位小姐。这雨要下大了快请进!”店小二连连说道。

    “多谢!”绿裙女子说道,声音像是空谷幽泉,清灵不已。

    “哇,姐姐你快看!那个人比我还能吃!”小女孩大声说道。

    一进有妖气客栈,小女孩就注意了正在海吃酒肉的许易,不由为之咋舌。

    其实也是,前面那三个来者不善的道人被许易吓走。

    这店老板也知许易是个厉害的人,所以一番好酒好肉伺候着,殷情不已。

    此时许易的桌子上,那可是足足堆了百十来个菜盘,以及摆的杂乱无比的酒坛。

    “吁,小祖宗小声点!那位道爷可是厉害的主,要是被他听到可就不得了!”店小二小声提醒道。

    就怕这嘴上没毛的小孩子口无遮拦,触怒了那位道爷。

    “嗯!那个印记。”许易吃饱喝足,注意了新来的两名住客。

    这一看,不由眼睛直了。

    在这人类边境穷苦之地,居然也能见到如此美丽动人的女子,真是太意外了。

    更重要的是这两名女子的额头都有一块神火印记,与傲来国花果山的六耳姑娘的神火印记颇为相似。

    “莫非这两名女子就是当代的东方家族传人东方淮竹与东方秦兰!”

    一念至此,许易离开座位径直走到二位美女面前,仔细打量一番,一顿品头论足。

    那店小二吓得腿直哆嗦着,以为许易听到了刚才这小女孩的胡言乱语,前来找茬的!

    “喂,臭道士,看够了吧!”小萝莉东方秦兰掐着小腰质问道,眼里尽是鄙夷之色。

    心里却美滋滋想着都怪姐姐和我实在长得太美,到哪都是中心,真是没办法,这就是血脉遗传的好处吗!

    “还没!”许易很耿直的回道。

    “可恶,你这...”萝莉东方秦兰就要发飙了。

    “兰儿,住口,不得无礼!”此时作为姐姐的东方淮竹打断妹妹要说的话。

    因为在东方淮竹的眼里,许易虽然行为大胆无礼,其穿着也是邋遢,不着调。

    但是其眼睛却是纯净通明,不敢杂质,没有丝毫亵渎之意。

    要知道眼睛是心灵之窗,观人第一眼也是看此人第一印象,而这第一印象眼睛这个位置却处于无比重要的地位。

    “不知道长有何请教?”东方淮竹礼节性问道。

    “贫道乃东方蓬莱的炼气士,通晓阴阳,功参造化。今日见二位美女...二位姑娘一眼,就已晓得我们之间有着一段斩不断的因果。”许易说道。

    “呵呵!江湖骗子,胡言乱语。你可知我们姐妹是谁?”东方秦兰问道,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看二位姑娘,也是同道中人吧,观其血脉里的浓郁灵力,以及霸道无双的纯质火意。

    想必二位乃是当代东方灵族神火山庄的传人吧!东方淮竹,东方秦兰二位小姐吧!”许易笑道,面容自信。

    “你怎么知道?”东方秦兰张大了小嘴,露出不可置信的模样。

    “咳!”东方淮竹不禁咳嗽一声,看着智商堪忧的妹妹。

    你这一反问不就是不打自招,坐实这道士猜测了吗!

    本来她还可以推掩一番,只要不承认就可以了,可是这妹妹真是神队友!

    东方家族的女子到哪那都是抢手的货物。

    不仅是因为其血脉特殊,更重要的是其可以将上代灵力毫无保留的遗传给下一代啊!

    不论被哪个家族得到,那都是这个家族屹立不倒的基石啊!

    东方秦兰显然不懂姐姐意思,自顾琢磨着。

    她和姐姐这次是偷偷出来的,她们姐妹的身份也是机密,当今道盟知晓者,少之又少!

    这道士怎么看也不像高人哪?他是怎么看出来的?这是一个问题!

    许易看着紧张的东方淮竹,不由笑道,“东方小姐,不用紧张,本座没有恶意。刚才我也说了,这是一段天定因果,不在你我,而在你这妹妹身上!”

    “请道长明言!”东方淮竹问道,秀眉微皱。

    “贫道算了一卦,我其实是你妹妹肚子里将来孩子的师傅!

    此次前来就是拉拢拉拢关系,亲近,亲近!认识,认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