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陆雪琪的剑,好剑 二
    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时!

    清凉的夜风轻柔的拂过陆雪琪的衣带,夜光下衬托其寒冷的绝世容颜。

    她是仙子,不她是谪仙。不是凡人,可是此时却有一种不似仙子的情绪出现在其眼眸中。

    看着地上因为晕血而昏倒的登徒子,陆雪琪在犹豫,在思考要不要管这个奇怪的人。

    如果她一走了之,这漫漫的黑夜,这山上竹林丛狼之类的野兽是否会把此人当做食物叼走。

    寻思良久,陆雪琪有了一个决定,毕竟此事因她而起,她要负责那是不可能的。

    美眸闪烁不定,最终仙子似的陆雪琪果断调头离开紫竹林,扔下了依旧躺尸的许易小朋友。

    “嗷呜……”

    月夜,竹林深处隐约传来一阵野兽狼嚎,一颗颗幽绿的眸子像是灯泡似的一盏接着一盏亮起。

    “嗷呜~”

    ……

    第二天,清晨,朝阳初升,一滴莹露从竹叶上滑落而下。

    “滴!”

    溅在了某鱼脸上,许易从昏迷中猛然惊醒,吓得立马坐起。

    “这是哪里?”

    有些迷糊,打量四周环境,发现自己似乎睡在一颗合抱粗的参天大树之下,周围尽是一片色彩斑斓的花圃田园。

    从地上站起来,“厮!”许易忍不住龇牙,因为后背突然传来一阵疼痛,像是一阵皮被磨掉似的。

    “怎么回事!”

    摸着后背,一瘸一拐,许易准备离开。

    刚离那颗枯藤老树不足两丈远,突然一道幽冷好听的声音传入耳底。

    “你要去哪里?”

    许易连忙调头,寻着声音尽头处,看到那颗树捎枝头。

    转首便看到一位白衣胜雪,黑发长直,绝世佳人怀抱一把天蓝色长剑,站在那儿,遗世独立,。

    “天琊剑?莫非是水月真人的得意弟子陆雪琪。

    这就可以解释了,我道是谁这么绝色,原来如此啊!”

    转瞬之间,许易想起了昨晚那女子说她手中之剑乃九天神兵,神剑天琊,便联想到此女身份。

    “从哪来,回哪去啊。哦,还有我就住在小竹峰下那紫竹林的小竹屋里。”许易理所当然的回道。

    “我在小竹峰生活了近十年,可是我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快说实话,否则别怪我手中天琊剑无眼。”

    陆雪琪抱剑站于古树上,面色冷肃,语气锋芒,气势逼人。

    其怀中的神兵天琊剑配合的鸣叫,蠢蠢欲动,似要出鞘一般,将其凌迟。

    说实话,看着陆雪琪这冰冷美女煞气满满的样子,许易竟然生不起一丝害怕。

    反而用略带羡慕的眼光看向被陆雪琪一直抱在怀里的天琊剑。

    被如此美人天天抱着,到底是一种何等的幸福啊。

    有那么一瞬间,许易居然有了一种成为天琊剑的荒谬想法。

    “此人多半有病?”

    这是小仙女陆雪琪此刻心中的唯一想法。

    因为许易的那种近乎痴呆的目光,实在有污她明亮的大眼睛。

    “快说!你是谁?”陆雪琪娇哼!柳眉一竖,美眸炯炯有神,射出一道逼人的光芒。

    “这位美丽的仙子。我真的住在小竹峰下,紫竹林中。”许易无奈回道。

    “胡说八道,好啊,还不说实情。我自从记事起就一直呆在小竹峰未曾离开。

    怎么没有见过你,再说小竹峰有明确规定不收男人入内。”

    陆雪琪冷冷说道,那天琊剑径直出窍,凌空盘旋,一道凭空剑气划出。

    “锵!”

    剑气无形,漫天飞舞,落叶纷飞,锋芒毕露。

    许易脑后不的远处,那一颗颗坚硬的紫竹同一时刻纷纷断裂开来,在那断裂的竹口,被其剑气削得整整齐齐。

    可以肯定一点的是,这剑气如果划在如今的许易身上,必定将其削成人棍。

    但饶是如此,许易的眼睛未眨分毫,甚至都没有躲闪之势。

    虽然如今修为全失,但是他有一颗足够上的心脏!

    “你不怕?”陆雪琪问道。

    “怕啥?”许易反问,同时小声说道“我不是男人,我还是男孩,没成年呢!”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还是这样胡搅蛮缠的话,别怪我不客气。”陆雪琪听完,感觉心中生出一股无名之火,不由冷哼道。

    许易见此,这陆雪琪非要刨根问底,感觉无奈,于是用他为数不多的记忆编扯道:

    “禀~仙子,在下本住在青云山下的草庙村,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

    谁知那突天降横祸,魔教妖人蛮横不留情。

    乱杀无辜目无法,毁我家园杀我狗。

    我爹娘跟他来翻脸,反被他一掌来打扁。

    他还将我打半死,苟延残喘抛尸大路边,

    幸得青云仙长救,捡我回去治伤势。

    从此青灯伴青云,因我铭记这恩在心中啊!在心中!”

    一番声情并茂,口干舌燥。注入情感,悲伤莫名的说唱。

    说的许易自己都感动了,只觉得泪上腺激素涌增,就要嚎啕大哭,真是太惨啦!

    陆雪琪依旧站在古树上,不过其表情极为精彩,不知该哭该笑。

    这段说唱叙事明明很听起来很悲惨的,为什么从此人嘴里说出来会有一种贱嗖嗖的气息!

    想罢,法力微动,凌空飞渡。白裙衣袖随之飞舞,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落在了许易的面前。

    如此近距离欢这陆雪琪的盛世美颜,又是另外一种赏心悦目的美感,说不出,但心里很舒服。

    “原来如此,你就是师尊她老人家救回来的草庙村遗孤。刚才的事,对不起。”

    陆雪琪美眸灿若秋波,像一汪深幽的古泉,盯着许易说道。

    “没事,没事。师姐。”许易笑道。

    “我叫陆雪琪。”陆雪琪自我介绍道。

    “我叫许易。”许易也自我介绍道。

    呃,一阵尴尬。陆雪琪本身就是一位话不多的人,性子冷淡,喜静不喜动。

    “那个陆师姐,我想问一下。昨晚你是怎么把我弄到这颗古树下的啊。为什么现在总感觉我背后火辣辣的痛?”

    许易问道,那种像是蹭掉一层皮的感觉实在太酸爽啦。

    “哦!我是用枯藤编织成绳子把你捆起来,一路把你从地上拽过来了。

    不过好在路也不远,不然这藤条因为路太远,估计会磨坏掉。”

    陆雪琪解释道,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

    “我……,你是呆子吗?还藤条怕磨坏,我感觉我的背起码脱了不止一层皮!”

    许易表面,神情如常,但是心底却是充满怨念。

    求推荐,收藏,月票,订阅哈。p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