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在青云门修仙的日子
    “叽喳!”

    “……”

    清晨万物复苏,旭日东升。小竹峰下被一团淡薄的雾气笼罩,且那紫竹林里一早传来蝉虫鸟叫,清脆响亮,不绝于耳。

    许易微微从梦中醒转,睁开眼便是紫竹搭建的屋顶。

    然后就是喉咙感觉一阵口干舌燥,像是被火烧似的,想要喝水。

    下意识翻身下床,小跑到紫竹屋外的那条清澈见底的小溪,双手啪,啪扑在脸上,感觉一阵清爽。

    解渴之后,脑子稍微醒转。许易才反应过来,自语道“如果没有想错的话,我现在是不是应该躺在床上,装作半死不活的样子?”

    “呃……”

    一阵沉寂,昨晚重伤之余。许易默默冥想“柳神法”的生命奥义。

    然后就睡着了,然后就天亮了,然后他就从垂死状态变成活蹦乱跳!

    “呃……如果这样的话会不会吓到水月真人?”

    想此,许易赶紧连忙带跑回到紫竹屋躺下,再次装成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

    午时三刻。

    水月真人再次来到小竹屋,不过后面只跟着文敏一人。

    一番运功疗伤完毕,水月真人又给许易号脉。

    其眉头紧锁,闭目沉思,喃喃自语道“奇怪,昨日还奄奄一息,死气极重。

    为何今日孩子你的体内出现了一道生气,将之坏死的身体重新焕发勃勃生机?”

    “呃,我也不知道。吃了真人您送的那颗药丸(要玩),我就睡下了,今天一早感觉神清气爽,精神奕奕,仿佛要不死了一样。”

    许易的头微微偏移了一下,脸上挂着淳朴,大大明亮的眼睛里似乎充满了对生命的渴望,一脸希冀与激动的看着水月真人。

    “田不易那厮的九花玉露丸有这么神奇吗?”

    水月真人心里感觉怪哉无比,于是问道“孩子,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呃,嗯……真人,我觉得我应该可以坐起来或许站起来。”

    许易略微思考了一下,认真的回答道。

    “呵呵,怎么可能?”

    水月真人微微摇头,心中想道,明显不信,这孩子四肢经脉都是断的,怎么可……

    “咳咳……”

    忍不住咳嗽,水月真人楞住了,眼里露出不可置信之色,站在后面的文敏同样也惊呆了。

    许易一下子从咸鱼躺直直坐起来,双臂左右晃动了一下,同时说道“真人,经过你的治疗我感觉好多了!你看都能动了。”

    水月真人被眼前这一幕的场景给惊呆了,因为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一个四肢尽断,快要死的人居然可以不用借助外力直直坐起。

    “要不孩子,你下床试试?”水月真人突然问道。

    “嗯,真人。不过这是不是太快啦,不是应该要慢慢来吗?”

    许易嘴上这样说,但是身体还是听话得狠。

    一个翻身就从床上跳到地上,毕竟现在是小孩子吗,小孩子当然要活蹦乱跳的。

    “呃……”水月真人一度陷入沉思之中,看着眼前这一幕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亏她昨天还以为这孩子八成是救不回来了,毕竟死气太重。

    所以昨晚熬夜翻看医书,研究药理,通宵不眠。

    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美德,然后今早这孩子就自己活过来了。

    莫不是回光返照,但看起来也不像啊?

    难道真的是田不易那个胖子的九花玉露丸功效,那还不得真的成了仙丹灵药?

    “孩子,你过来。”水月真人出声说道。

    “哦。”许易很听话的走去,心里也理解水月真人,毕竟眼前这一幕的确有点离奇。

    水月真人又给许易号脉,眉头紧紧锁住,眼底微不可查闪过一丝怀疑,过了一会说道“孩子,既然你现在有自主能力。不过伤势并未痊愈,你就住在这安心养伤吧。”

    水月真人吩咐道,就转身离开了,不过走路过程中,心中不停思量着,念头电转:

    “这孩子体内没有一丝法力存在,应该是个普通孩子,也不可能是魔教潜伏的卧底。

    不过这孩子虽然现在伤势好过大半,不过体内经脉依旧寸断。

    全靠那股新生的生气不断为五脏六腑滋生生机维持。只要生气不散,性命已然无忧。

    当务之急,还是得多配一些治疗内伤的药,否则时间拖久,哪怕生气再强,也会落下病根子,不得长寿。”

    想罢,水月感觉自己对这孩子是操碎了心啊。没走多远就回首看了依旧站在那,脸带笑意朝她挥手的许易,感觉似乎还是值得的。

    ……

    时间过得很快,两月已经过去了。许易每晚冥想柳神法生命奥义恢复伤势,白天闲着没事坐在紫竹屋外塞太阳,悠哉悠哉。

    在这期间,水月真人带一些治疗内伤的补药过来给他恢复经脉之伤。

    而这种小事其实水月真人交给手下弟子就可以的,但还是亲自前来嘱托他,。

    对次一番情意,许易感念恩德,铭记在心底。

    不过大约在三日前水月真人就不来了,因为他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过来。

    唯一不好的就是,脸色一直都是那副苍白的样子,病恹恹的。

    因为小竹峰历来不收男子,水月真人心念门规,自然不会收下许易为徒。

    而其又投身在小竹峰下,如若现在另投其他六脉,估计也没有哪峰首座会收留。

    对此,水月真人心里深感过意不去。而许易表示其不用愧疚,毕竟是她救了自己的命,只要让自己留在小竹峰看竹子就好了。

    这日傍晚,许易坐在屋前小溪垂钓,准备晚上给自己加餐。

    突然一阵狂风而起,紫竹林的竹叶被吹起漫天飞舞!

    一片一片如同鹅毛落下,掉在了小溪中,随波逐流。

    接着天空起了淡淡的薄雾,透过这雾,许易似乎看到紫竹林里有一道曼妙的身影若隐若现。

    “这个时候,会是谁?”

    许易不由感到奇怪,放下鱼杆就往紫竹林里走去。

    那道曼妙的身影,在紫竹林里面被雾气包裹,成为她的纱衣。

    那曼妙的身影似在跳舞,忽左忽右。

    因为雾气太重,所以许易看不到她人。隐约看到影子,便寻着那道身影找去。

    竹叶摩挲,沙沙作响。似乎察觉到有人前来,像是受惊似的,那曼妙的身影蓦然消失不见。

    “……,白跑一趟。”许易暗叹可惜不已,没有见其庐山真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