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许易虐小凡
    一丝丝暖风吹过,却在在这太阳之下带来了丝丝凉意,这是剑的锋芒,剑之锐气。

    许易持三尺青锋,凛立于苍天之下。一人一剑,孤高的身影被拉得斜长。

    这五年的潜伏,深修。让他更像一名合格的剑客,也许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成为一名真正的剑仙。

    剑者当有锋芒,一往无前,战意凌天。剑者亦要曲折有度,不能一味刚猛,时须怀柔。

    终返璞归真,藏于市井,功藏于名,化为平淡普通。

    但剑要出鞘,必是雷霆,动若如火,风云涌动。

    “好强的气势!这真的是那个记忆中的童年玩伴吗!”

    张小凡紧紧握住烧火棍,感受着来自许易的剑意威压,感到一阵窒息无力,想要认输的冲动。

    但是稍后一瞬,从烧火棍顶端那血色的珠子里传出一道红色的法力,缓缓流入身体里面,一阵冰凉之感抵消了许易的剑气威压。

    底下,周围的观众弟子,纷纷屏住呼吸,眼睛一动不动,看着擂台上两人的无形交锋。

    ……

    青云门,通天峰的后山祖师祠堂,一名白布麻衣的花甲老者徐徐扫着地面。

    其身体忽而一颤不止,一股凌天剑意从背上冲天而起,欲似划破这天穹。

    紧接着剑意消失,又化为那普通老人模样。

    眸露精芒,看着通天峰的方向,长叹一气,喃喃叹道“今年青云门出了了不得的人啊!”

    ……

    “呀!”

    目光交锋之后,哪怕有烧火棍的的加持,张小凡依旧被许易的剑气威压磨得心里难受,终于忍不住内心躁动率先出手,手持烧火棍朝许易袭来。

    看着狂奔兼飞来的张小凡,许易神情不变,嘴角忽然一瞥。

    手持的三尺青锋,忽而朝天一划,快速挥出,。

    那是一抹极致之光,闪掠在所有人的眼里,一闪而逝。它很快,快到肉眼捕捉不到。

    “铛!”

    许易原地未动,静静的站在那儿,依旧保持握剑姿势。

    然张小凡手中的烧火棍却已经被击飞,落在擂台上。其也被一下震退倒地摔倒,趴在地上。

    “好疼!”

    趴在地上的张小凡看着自己颤抖不止的右手,感觉五指之骨一下子被崩断似的,被拆散架。

    “只是一剑!我都接不住。难道我真是废物!就算是输,我也不能这样输,我不甘心。我不想让师傅,师娘失望!”

    张小凡爬起,再次将烧火棍握在手里,一道血红色的气息缓缓融入其身体里去。

    身为始祖剑的主人,许易比任何人都要了解煞气。而张小凡的嗜血珠算是其中一种。

    煞气可以让人变得厉害,力量大增,但同样会腐蚀人体心智,变得嗜杀。

    “小凡,你放弃吧。输,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你要懂得放下。”

    许易劝道,他之前虽说一剑击飞张小凡,看似简单。

    但是这一剑的剑意被他用上了五剑之境里的重剑之意,举重若轻与举轻若重之间瞬间变化。

    一剑出窍,如万钧奔雷,势大力沉,可分金碎石,断山开流。

    “不,我不想让大家失望。许易,不是我想赢,我只是不想这样灰灰的输掉。”

    张小凡的倔脾气上来了,反正是要和许易杠上了。

    “尼玛?怎么搞得我是个坏人似的。这瓜娃子!”许易心里不禁如此想道。

    “呀!”

    而这时,张小凡再一次拿着烧火棍敲来,那烧火棍散发一道红色的气罡将其完全护住。

    “来多少次都一样。”

    许易脸色不变,抬起手臂,遥遥一斩。

    “铛!”

    这次,张小凡没有被击飞。因为烧火棍形成的红色罡气将许易的剑势阻拦在外!

    一时之间,两人居然一时僵持在一起。剑与棍互相摩擦,火花四溅。

    “可以,不过这还不够,小凡。虽然大家都是好朋友,我答应了一人,要留到最后。”

    “重剑式!”

    同时伴随许易的话落,其手中的三尺青锋忽然光芒大盛!

    “咔擦!”

    一剑劈过,径直将烧火棍布置的那层红色罡圈打碎,烧火棍再次因为承受不住重剑剑意的摧残,不禁脱手而出。

    “噗呲!”

    张小凡嘴角溢出鲜血,只感觉一股巨力似乎要将他的五脏六腑搅碎,筋骨错位。

    随之意识模糊,倒地昏迷。

    “所以小凡,只能委屈你了。谁叫你脾气那么倔,非逼我下重手。”

    许易看着倒地昏迷的张小凡,从怀里拿出一颗九花玉露丸给其服下。

    随之张小凡悠悠醒转,看着眼前这人,不禁心神黯淡。

    “怎么,还要来吗?”许易问道。

    “不了,不了。我可不想再被你打残,输了就输了吧!”

    张小凡连忙摆手,倒是有些释怀,不过眼里却不禁露出一丝胆颤之色。

    “小竹峰,许易胜!”

    随着裁判长老公布结果,这场四强赛落下帷幕。

    另一方,坤字擂台,陆雪琪对决龙首峰齐昊,两人战斗已然接近尾声。

    陆雪琪手持天琊神剑,衣袋飘飘,如同九天玄女,全身上下剑气纵横,黑发狂舞。

    那齐昊被陆雪琪一剑逼退,眼神凝重不已。

    他一生修道六十余年,如今却被一个后辈击退,逼得狼狈,心中不禁生出怒意。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冷绝的声音响彻天地!

    天穹黑云滚滚而来,发出不断的轰鸣声,似苍天发怒。

    “九天玄刹,化为神雷。煌煌天威,以剑引之!”

    “这是神剑御雷真诀!”

    主台之上,七脉首座纷纷观之色变,田不易失声说道。

    “水月,你门下弟子竟然能修成神剑御雷真诀这等镇门奇术,你倒真是教得一个好徒弟啊!”

    苍松一脸吃si的难看神情,满心怒火。如若陆雪琪成功施展御雷真诀,那恐怕齐昊必输无疑。

    现在他就期盼着陆雪琪因为功力不够,施展奇术失败遭受反噬!

    但这可能吗?

    天穹上,雷霆乍现。一道银白色雷电被其引下,流窜于天琊神剑的剑刃之上,极紧璀璨。

    “磁啦!”

    一道无形的罡风法力将陆雪琪四周护住,保证其成功施展神术不受外界影响。

    “喇!”

    银色的电花将陆雪琪的身形笼罩,沐浴在雷霆之海中。

    剑花一斩,雷霆咆哮。完全吹枯拉朽似的将齐昊轰落台下,场下一阵哗然。

    纷纷注视着场中中心留下的那一抹,心中不可磨灭的绝世丽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