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再见王权
    王权乃道盟第一世家,位于人族都城中心区域,其门下弟子数万之多,威望甚重。

    王权后府,一处隐秘的翠绿竹林,看起来空谷幽兰,竹叶飘零。

    空气中时不时传来悦耳的琴音,如泣如诉,婉转悠扬,如同天籁之音,使人闻之心神清爽,不禁陷进去琴音的世界。

    随着一阵微风吹过,伴随着出“嗖嗖”之糜音。

    竹林摇曳,如同在轻歌曼曼,一片片绿色的竹叶应着琴音,散落在了地面上,发出微不可闻的落地声响。

    竹林中心有一处凉亭,外面挂着一幅青竹珠帘,铃铛挂饰。而琴音就是从里面传出的。

    遥遥望去,珠帘里边,一抹美丽的倩影若隐若现,静坐在那。

    如同画中的古典美人,安静典雅。

    “哎!”一声叹息,充斥着数不尽的无奈与苦楚,女子的眼里尽是哀愁与落寞。

    “淮竹,你还放不下吗?”一道声音缓缓传来。

    这声音也有一种沧桑之意夹杂其中,只不过与女子不同,更多的是失落。

    轻微的脚步声微微临近,但是女子没有丝毫反应,仿佛她的眼里只剩下木琴。

    修长纤细,白如细葱的十指缓缓在木琴上拂过,带来一阵悲伤的乐音。

    男子没有打扰,只是静静站在三丈外,细细品尝着,感受着女子的心。

    终于一曲断肠终了,女子抬起了头颅,温柔的目光看着身后安静站着的男子,露出了一气笑意。

    这一笑,虽不倾城,虽不绝色,只是普通一瞥。

    但是男子早已经干涸的心灵仿佛再次复苏了些,再次燃起了一点点光明,一丝希望。

    “霸业,你来了。”女子说道。

    “来了,只是到如今淮竹你的心还没有放下那件事吗。”王权霸业面色复杂的问道。

    “放下?我如何放的下那恶俳鹑朔锏纳备钢穑绾畏畔挛夷侵燎椎那乩济妹茫恢衷谠谀睦铮煤貌缓谩!?br />

    东方淮竹眼里充满着复杂情绪,变幻不定。

    一抹晶莹的眼泪不受控制缓缓从眼角,溜了下来。

    “是我无能,没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出现,就是现在的我也对付不了金人凤,因为我的剑心早就在那一晚没了。”王权霸业说道,充满着自责与悔恨。

    若不是他年少轻狂,自以为无惧,应付得了这世间的一切。

    背着家里人,带着一众兄弟前往人族的禁地“圈外”。

    也就是不久的一晚,那个血色之夜,他们全军覆没,死伤惨重。

    而当他恢复意识之时,四周早已经血泊一片。

    他的兄弟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而他入目的却是剑下染着血的,没有气息尸骨,竟是他的亲妹妹王权醉疑惑不解的眼神。

    那一刻他崩溃了,疯了,早已经坚定不移的王权剑心黯然陨落,变成了如今颓唐无用的废物!

    “那你为何不重新捡起你的剑心?难道是真的找不回来了吗?”东方淮竹说道。

    只不过此刻的东方淮竹面色平静,没有任何伤感之色,就如同一碗平淡的白开水,冷静的让人害怕窒息,一双美目紧紧盯着完全霸业。

    “哎!”王权霸业与“东方淮竹”两人对视了几秒,终于忍不住摇头。

    只不过年轻的眼睛里尽是血丝密布,变得暗淡浑浊。

    终是失去了锐气锋芒,变得目然,喟然长叹道“无论你是谁?有什么用意,但还是感谢你让我再次感受到了曾经早已经忘却,逐渐变得模糊的美好!”

    “哦,你是怎么发现破绽的?”“东方淮竹”问道,眼睛里带了一丝疑问。

    “她从不弹琴,只会默默舞剑鞘笛!再者淮竹早已经去了。”王权霸业说道,身躯微微颤抖,虽然看起来依旧挺拔,但是却有种说不出的佝偻。

    “原来如此。”“东方淮竹”说道,接着整个人的身影却是慢慢虚化,消失不见。

    依旧是竹林,依旧是凉亭。

    王权霸业看着眼前空荡荡的一切,不由疑惑道“难道这一切都是我的幻觉!但是为何这么真实。”

    “王权兄好久不见!”

    一道平淡的声音从翠绿竹林后传了过来,地面上的竹叶发出“沙沙”之声,愈来愈近。

    王权霸业转过了身,向回一看竹林里的人影,目露讶然之色,不确定的说道“你是...许兄!”

    不怪王权霸业如此疑惑,实在是现今的许易变化极大,虽不算判若两人,但是也相差不远。

    此时的许易一身宽大的淡青色道袍,面色淡然无比,像是得道现任人,尽是风雅!尤其是气质给人一种中正平和之感,让人不禁生出亲近之心。

    但是一双黑眸却如同无底的漩涡,让人看见了忍不住陷进去。

    “王权兄,没想到那日南国一别竟已过了六年。”许易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你领悟了自己的剑心。”王权霸业问道。

    “是啊,看见了真实的自己,明悟本心,运气也不算差。”许易说道。

    “呵呵,若是六年前,我肯定要和你比一场,只是现在的我不配拿剑。”王权霸业说道。

    “以你之资,不应该找不回剑心吧,我看你是不想,是吧。”许易问道。

    “是啊,过不了心中的那道坎,我这辈子是无法原谅自己了,也对不起淮竹。

    也谢谢你了,刚才的幻境是你的手笔吧。”王权霸业说道。

    “呵呵,一点小手段而已。”许易说道。

    他当初金丹时就已经拥有了影响人的心灵能力。

    可以将修为低,道心不稳的人拉入一些浅显的幻境,也就是不显化现实的阴神之力。

    如今元婴修成,相当于道家阳神的境界,这操控幻境,影响心灵的能力自然更是纯熟,得心应手。

    “我的剑心丢了,但是眼力还在。你的境界我已经看不透了,而现今一气道盟也没有人到达你的境界与你比拟。只可惜啊,此时的我已是无用之人。”王权霸业叹道。

    “所以你就把希望都放在那个小家伙身上。”许易看着后院处的入口,一个小小的身影自以为躲得很高明,正蹑手蹑脚的猫在那里偷看着。

    “呵呵,那是我和淮竹的孩子富贵。”王权霸业看着那道幼小的身影,露出一丝慈祥的笑意。

    “拥有超越你的剑道天赋,更留着东方血脉,以及他的母亲留下的深厚灵力,他的未来不同凡响!”许易说道。

    “是啊!我与淮竹的愿望只能由他来完成了。这是一条坎坷孤独的路,苦了这个孩子了。”王权霸业说道。

    许易看着此刻的王权霸业,露出一丝了然之意,心道:“原来你的剑心没有丢失,只是化作了精神寄托在了王权富贵的身上。”

    “富贵,出来吧。别躲着了,来见见你的许易叔叔。”

    王权霸业大声喊道,使劲挥着手,发出了畅快的笑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