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陆雪琪的草木皆剑 下
    雪花漫天卷地落下来,犹如鹅毛一般,纷纷扬扬。

    轻轻地轻轻地落在楼阁上,落在树梢上,落在这山峰上。

    望月台,已经被这白雪披戴上了一层银装素裹,整个世间只余白芒芒一片。

    “草木为剑,万物为剑,无剑而又有剑!”

    一道轻轻的低喃,带着无限的迷惘与期待。

    那雪花纷飞下,一道倩影来回舞动不止。

    “嗖!”

    这一刻,忽然整座天空的雪花突然静止,保持着坠落之势。

    陆雪琪手持梅枝,眼神凌厉无比,纤长的手臂腕出一道剑花,向着望月台的梅林斩去。

    “咔擦!”

    无形无质,不是剑气,而是莫名剑意。

    有大半的梅林植树整齐划一的纷纷折断,那地面更是凭空出现一道深不可测的裂缝。

    其之地表上的大雪更是被剑意刮起,被剑意所融,蒸发消失。

    “这是?”

    陆雪琪美眸讶然,不可置信看着自己的手掌,还有这条完好无损的梅花柳枝。

    “这怎么可能?一根梅花树的树枝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陆雪琪喃喃自语,这等威力只有她手持神兵天琊时才会出现。

    可是如今却在一根不起眼的树枝身上实现,简直不可思议。

    “剑道分五种境界,利剑,软剑,重剑,草剑,无剑!”

    这时,许易说过的话再次清晰回响起陆雪琪的耳畔。

    “莫非?”陆雪琪脸上露出一丝所有所思之色。

    “雪琪,刚才你是怎么回事?”

    这时,一道严厉却又不失温和的声音从后方响起。

    望月台的竹亭当中,水月真人手持一把拂尘淡然而立。显然刚才这一幕皆被她收入眼底。

    “禀师尊,雪琪适才练剑偶有所悟,情不自禁。”

    陆雪琪走到水月真人跟前,脸色恭敬无比,微微拱手。

    “练剑?天琊剑呢?我只看到你那着树枝挥舞,居然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雪琪,你是想把这小竹峰给拆了吗?”

    水月真人明显不信,没好气的反了个白眼。

    不过语气却没有丝毫怪罪,有的只是如慈母般对待子女的宠溺。

    “果然还是瞒不过师傅,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陆雪琪闻言轻笑,于是就将同许易的相识一点点经历告诉水月真人,并未隐瞒半点。

    “五剑之说,剑道之境。听之倒也令人心生惊叹。”

    水月真人听完,脸上充满震惊之色。

    “师傅,五剑境界是否真的存在,但却未和与我自小所修之术大相径庭。”陆雪琪不禁问道。

    其实当她这么问的时候,心底已经就有了答案。

    如果不存在五剑之境,也许她会自己走出,因为此前她已经踏出第一步。

    “关于五剑之境是否存在,我也不知道,此等理论实在颠覆现今修行界。”

    水月真人面容有些唏嘘,紧接着说道“至于现今修道界现状其实已经走了歪路了。”

    “师傅,何出此言。”陆雪琪问道。

    “雪琪,从上古开始,自从人类有了智慧之后,就不曾停下对长生之秘的探索。

    于是便有了修行,人类修行之始就是源于对寿数无尽的长生的追求。

    从而产生了各种修行的法门继而出现了门派之别。

    但是长久的探寻,长生之法始终没有找到,但修行的确让人获得了更强大的力量。

    力量又能带来权势、财富、名利等,于是大多数人更执着于此,渐渐也有了正邪之别,而忘了最初追求长生的目的。”

    水月真人缓缓说着,即便是她也没堪破这一层,争名夺利只要是人则都会有这一**,即使是修行者也不能列外。

    “师傅,可是这和五剑之说有什么关系?”陆雪琪问道。

    “其实本质上,我们人类创造出修行法门是为长生,而现在却逐渐忘记初衷,追寻力量。

    因为五剑之说迥异于现在的修行之路,是否真实存在我也不知。

    但是五剑的本质是要求人类用心领悟剑道奥义,追求剑道永恒超脱,同长生相似。

    与我们现在的修行法门单纯追求力量最大化相悖。这也就是雪琪你为何疑惑的原因!”水月真人解释道。

    “哦!”陆雪琪露出似懂非懂的神色。

    “不过雪琪你也认识了山下那孩子?”水月真人问道。

    “是。”陆雪琪回道。

    “倒是个可怜的孩子,全村被魔教所害。”

    说到这,水月真人眼底闪过一丝煞气,她对魔教怨念颇深,嫉恶如仇。

    ……

    这连天的终于雪停下了,因为现在是**凡胎,许易受不了寒冷早就起来,在屋子里生了一堆火烤着取暖。

    裹着大棉被子坐在火盆旁,可怜巴巴自己给自己生火取暖。

    “阿丘!”

    又是一个喷嚏,许易的小脸因为离火盆很近被烤得通红发亮,鼻涕挂了一串又一串,下意识把身上的老棉被裹得更紧了。

    “想我曾经也是堂堂修仙大能级别的高手,居然也会因为怕冷裹在这种俗物里面。”

    哎,想想又是一阵莫名哀叹悲伤啊!看着外面已经厚厚一层的雪白色银雪纱装,又看着自己一人都在屋内独自烤火取暖,不禁陷入沉思。

    “你在干什么!”

    一道声音冷冷传来,不知何时何地。

    门口站着一道人影,一身雪白色淡裙的陆雪琪怀抱着天琊剑站在门口,目光冷冽,神情平静,还有一丝丝奇怪。

    虽然是隔了几个月后的第一次见面,虽然许易此刻心中讶然且激动,很想站起来打个招呼。

    但奈何气候实在太冷了,他连动都懒得动一下,裹着被子蹲在火盆旁瑟瑟发抖。

    “嘿,陆师姐。”许易稍微动动头,露出一抹比哭还要好看不少的笑容,算是意思上打了招呼。

    “你是感觉很冷吗?许易。”陆雪琪突然问道。

    “不然呢?这么明显看不出来吗?我都要冻出x来了。”

    许易此刻心里对于陆雪琪的单纯终于又有了新的一层认识。

    “是啊,陆师姐,这气候太冷了。”

    不过许易脸上没有多少表情,保持平静,因为他觉得在能够修仙之前必须得抱住一根大腿。

    很显然,年纪轻轻,不谙世事有点单纯的陆雪琪就是。

    陆雪琪听了,美眸露出一丝思索之色。

    突然抬起右手一掌朝着许易的脑门拍下,那手心升起淡蓝色的法力,声势不弱。

    “怎么回事?”

    这是许易此刻心中的唯一一个念头,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不可置信一般。

    那似乎可以把他脑袋拍碎的白色玉掌同时在他眼里愈来愈近。

    “啊!”

    一声惨叫,久久不绝。

    求推荐,收藏,月票,订阅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