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信仰魔种!
    “原来是教皇元儿啊?你来做什么?”

    许易问道,看着眼前绝色的女人,不由生出一丝惊艳,但仅仅于此罢了。

    “侯爷莫不是忘了,人家不是都已经是你的人了。”元儿娇笑道,带有一丝嗔怪。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不要再称呼我侯爷了,叫我陛下。”许易说道。

    闻言,这精元教皇美眸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怒意。但随之却隐忍不发。

    “看来元气神对你们西域人的洗脑很成功啊!”许易忽然说道,带着莫名笑意。

    “你什么意思?”精元教皇问道,目光变得丝丝危险起来。

    “做人不能做自己,那也太可怜了。”

    突然,许易伸出了手掌,如闪电一般按在精元教皇的白皙的额头上。

    “你想干什么?”精元教皇眼中露出一丝慌乱。

    “帮你解脱!”许易说道。

    眼中射出一道夺魄精芒,神念一下子来到了精元教皇的魂海。

    魂海之上,波澜起伏。凶险万分,一着不慎,将万劫不复。

    千万念头浮动,代表着人之一生的记忆藏在其中,犹如动画一帧一帧,全都在许易的眼里一览无遗展现。

    若是旁人观这千万念头,必定会因为承受不了神念蕴含的复杂记忆而疯魔崩溃,不能自己。

    但许易不一样,突破至七次雷劫造物主境,神魂念头恒定一元之数。

    并且以此为根基,不断衍化千万新念,其念头早就比平常人多数倍,有几十万之多。

    许易神念一动,化为纯阳电弧劈开了精元教皇魂海。

    魂海波涛,念头飞散。那底下却是无尽的黑暗虚无,空空洞洞。

    但是却有一阵阵低喃靡靡的梵音从底下缓缓传出,这种声音很温和,很亲切。

    但同样也很魔性,说不出的异样感,让人听了忍不住沉迷进去。

    饶是许易神魂强大,也不禁生出了一丝恍恍惚惚,随之神念化为一把锋利的智慧神剑,才将这糜糜似洗脑的梵音给斩掉。

    斩破了迷障,那魂海下的黑暗虚无终于显露出庐山真面目。

    一颗金黄色的奇异种子悬浮在那,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不过在许易眼里他却看到了一个人的脸庞隐约在不断闪动,似在不断的谆谆诱导。

    而金色种子的底下却有一道虚幻的影子跪倒在那里,匍匐跪拜祈祷,那是精元教皇的意念所化。

    “那颗金种里面蕴含着强烈的香火气息,与那杨盘凝练的九重神灵光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莫不是元气神在精元教皇的识海里种下香火魔种?”许易自语,眼中闪过一丝明悟。

    若论这天下哪一门关于信仰香火一道的法术最为高明,当然莫过于大禅寺的三本至高经书里的最后一本“未来无生经”。

    而现在乾帝杨盘手上的唯一一本未来无生经就在许易手里。

    “还不醒来!精元教皇。”

    许易一身冷哼,化作一道惊雷霹雳,如一道闪电划破长空,又如一盆冷水当头倒下!

    同时那悬浮的香火魔种散发亿万条蛊惑之光,想要驱逐许易这个外来者。

    “可笑。”许易看着那颗魔种的异动,十万神魂念头变幻,毁灭的雷劫之力缠绕其上,化作一尊雷霆大佛,劈头盖脸狠狠一式佛陀法印将之打成碎渣!

    魂海一刻,而在外界只不过一瞬间。

    许易按在精元教皇额头上的手掌,乳白色的光芒在他掌间迸发四射,掀起一阵强大遮眼的狂风。

    “啊!”

    一声惨叫,精元教皇的灵魂像是被挤压出来似的,离着人体一三四尺远,层层叠叠,迷人之眼。

    “破!”

    拳意一震,空间扭曲,化作实质的拳芒,一下拍在那离体的灵魂上,将附在灵魂的金种之光给拍了灰飞烟灭。

    “嗖!”

    香火魔种的糜糜光辉被震散四去,精元教皇离体的灵魂一层一层重新回复到身体里去。

    同时这精元教皇无力的跪倒在地,香汗淋漓,不停发出粗重诱人的喘息声,听起来不禁可能会让人想入非非。

    不过在许易耳里,却听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意味!

    “现在,你又该如何选择?还信你口中无所不能的大神?教皇大人?”许易笑道。

    精元教皇元儿瘫倒在地,眼神不再像以前那样充满虚伪灭阴谋。

    纤细的手指狠狠抓着地面,面露恨恨之色,说道“我西域万万子民信仰元气神三千年,没想到这所谓的神灵居然在我们虔诚的信仰里植入奴隶的种子。”

    “它会后悔的!”

    许易静静看着虚空。神灵人信它就存在,人不信它就没有。

    “啪,啪,啪!侯爷好神通,好手段!”

    这时,不知从何处又走出来一名女子,又是一身白裙打扮,又是脸上蒙着面纱,又是妥妥的某个圣女模板!

    “苏沐?你这散花楼的第一头牌来我这皇宫何事?莫非也想入本皇后宫。”许易笑道,

    在冠军侯的记忆里只和梦神机接触过几面,而苏沐虽是大乾玉京城散花楼的头牌人物,但却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所以那死鬼冠军侯本人的尿性,也曾是心中遗憾,恨不得一睹芳容,花前月色。

    苏沐听此许易轻薄调戏的言语,也不恼怒,只是平淡..而平淡。

    因为她们太上道的教派讲究太上忘情,不会轻易为外物所动,更不会动情。

    “我前来只是传达太上教主的旨意!”苏沐说道。

    “旨意?这天下只有本皇可以下达旨意,你太上教凭什么?”许易说道,语气发生了变化。

    “我太上教代天监察世间,哪怕天子也不列外,受其监管。”

    苏沐说道,同时其手心出现一把约三尺有余的光芒,代光华散去之时,却是一把造型古朴的长剑。

    剑刃无锋,剑身却森光烨烨,给人一种冰冷无情之感,倒也契合太上无情的理念。

    “这是太上道至宝太上封魔剑,上古圣皇“太”的配剑与盘皇三剑齐名!,其剑通灵,威力莫测。”

    却是已经恢复正常状态的精元教皇说话了,美目闪过晶莹流波。

    “这就是你只身入皇宫,有恃无恐的原因,底气所在?”许易笑了,笑的很开心。

    “这只是教主赐我防身所用,毕竟冠军侯名声在外,人家一介弱女子当然得防身呀!”苏沐也笑了。

    这一笑百花盛开绽放,寒冰融化成水,世间渲染了几分色彩!

    “传太上教主法旨,自古历朝历代帝皇不得触碰道术。

    杨安你若自废道术修为,那你还是这天下君主。若是执迷不悟,妄想做长生帝皇,那我太上必代天行道!”

    昙花一现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接而便是无尽的冷漠与不容置疑的威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