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宿命?
    时光匆匆流去,转眼间又过去了三年。

    平凡的山村里边,远远看去只有一户人家,显得人烟寂寥。

    虽是如此,但一眼看去,从茅屋顶上的烟囱冒出的袅袅青烟。

    四周沿山环绕,田顷附近疏通有致,清澈见底的小溪河流。

    以及方圆十里种满桃花缤纷美丽的树林,完全就是一副世外桃源的样子,亦可以看出此地主人的情调以及不凡。

    “你决定了?”桃花树下,许易看着眼前已经十二岁的少年。

    “嗯,我想出去游历一番。”东方月初说道,同时小心翼翼打量着眼前这位同时兼职父亲与师傅的存在,只要势头不对他就开溜。

    “呵呵,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不过儿子,但你得先听我讲一个故事。”许易说道。

    东方月初一听,露出笑容,他一直以来就是等得这天。

    “其实这些也都不是什么秘密,你小时候阿兰没嫁给我的时候,也和你说过一些,只不过那时你还小,很多事情都忘记了。”许易缓缓说道,眼里不禁露出回忆的目光。

    东方月初认真听着老爹的故事,随着许易的叙述,稚嫩的面孔变得认真。

    小时候那些模糊的记忆慢慢浮现在脑海,与之对应的重叠。

    一刻钟之后……

    “现在明白了?”许易问道。

    “嗯。那个杀我爷爷的金人凤,我是不会放过他的。”东方月初点头,只不过有些神情沉默。

    “现在的你还缺少一些历练,并不是金人凤的对手。”许易说道。

    “可是师傅你修为那高,为什么不替娘她报仇呢?”东方月初问道。

    “大约十年前我找过金人凤一次,把他打了个半死。

    以我的修为杀他只不过一个念头就可以,但我却不屑杀之,所以将他的命留了下来,给你这个正统的东方传人去取。”许易说道。

    “原来如此。”东方月初露出明了的目光,亦明白了许易的一番良苦用心。

    许易也是露出一番神秘笑意,他哪里是不屑杀金人凤,完全就是为了其体内的东方灵血。

    那时候他怎么会知道后来发生的事?会和东方秦兰成亲?

    只不过在东方月初的面前。许易必须做出一点表率啊,必须维持一名师傅兼父亲的正面形象啊!

    “此次儿子你要出去历练,就一直往东走就可以了,那里有你的机缘。

    且路途充满危险,凡事多动脑子,多思考一下。还有外面不比家,所以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许易说道,交代一些零散小事。

    “放心啦,老爹。有你这天下第一剑仙从小传道,哪里有人能欺负得了我。

    再者我的修为按照您所说的,年轻一辈无敌手,我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东方月初露出自信的笑容,没有感觉丝毫压力。

    “呵呵,儿子啊。你以为历练是很简单的事?该不会以为这么简单就能离开这里?”许易说道。

    东方月初感觉不对劲,因为每次许易露出这种高深莫测的笑容,准不会有好事发生。

    果然,立刻他居然感觉身体不受控制,完全动不了,丹田法力也是一分一毫运转不得。

    “老爹,你想干什么?”东方月初紧张看着许易,身体本能的哆嗦着。

    “没什么。只是儿子你出去历练,这一身法力我得替你把它封印了。”许易笑道。

    说着,一手印在了东方月初的腹部上,手心里的法力化为剑印包裹在其丹田外面,切断了与经脉以及外界灵气的链接。

    感受着往日熟悉的法力消失不见,东方月初满脸苦色道“老爹,你这是要坑死我啊!这妖魔遍地的没有法力我可怎么活下去啊。”

    “你今年不是已经十二碎了吗?阿兰遗传给你的先天灵力差不多也该觉醒了,所以在外边只要你不要太作死,保命应该没有多大问题吧。”许易缓缓说道。

    “可是,就怕万一啊老爹,要是出了什么事,可就后悔莫及啊。不行老爹,我决定了,等过几年再出去游历。”东方月初说道。

    “不可能。男子汉不能轻言放弃,要信守承诺,懂吗?”许易说道。

    “可我不是男子汉,我只是个孩子。”东方月初弱弱的说道,满脸的委屈之色。

    “那可由不得你,记住了最重要一点。就是你要一直往东走,那里有你的机缘。”许易说道。

    同时用法力华画了一道“神行符”加持在东方月初身上。

    紧接着就是白光一闪,东方月初保持着张口说话的模样就消失在原地,不见踪影。

    “哎,我这是为你好。好好接受自己的宿命吧,虽然这次的结果会不一样。”许易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有了他的介入,东方月初可以说有一个美好的童年。

    有母亲陪伴,也有父亲教导。可以说比起原著家破人亡,四处流浪的情形不知好了多少倍。

    “咳咳!”一道柔弱的咳嗽声从门口传了过来。

    “阿兰,你怎么出来了。”许易连忙上搀扶住身体抱恙的佳人。

    “月初走了吗?”东方秦兰问道,面色愈发的苍白。

    “走啦,雏鹰终要独自展翅翱翔的一天。”许易说道。

    “可是,我怎么看见是你把他赶走的。”东方秦兰说道,面色不禁带着一丝笑意,苍白的容颜里带着夹杂一丝异样的潮红。

    “呵呵,是吗?”许易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走了也好,如果让那小崽子发觉他那不可一世的母亲身体已经不行了的样子,还有知晓我已经没有多少时日可活,不知会闹出什么动静。”东方秦兰眼里流露出一丝伤感。

    “说什么傻话,有我在,我是不会让你死的。”许易紧紧握住妻子日渐消瘦的玉手,心中亦是非常不再平静。

    “你别安慰我了。其实东方家的女子在生了后代之后,是可以选择是否将灵力遗传给孩子的。

    但是一旦选择遗传的话,那么女子的寿元将会大大减少,不会活过……。

    哎,这是宿命,强求不得。”东方秦兰叹了一口气,眼睛里充满着复杂。

    但是如果从头再来一次,她依然还是如此选择,毫不犹豫将自己的灵力遗传给儿子。

    “所以相公,不要再为我操劳了,耗费法力。我希望人生的最后一程,可以简单一点,由你相伴。”

    许易听了,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抱住了眼前一同生活了十年的女人,表达自己无言的感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