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后宫大姐 二
    冠军侯府,内院后宫。

    那看起来温馨充满女儿香的闺房里,被一道光焰结界笼罩!至于房间里会发生什么美妙的事情,的确惹人遐想深思!

    光焰大结界里面,与外界的安静祥和不同,里面犹如森然恐怖的修罗地狱,上古千军万马的厮杀屠宰场地,一缕缕红色煞气再次溢与许易体表充斥着这片空间。

    凰焰焰这名绝世美人,被许易毫无怜香惜玉的用粗糙手掌掐住了雪白纤细的天鹅勃颈,像是拎小鸡似的挂在空中,双腿不停挣扎!

    “咳咳...不要杀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凰焰焰现在心里尽是惊恐,连忙出声求饶,丝毫不顾及尊严。

    实在是“许易”现在的样子太残忍了,太ta麻的吓死老娘人了。

    血红煞气染红了许易的整副身躯,如同火山里的岩浆“咕噜”,“咕噜”翻着血色泡沫,整个人看上去宛若一只来自上古的绝世凶魔,猩红的妖瞳,让她心神胆颤!

    “现在你倒愿意认真交流了,非难逼我出手。”

    许易的嗓子里说出沙哑的话,此刻的他的头脑还保有一丝丝清明理智,还没有彻底暴走!

    “哼!”

    一声冷哼,随手就把手中的女子丢在床榻之上。

    “嗯!”床榻上,凰焰焰喉咙里发出一声娇喘似的闷哼,显然许易这如丢沙包似的粗鲁放式让她感觉有些吃痛。

    不过立马直起了娇躯,大口大口呼着新鲜的空气,双手抚摸着自己美丽的头颅,露出庆幸之色,似乎在庆幸自己美丽的头颅还在,没有被眼前的“魔”给摘掉!

    “吼!”许易喉咙里发出野兽似的嘶吼,怒目圆睁,红发狂舞,似在与这无穷煞气做抵抗。

    “你侵噬不了我的理智!给我退下,我才是你的主人!”

    意识空间里,面对无边无尽择人而噬的滔天煞气,许易穷尽全身之力大声一喝!

    煞气惊退,缓缓退散,蛰伏在了意识里的那条血海之中,没了动静!

    外界,许易满头大汗,瞳孔里猩红退散,似乎也像是劫后余生似的,被煞气染红的长发开始回色,变得漆黑,心里落了块大石,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息不止。

    “焰焰小姐最好不要乱动,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会做出什么事情。”许易闭目调息,但是神识却时刻关注外界一举一动。

    这女人身上拥有太古神兽真凰血脉,道法修为也已经到了二次雷劫念生电芒的境界,不可小觑。

    的确凰焰焰娇躯卧在了柔软的床榻之上。重获新生之后,看着状态不对劲的许易,心里死性不改,又在想什么鬼主意呢?

    不过许易说了这句话,凰焰焰娇躯颤抖,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恐,只是静静坐在床榻,盯着那里盯着他的“侯爷”。

    只是过了片刻钟,许易就彻底压制了煞气暴动,现在此刻内心一片平静,想起了刚才种种,不由惊得一身冷汗。

    难道他也要向他那个便宜师弟百里屠苏一样,动不动爆发煞气,失去理智?

    要知道始祖剑可是上古十大凶剑之首,其万千怨煞之气比那焚寂凶剑更要凶狠万倍!

    许易解封了始祖剑,获得了不凡力量,但是目前也没有把握可以镇压住煞气入侵!

    “呼...!”许易睁开了眼睛,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不再思考这扰他心神之事!

    “凰焰焰,现在我们能好好谈谈吗?”许易站起了身,缓缓靠近了那床榻上静坐的红裙女子。

    “你到底是谁?你把侯爷怎么了?”凰焰焰问道,看不出面纱后的表情。

    “你指的是杨安吧。我的确是他但也不是他。而他也的确死过一遍了,神魂念头全部被洪易抹杀。”

    许易说道,既然身份已经识破,也没有继续隐藏下去。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是他又不是他,难道你这不是趁机夺舍侯爷肉身的奸邪之徒?”凰焰焰面上冷笑,但是心里一磕碜,看来她的侯爷的确凶多吉少了。

    “夺舍?其实我并非算是夺舍杨安!杨安的神魂念头虽然全被洪易炼化殆尽,但是他的人仙肉身之中却有一些残余的念头。

    六次雷劫的道术高手基本念头之数就横定在一元之数?只有一个念头存在就会再次重生!而我却是因为意外融合了杨安的残念,所以说是他却又不是他,也并非完全是夺舍,你也可以理解是他的另类重生,只不过意识是我主导而已!”

    许易说的话说得很漂亮,明明就是他吞噬了冠军侯的残念,却偏偏说是意外融合。

    明明就是夺舍人家肉身,却偏偏说是另类的重生,不得不说此人很是厚颜无耻!

    “那你到底是不是侯爷?侯爷的大业你还会完成吗?”凰焰焰问道,她有点糊涂。

    “我的灵魂深处时时刻刻响彻着一道声音!

    我要做这天下的王!!

    统御这片大千世界,杀掉洪易,杀掉梦神机,收尽天下的美人!杀掉一切忤逆本侯之人。而我现在就一直走在了这条路上!”

    许易再次本色模仿了冠军侯嚣张跋扈,张狂无边气质,眼里尽是暴虐之色。

    “虽然不知道侯爷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但是此刻我却有点相信你是侯爷了。”

    凰焰焰松了一口气,目露异样的神采,他就喜欢眼前这个男人飞扬跋扈的模样,这本就是强者应该有的姿态!

    “嘿嘿,有戏。看样子不用担心这后宫失调,举目无亲,四面受敌的情况了。”许易听了凰焰焰的语气不由松了口气。

    “不过焰焰你是怎么觉得本侯有问题的?”许易不由问道,现在后宫危机解除来,心思不由活络起来。

    “咯咯!之前的侯爷行走坐卧之间面对美人总是会露出毫不遮掩的淫,荡目光。

    而且姐妹们要开个“会”,侯爷也不会因为说因为担心精元流失,而推迟一番的。”

    凰焰焰娇笑,媚眸似乎带着打趣的意味。

    “你笑什么?难道不怕本侯惩罚你?”许易说道,察觉到了凰焰焰若有若无的嘲讽意味。

    “侯爷连无遮大会都不开了。焰焰可不怕你惩罚,侯爷是不是出了问题,不行了?咯咯!”

    许易蒙了,脑海不断回荡着三个字“不行了...”

    也难怪凰焰焰会有如此的奇思妙想?许易的表现同冠军侯本人别无二致,甚至嚣张更胜一筹,但是那方面却变得遮遮掩掩!

    凰焰焰娇躯突然贴在了许易的身上,一股柔软无骨,媚气火热的气息触感如同电流一般瞬间刺激许易的大脑。

    那一瞬间这绝世佳人的面纱居然自己掉落下来,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角色脸蛋……

    “啊,你这是逼贫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