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斩却三千烦恼丝
    “差不多来到这个世界已经百年了,也是时候离开了。”

    记得大约在三十年前,一个人在这里独自守着已经走了的东方秦兰坟墓,同时也没有放下修行。

    记得那天忽然心血来潮,元神出窍,梦游周天,穿梭阴阳两界。

    虽然只是短短的天人之悟,但是在当元神归窍的时候,世界早已经过大半个世纪了。

    矮小的坟头都已经长满了杂草,掩盖了他的身际,一如死人一般,没有气息,成为这苍莽荒原的一部分。

    许易面色惆怅,这一次的穿越经历让他感慨颇深。心境上的蜕变之路,天不可测的情劫,居然让他生出一种厌世,想要永远归隐的冲动。

    “人生短短百年,记忆有限。但是我辈修士,走逆天修行,与天争命。注定这是一条永恒孤寂的道路,若是那千万年的庞杂记忆,纷扰情绪又该如何处理?”

    许易面对孤坟,眼神空旷悠远,他的眼睛已经不如初到之时那样明亮,充满生气,那样的意气风发。

    他也似乎明白了那时,已经经历过人生大起大落的王权霸业是何等心境。

    百年的人生道路,虽然身体上已经修得长生之法,青春永驻。但是许易的灵魂却不能永远保留青春活力。

    在岁月这把锋利的大刀下,不断侵蚀消磨着青春朝气。直至最终腐朽,变得沧桑,变得颓唐。

    就像是烂掉的顽石不再棱角分明,海水里的烂木被泡的软弱不堪,触之即碎。

    看着一望无际的草原,那初升的朝阳。轻吐一口浑浊气,便在自身前一缕缕无形的剑气产生,朝着自己挥斩而下。

    伴随每一道剑气的落下,许易整个人的气质都时刻发生了巨变。

    由原来的暮气沉沉,如同古井的面容再次焕发了勃勃生机,容光焕发。

    沧桑忧郁的黑瞳,亦变得灵动清醒,仿若新生,有着一股朝气洋溢出来。

    许易闭上了眼睛,感受每一刻身体发生的变化。

    他这是用剑心将自己这百年来的纷杂情绪通通斩掉,去掉糟粕浮躁,唯独留下真我,保留最初的那一丝感动,那一丝最好的回忆即可。

    半响过后,此时的许易再次看着眼前的孤坟,却没有了多愁善感亦或是沉浸悲伤,自怨自艾。

    他的眼神很明亮,不含一丝杂质,像是新生儿初降世间。

    “秦兰,这一世感谢你的陪伴,是时候说再见了。未来终有一天我会复活你。”

    说完这段话,许易毫不犹豫离开了这处千里孤坟的荒原。

    ……

    近五十年,人族妖类二界和平相处,互通往来,一片和煦之气象。

    但就是在这几年,人族亦或是妖类皆都频发一些人莫名死亡现象。

    尤其在人类道盟这块,四大家族,内部矛盾争吵激烈,而最终的矛头方向却是直指涂山狐域。

    东方月初虽然是道盟之主,但是身后却没有势力支撑,一身权力其实大半都被道盟架空。

    用他的话说。所谓首领,就是被一群势力头目推选出来,架在权力架上的走狗。

    为了不使他与妖仙姐姐的共同梦想化为泡影,东方月初决定用自己的生命迫使这一切事件的幕后主使现身。

    涂山相思树下,东方月初与涂山红红大战了三天三夜。

    为了计划更加逼真,这场戏也的确是假戏真做,打出了真火,鲜血早已经洒满了整个相思树底下的花地上面。

    此刻,两人的法力与妖力都已经近乎枯竭。

    “哈哈,没想到妖道二界的最强的两人居然自相残杀到如此地步。而我现在居然能亲手杀了你们,想想都是莫名的兴奋啊!”

    夜空里,一道猖獗的笑声响彻四方,一阵妖风袭来,空中泛起了黑色漩涡涟漪,从里边飘出一张黑色夹杂墨绿颜色,看起来很欠打的“波力海苔”妖。

    此刻东方月初已经倒在了涂山红红的怀里,眼里流下晶莹的泪水。嘴角不停喷出鲜血,咳嗽不止,面色涨红。

    而此刻突然异变突生,那些自东方月初眼里流下的晶莹泪珠居然自主漂浮起来,环绕在四周,隐约有银白雷电肆虐。

    “这是?虚空之泪终于练成了吗!”海苔妖说道,紧接着仰天长啸,发出阴鹜如夜枭之音。

    “先是力战三天三夜战至力竭,现在又在重伤悔恨下炼制法宝虚空之类泪,即使本座现在不杀你,你也没有多久可以活了。”

    “你!但是你别忘了,在他身边可有一位无视任何法宝攻击,拥有绝缘之爪的我。”涂山红红面色愤怒,一瞬间挥出上百拳劲。

    每一拳都击打在一颗由虚空之类形成的泪珠上,犹如雨点子弹一样把海苔妖打得千疮百孔。

    “红红,对不起了。”东方月初面带笑意。

    “你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一个心里没有你位置的我!值得吗?”涂山红红说道。

    此刻的她心里再次被爱与感动填满,美丽的眼角不断就出晶莹的眼泪,伤心不已。

    “值得,一如六十年前那样,只不过我终于可以保护妖仙姐姐了。”

    东方月初笑道,断断续续又咳嗽出了几缕鲜血。

    涂山红红没有说话,搀扶着东方月初来到苦情树下,双手合十,面露虔诚之色,道“以吾之全部妖力,加汝之灵魂,转世续缘启动!”

    “休想转世续缘,我可是反派,反派怎么可以让结局圆满美好!”

    已经恢复大半妖身的海苔妖伸出一条锋利黑色的触手,向东方月初的后背刺汝去。

    “若是续缘的人类已死,完不成仪式,那转世续缘是不可能成功的。这样的结局才是真正完美的结局,哈哈哈……”

    海苔妖露出得意的笑容,距离得到虚空之泪只差一步之遥了。不由加大了法力,在那远远伸出的触手上同时燃起了灰浊的火焰,破开了虚空,狠狠刺去。

    “哼,本座的儿子,是你这妖孽可以乱动的。”

    一道冷哼,似从九天而下,同时一抹剑光划破了黑夜,驱逐了紧随的黑暗。

    剑气锋利无可匹敌,一缕银芒闪过,就将那黏性恢复能力超强的海苔妖触手给斩成两截。

    月空下,一袭青袍飘飘,发出猎猎声响,一名青年御剑而来,犹如那遗世独立的绝代剑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