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青云门
    “什么玩意……这孩子命真大?伤成这样还有一口气!

    这人难道说的是我?”

    无力睁眼,许易感觉身体不似自己,微微抽搐着,像是羊癫疯患者一样,就差那么一口白沫稍微点缀一下。

    “呕~”

    刚刚这么一想完,一股恶心至极的感觉油然而生,直冲头顶天灵盖,散发着漫天晦气。

    许易感觉自己这具身体的肠胃似乎被一只无形之手拽住,狠狠的捋了那么一捋。

    顿时控制不住自的嘴,“呕”,吐出许多污秽之物。

    也就在此时,一直处在黑暗混沌中的他,缓缓睁开了眼睛,感受到外界温暖的光线。

    “这孩子居然醒了?真是命大啊。”

    一个不算太黑的中年胖子,膀大腰圆。穿着淡蓝色的道袍,五官挤在一起,瞪着大眼珠子与许易的脸不过一脸之隔,细细打量。

    “许易,许易。你醒啦,真是太好了。”

    这时又有两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大约十一二岁的小孩子,一把跑过来,紧紧抱住围住他。

    “咔擦!”

    无形之中,被这么大力热情一抱。许易感觉自己的骨头似乎又断了那么一两根。

    并且体内三魂六魄缓缓的将要离体,面色变得苍白,呼吸变得急促,就要再次死掉。

    此时,那胖道人大手一挥,手心出现一道红光。

    一股无形的法力轻轻把这两个熊孩子推开,并且说道“这孩子伤势太重,你们再这样下去,恐怕他就真的回天乏力了。”

    胖道人没好气说道,掏出一个好看的白玉瓶,从里面拿出一颗黑色丹药塞到许易嘴里。

    “咕噜!”

    顿时一股热流滋生,还是熟悉味道,熟悉的配方。许易苍白如纸的脸色终于有了那么一丝好转,那么一点血色,呼吸也平复了一些。

    “你们是?”

    许易看了一眼胖道人,以及那两个差点让他魂归西天的小男孩?

    “这里是青云门,孩子。”胖道人回答道。

    “对对,许易,是青云门的仙长救了我和小凡。”

    其中一名男孩说道,他看起来有些灵气,目光炯炯。不像另一个男孩看起来木讷,有些呆板。

    “我和小凡?青云门?等等?信息量有些大。”许易似乎有些猜测。

    被白布裹起来的头缓缓移动了那么一点,换了一个角度。才发现原来现场不只三人,还有另外六个身穿道袍的修士,五男一女。

    这里是一处金碧辉煌的青色大殿,看起来空旷,珠光宝气,一看此地主人就是有身份的。

    果不其然,大殿最里面,最高处的座位上,坐着一中年人,宽大青色的道袍披身,虽不苟言笑,但不怒自威。

    以许易的见识,觉得此人修为高深,不可揣度。

    而此时自己,目测似乎正躺在一块担架上。

    “你是谁?”

    虽是心里有了一点猜测,但许易还是忍不住问道。

    “许易,你不记得我了?我是林惊羽,他是张小凡。

    你忘啦,你爹是咱草庙村村里有名的铁匠许旺财。和我家,小凡家靠在一起,我们三从小玩到大的呀!”

    林惊羽说道,看着许易茫然的眼神,情绪有些激动。

    因为自己草庙村还有一个幸存者王二叔,现在已经疯了。

    现在就连最要好的朋友也失忆了,简直就是太惨了。

    “林惊羽,张小凡!看样子没跑了。”

    许易稍微松了口气,只是看着四肢健全,活蹦乱跳的林惊羽和张小凡,心中疑惑。

    “为啥自己会是一副要死不活灭样子?”

    那胖道人也是人老成精,通晓世间诸般事,看到了许易眼里的疑惑,便出口解释道:

    “孩子,你草庙村惨遭魔教妖人毒手,全村被屠。

    你们三个是唯一的幸存者,而你也被那魔教妖人所伤,四肢尽皆断裂,百脉俱伤。

    不过你小子命大,这么重的伤势都不死,真是没天理。”

    “哦,嘿嘿!看来我真是命大啊。”许易笑道。

    “命大,呵呵。你这伤势要是不尽快调养,过个一年半载,那口气一消,还是得死。”胖道人嘴哼,面露冷笑。

    “……!”许易没差点被这胖道人一句话噎死。

    “好啦,田师弟慎言。诸位首座,关于此次我青云门山下的草庙村被屠事件怎么看。”

    为首掌教,也就是那个气派威严的中年人终于开口。

    “掌教真人,草庙村被屠!观其手段极其残忍,断人心脉。定是那魔教妖人无异。”

    一青袍道服中年人走上前,义愤填慨,满目正义之辞。

    正是龙首峰首座苍松道人,同时身兼青云门三百年第一无间道。

    “魔教势力愈近猖獗,尤其最近在那河阳一带蠢蠢欲动。

    而今魔教四派鬼王宗也异军突起,整合了分散的魔教势力,隐约有系统魔教四门的意向。”

    胖道人田不易说道,最近他与道侣苏茹下山游历隐约看出一些魔教动静。

    “是啊,不易师弟。魔教野心逐渐膨胀,只是我青云门距离上次正邪大战,至今元气还未恢复。不宜大兴干戈。”道玄真人说道。

    “这群魔教妖人真是没有丝毫的人性,就连手无寸铁的村民都不放过,可恶。”

    一名白色素袍的美妇人,唇红齿白,杏眉桃目,姿色上架,一脸嫉恶如仇之色,杀气腾腾。

    “那么现在这三个草庙村遗孤诸位首座说该如何处理。

    草庙村被屠,现在他们无家可归。我们青云救了他们,总不能将之抛弃不理。

    如此不是妄为正道领袖,此之魔教更是不如。”道玄真人问道。

    “掌教师兄,要我说。不如就将这三个孩子收在我青云门下,就当是增加新鲜血液,如何。”胖道人田不易说道。

    “嗯,田师弟说的对。不过我通天峰如今已不缺新生弟子。

    这三个孩子我也就不与你们争了,你们看着办吧。”道玄真人缓缓说道。

    田不易一听,心里一乐。肥胖的大肉脸露出一丝笑意,眼睛眯成一条缝隙,挤压了肉里。

    如果掌教参与其中,他们还真不好和其争夺收徒。

    “哈哈,如此,多谢掌教师兄割爱啦。掌教师兄,我看这孩子就不错,不如……”

    田不易走到林惊羽面前,边走边说,脸色得意。

    “掌教师兄,我看林惊羽这孩子不错,与我龙首峰有缘,不如就收在我底下吧!”

    那奸诈似狐的苍松突然出口,打断了田不易。

    同时一把拉过林惊羽,护在身后。

    “尼玛……苍松这个老货!”

    田不易心里骂道,见此!脸色一黑,这孙子肯定是故意的。

    求推荐,收藏,月票,订阅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