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夜下会碧瑶
    “许易,那位穿着淡绿裙的女孩在对你笑哎!”

    张小凡对着好友小声说道,他很腼腆都不敢正视陌生的女孩。

    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总是不禁意间的迷之脸红。

    “我知道啦。”

    许易用嗓子发出低沉的声音,再看那个碧瑶已经不再看他,仿佛之前的一幕就是错觉一样。

    再看看坐在茶桌对面的陆雪琪正在淡淡的品茶,似乎没有注意眼前的一幕似的。

    队伍里也没有话痨存在,气氛就在凝滞中度过,吃完茶水点心之后。

    大家默不作声的回到了客房准备休息,在第二天前空桑山。

    这山海苑后院乃是一处美丽的花园,缤纷美丽。

    许易并不是容易闲着的人,何况长夜漫漫,对于他这种精气十足的修仙者来说,睡眠这种东西其实可有可无。

    此时,天色已深,晚风凄瑟。

    一轮皎洁的明月高高悬挂,繁星不尽,照耀在曲径通幽的小路上面,蜿蜒曲折。

    来到苑内花园,似乎早就已经预知似的一样。

    许易还未走进,便看到花园中央,那月华站着一名绿裙少女。

    在这如此唯美的夜色下,那名少女与其美景完全融为一体。

    遥遥只是看着背影,便是美得如画一样。

    那个精灵似的绿裙女孩身旁有着一朵小花儿在夜风中轻颤,傲然而立。

    有晶莹露珠,附在粉白花瓣之上,玲珑剔透。

    忽而,那女孩弯下细细的柔软柳腰,一支纤纤玉手,仿佛是得到造物主的钟爱,是那么的完美。

    带着一分幽清的美丽白皙,印衬着天上的月光星光,探到这支花上,轻轻折下!

    缓缓的递到琼鼻山轻轻嗅了一口露出开心的笑容!

    说实话,这一刻。许易被眼前这副“女子折花”的画卷给深深吸引住了,移不了目光,看得醉目。

    “呵呵!”

    一声银铃般的轻笑,在这黑暗寂静的夜空下是如此耀耳!

    “你笑什么?”

    银铃般的笑声,打破了许易的无限遐思。

    他看着眼前的问道,语气温和。

    “我笑你是呆子?”碧瑶说道。

    “呆子!何以见得!”

    许易感到奇怪?但仿佛是早就已经认识了好多年似的一样,虽然这真的只是第二次见面。但他也很有耐心,愿意交谈下去。

    “不谈这个了,你看我这样美吗?”

    碧瑶忽然拿开了鼻尖轻嗅的那朵美丽灭小白花,夜色下原地转了两圈,手心里的银铃叮叮当当脆响个不停。

    “美!花美,人更美!”

    许易眼睛微眯回道,不过随之又露出奇怪的表情问道:“姑娘,这似乎只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吧?我们好像也内那么熟吧?”

    “姑娘?我叫碧瑶。你呢?”碧瑶笑道。

    “碧瑶,我知道。”

    许易心中想着,但表面不露声色,道“许易。”

    虽然两人心中其实也许都早知对方身份。但最终还是正经的来了第一次自我介绍,之后便不再说话了。

    清风吹过,夜色撩人。

    两人只是站在夜空下互相凝视,意味不明。

    “你知道我的身份吗?”

    最终,碧瑶还是问道,脸色不再之前的笑意盈盈,而是严肃,甚至是冷。

    “我知道!鬼王宗少主,又叫魔教妖女。”许易轻松似的回道。

    “魔教妖女,也很贴切。”碧瑶没有露出意外之色,自顾自道“许易,草庙村遗孤,青云七脉小竹峰四代弟子。”

    “你似乎很了解我?还有多少?”许易故意问道。

    也不以为意,在青云门安插奸细对于鬼王宗来说,这并不算是什么难事。

    “不多,但也不少。”碧瑶再次笑意盈盈,俏皮可爱。

    “所以今晚,你是故意引我来的咯?”许易问道。

    “是也不是!若你是聪明人,你就会来,反之亦然。”碧瑶回道。

    “我们似乎也不熟吧?碧瑶姑娘。”许易缓缓说道,眼中不禁一丝露出沉思之色。

    别看碧瑶长得清纯,像是一个小女孩似的天真烂漫。

    但是在魔教那样的环境下长大,又有几个清纯心地善良?

    “是,我们的确不熟。但是那天你不也故意放走了我?

    啧啧,身为青云弟子居然会放跑魔教之人,真是有趣。”

    碧瑶易露出有趣的神色,细细打量着许易。

    那日许易拦她不走,不得使用鬼王宗至宝合欢花放出音波功才得以脱身。

    以她骄傲的性格,至此对于青云门徒的实力有些轻视,认为不过如此吗?

    不过后来幽姨告诉她从青龙大哥那里得来的消息,说当日拦她的那位青云弟子修为远在她之上,故意放她而走。

    虽不知原因何故,但是碧瑶却暗暗将此人记住,通过安插在青云的密探调查许易消息。

    “所以,碧瑶姑娘你现在想怎么样?”

    许易笑道,巧妙的绕过了碧瑶话中玄机,既没承认,也没否认。

    “本少主觉得你不错,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来我鬼王宗发展?”

    碧瑶巧然一笑,忽然有些诡异,大大的眼睛灵动无比。

    “等等……,”

    许易心想,这画风怎么突然之间就变了?敢情这碧瑶陪他瞎扯到现在只是为了挖青云门墙角。

    同时,伸出了那只一贯作风的咸鱼手,突然摸上了碧瑶光滑柔润的脑壳上试试温度?

    “咦,不烫啊?没有发烧啊,没病啊?怎么回事?”

    许易自顾自喃喃自语,一副了然如此的样子,心中不断冒出问号。

    “你才有病!”碧瑶恨声说道,一把打开了许易咸鱼手,带着一丝嫌弃的表情。

    “哦,看来病得不轻。”许易说道。

    “别跟本小姐扯淡,说!你到底愿不愿意来我鬼王宗?”碧瑶说道。

    许易闻言,露出郑重无比的神色,大脑袋缓缓凑近碧瑶无暇的脸庞,眼睛微微眯起,惊愕似说道:

    “你神经病啊!”

    然后,摇摇头,笑笑不作声,离开此处。

    碧瑶没有说话,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不见。

    而此刻,花园后方走出一名身姿婀娜黑裙的女子,她蒙着黑色面纱。

    虽不能看清真容,但是从自然流露而外的高雅气质看来,也知道面纱背后定是绝世容颜。

    她像是黑夜的精灵一样,透露着神秘,翩翩起舞,走到跟前。

    “幽姨,你怎么看?”碧瑶出口问道。

    “我看不透。不过碧瑶您怎么会想到拉拢这个人入鬼王宗,要知道他可是青云弟子啊。”

    这名神秘的绝色黑裙女人缓缓出口,声音幽冷。

    “我也不知道,幽姨。我总感觉他身上有一种和我很相近的气息。”

    碧瑶露出思索之色,缓缓回道。

    “相近的气息?什么气息?”黑裙女子问道。

    “叛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