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骄横少女碧瑶
    两个人默默无言的擦肩而过,那一抹的风情被尽收眼底。

    仿佛前世早已经经过无数次的轮回,只为今朝的一刻相遇。

    这女子一身黑袍,将之娇小的身躯完全包裹。

    但是从腿脚还未遮住的的浅淡色绿裙可以判断,此女的装扮虽不奢华,但很清雅别致。

    这女子相貌无比秀美,细眉雪肤,清丽脱俗。

    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极是灵动,像是话说话一般,让人看着就觉得眼前一亮。

    更为奇特的是此女的手腕上一双银色铃铛“叮叮”作响,听起来悦耳无比。

    “铃铛装扮,容貌角色的绿群少女,能在这个时间出现的只有鬼王宗少主碧瑶了。

    那个精灵一般一样的女子,也是痴情让人心疼的女子。”

    许易心中一叹,静静看着。

    碧瑶走进张小凡的小摊蹲下,面容俏皮可爱,语气有些骄横,问道“哎,怎么卖?”

    张小凡在山上除了见过师姐田灵儿,还未见过其她如此漂亮的女孩。

    再加上他本来性格腼腆,不善言语,支支吾吾道“灵药一两。”

    “好,我全要了。”

    碧瑶轻轻一笑,快速把张小凡底下铺着的灵药卷起,扔了一两银子,准备走起。

    “唉,姑娘这不够!”

    张小凡接住一两银子,忽然心中警惕这不对啊,这么少。

    “怎么,不是你说灵药一两。难道不是这里的灵药只要三两吗?难不成你想反悔?”

    碧瑶狡辩道,脸色带着戏谑。张小凡本就不善于言语,一时之间居然被逼的说不出话。

    “谢咯!”

    碧瑶回眸一笑,背着这卷起来的灵药草包准备离开。

    可是还未走上几步,就发现自己走不动路了,原地踏步。

    再看原来不知何时一只力道十足的大手落在她的肩膀上。

    “姑娘,骗人可是不对的。”这一只鱼手的主人自然是许易。

    只见他不知何时已经来到碧瑶的身后,一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碧瑶脸色恼怒不已,以为对方只是一个多管闲事的凡人,法力运转下意识反手一巴掌准备呼过去。

    然许易一动不动,如同山岳,其运转太极玄清道法力无声无息将其力量卸掉。

    许易没动!但碧瑶的身体动了,事情就大了。

    她向后反手转身,因为没有撼动许易。

    其肩膀又被按住,披在身上的黑色长袍,被她的转身之力震散出去。

    但在走在路上的外人看去,那就是许易青天白日之下扯开这名绿裙少女的黑袍。

    “淫贼,无耻之徒!”

    黑袍被扯开落在地上,露出一身浅绿色的流袖长裙。

    碧瑶的俏脸气得透红,明亮的美眸里皆是恼怒愠意。

    “我怎么无耻了?”许易轻笑。

    “信不信,本公子还可以更无耻的了!”

    “放手!”碧瑶脸色漠然,懒得和许易瞎扯,直接说道。

    因为她现在这身份敏感,若是被这河阳城的青云弟子察觉,恐会给鬼王宗引来不少麻烦。

    “把你手中的灵药放下,用假钱买真货。这世间的买卖可不是这么做的!”

    许易没有松手,眯着眼,面容和煦看着眼前气氛的少女,心中感觉很爽快。

    “这人怎么生得这么讨厌!”

    此刻碧瑶心里恨透了眼前这个笑眯眯虚伪的贱男人,若不是他横加阻拦,哪里会有这么多事!

    但是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说道“愿卖愿买,童叟无欺。这是很正常的事,有什么不对。”

    “那个我没有说愿意卖!”

    张小凡弱弱的走过来,准备把手里的一两银子还给碧瑶。

    然就在递手的过程中,那块银色的石头忽然缓缓变成烂大街土黄色石头。

    呃……,突然气氛死一样寂静。

    “姑娘,你骗我?”张小凡怒道。

    “呵呵,谁叫你像个呆子。不骗你骗谁。哼,本小姐买你东西是你十辈子修来的福气。”

    见把戏被识破,碧瑶也不藏着掖着呢!态度变得极为恶劣,一副骄纵大小姐的样子。

    “你!”

    想了许多骂人的话,张小凡说出口的果然还是只有一个字。果然张小凡还是那个张小凡。

    “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许易出口问道。

    此刻张小凡也注意到帮他的年轻人,觉得他脸特熟,似乎在哪见过,心里不停琢磨着:

    “这个人好像是许易,可是又有些不像。过了五年了,许易应该变化挺大的吗!”

    “哼,本小姐要走就走,你还拦不住我。”

    碧瑶抬起另外一只纤细修长的手臂,手腕上挂着的铃铛作响,一朵纯白色小花出现。

    一道浅绿色的法力声波穿了出来,让人感觉头晕目眩。

    见此异状,许易忍不住松开那只按住碧瑶肩膀的手掌。

    而碧瑶得此机会,不顾行人奇怪的目光,直接腾空飞去。

    当碧瑶手里风铃的眩晕效果过去后,许易微微抬头看着那道远远消失在天际的靓影,嘴角不禁露出一丝轻笑,自语道“有趣。”

    张小凡也从眩晕中清醒,又是一脸苦涩,生无可恋的样子。

    和他师姐田灵儿下山偷偷卖药,这钱没赚到一毛,灵药全丢了。

    回去估计又要挨骂了,这药可都是他师傅田不易灵草园子里的宝贝疙瘩啊。

    “小凡,还认识我吗?”就在张小凡想入非非之际,许易说话了。

    “你是许易吗?”张小凡犹豫似的问道,似乎不敢确定。

    “我是!小凡,看到你第一眼我就知道是你,一点都没变。”许易笑道,心思颇杂。

    “有吗?许易,我都一眼没认出你。你怎么认出我的。”张小凡奇怪似的问道。

    “哈哈,小凡你还是那么老实!除了你还会有谁这么傻x?”许易说道。

    “……,……”张小凡突然想要打人,可惜自己的烧火棍没带身上。

    ……

    傍晚,剩下的时间和张小凡叙了大半天旧,到了约定时间。

    许易就去颜如玉书铺找陷入书海不可自拔的陆雪琪去了。因为和一个男人整天呆一起多没意思。

    远远看去,那夕阳下。书铺旁边,陆雪琪早早站在那儿。

    那夕阳的晚霞将其斜映在古城街道上的身影拉得斜长无比,美丽动人。

    此情此景,这就像是一幅名画,美不胜收,让人忍不住驻足停留欣赏片刻,或是让时间永恒定在这一刻。

    “陆师姐!”许易遥遥招手,喊着熟悉的称呼。

    陆雪琪看着渐行渐进的来人,冷冷说道“叫师傅!”

    随后不管许易,直接转身,向着夕阳尽头走去。

    许易见状,面带笑容,连忙跑起跟上,一起消失在河阳古街尽头……

    求推荐,收藏,月票,订阅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