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和陆雪琪的心话
    一望无际的死灵渊,蒙着一层层灰色云烟。

    黑水滔天的无情海,海面的水晕一圈圈扩散。

    空气中,时不时传来一阵透彻的鬼哭狼嚎,撕心裂肺的惨叫。

    其中包含着数不清灭委屈,与无奈心酸。

    ……

    独自先走的陆雪琪,秀眉时时皱着,一刻都没有放松过。

    且空气中隐约传来的鬼哭狼嚎使得她的内心更加凝重了。

    她在担心许易,担心许易的安危,是否安全。

    即便她自己不愿意承认,再怎么表现得可能漠,甚至有意似的拉开关系,保持着距离,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许易应该没事吧?”陆雪琪心中不由想道。

    此刻她面色依旧苍白无比,看起来弱不禁风,甚至是狼狈。

    胜雪的白裙不再一尘不染,沾染了许多红尘气息。

    但却有了一丝人情气,可以触摸到,不再像以前那么高不可攀!

    “师……傅...”

    一声长啸,远远的就听到一声呼喊,有些模糊不清。

    陆雪琪下意识抬头仰望,那无情黑海的尽头,有着一颗黑点,逐渐在其眼帘不断放大。

    那人很快,转瞬即至,就已经来到了她的跟前。

    也就在此刻,陆雪琪眼底出现惊愕之色。

    因为在她眼里,许易是安静的坐在海面上过来的。

    为什么是坐?原来在许易的身下正是黑水玄蛇的庞大蛇躯。

    那硕大黑不溜秋的蛇头浮出一半海面之上,顶上与初见之时相比较多了几颗显眼的肉瘤,眼看明显就是被打出来的。

    而灯笼的幽眸时不时露出一丝人性化的委屈之色,看上去非常怪哉。

    许易一把跳到岸上,对着海面招招手示意。

    黑水玄蛇感知到这个人类手势意思,感觉如蒙大赦。

    丝毫不停滞,神蛇摆尾,立马一个倒栽葱,翻头就是潜入深不可测的大海之中,自由翱翔。

    “这是?”陆雪琪正欲疑问。

    哪想许易走上前来就做出一个“吁”声的手势,似乎有所顾忌。

    陆雪琪虽不知意,但心领神会,闭口没问。

    收回神识,感应到黑水玄蛇的确已经消失不见,许易才松了口气,缓缓说道“雪琪师傅,虽然降服了此妖,但是我也法力耗尽。

    虽然看上去没有大样,实则外强中干,所以不得不防备。”

    “没事就好。”

    陆雪琪的神情难得露出一丝关怀,但随之又变得冷漠如常。

    自顾自看着四周黑暗一片的死灵渊,说道“我们好像困在了这?也不知出路在哪?”

    “我倒希望一辈子都找不到出路最好。就这样,两个人,简简单单呆在这里。”许易忽然说道。

    “你什么意思!”陆雪琪身体微微一怔,隐约有些颤抖。但还是强自镇定,语气冰冷。

    “雪琪,这段时间。我们的关系似乎变得生疏了许多,你好像在故意躲着我,刻意与我保持距离,这是为什么?”

    许易叫了陆雪琪的名字,而不是师傅或是师姐。

    因为在这一刻他希望二人是站在同一地位谈话。

    “我没有,一直都是如此。是你想多了许易。”陆雪琪说道。

    “真的?还是你一直在顾忌师门吗?”许易问道。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陆雪琪的娇躯微不可查,颤抖的更厉害了,面色愈发的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白色的袖裙下,那看不见的地方。修长的十指用尽了力气,拼命的攥紧,似要掐出血来,似在努力抗争。

    “呵呵!”

    许易见此,突然释然一笑,有着一些轻松。

    相处了五年,他了解眼前女子的内心,是刚烈与倔强,凡是认定了的事,虽死而不悔。

    “你笑什么?”陆雪琪美眸中带有疑惑,但身躯隐约依旧颤抖。

    “我笑,也许是我想多了吧。

    不过雪琪,相处五年,你是知道我的性格。

    若是之后我们能够一起走出死灵渊,但那时你还没有想好,坚定自己的内心。

    那时也许回到青云,是你自己一人了,我就不回了。

    毕竟继续呆在那里,已经没有了什么意义。青云是你的家,但它却不是我的。”

    许易转过了身,没有看着身后的女子,所以也没有人知道他此时的神情。

    是喜,是悲!是怒,是嗔!

    陆雪琪听闻,她的眼底露出一丝不可置信之色,但是没有说话。

    因为许易已经自顾自找了一个方向走去,她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跟了上去。

    两人一路沉默,没有说话。只有无情海上的冷风。

    不停吹掠着他(她)们表露的肌肤,是那么的刺骨,凉心。

    四周寂静!静!

    连虫鸣声竟也没有,这死灵渊下,彷佛除了游浮的妖兽,竟真的再没有一个活物存在。

    但在不久之后,“叮叮当当”一阵悦耳的银铃声随着冰冷的海风传递到许易与陆雪琪的耳畔,余音不绝。

    仿佛它的存在将这整个死灵渊注入了一道勃勃生机。

    徐徐远处,黑暗里,伴随着铃铛作响,似乎有一点点光亮,缓缓的移动了过来。

    “叮当~”

    “铃~”

    然後,在那光芒处出现了一个女该。

    她一身水绿色衣裳,细眉秀目,短袖小臂似玉一般的肌肤胜雪白皙。

    在这黑暗中彷佛带了妖异一般的艳丽,竟有种动人心魄的、诡异的美,就像诡异的精灵似的。

    “碧瑶?”许易疑惑。

    而陆雪琪面色严肃,因为在此时此刻能出现在这儿的人都不是平凡之辈。

    不过似乎那个女孩身后还有一个人存在?

    在许易的眼里,碧瑶的手拽着一捆金色的绳子。

    金色的绳子上紧紧绑着一个人,那人手里拿着一根黝黑色的铁棒,无比显眼,不是张小凡又是谁呢?

    不过此时张小凡比较狼狈!一脸颓丧色,生无可恋似的,显然是被折磨的精神衰弱。

    身体悲死死绑住,碧瑶用绳子将他在坚硬的石块上托着,醇厚朴实的脸蛋都刮破了几道痕迹,鲜血淋漓。

    本来张小凡感觉自己是生无可恋的,因为他居然被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女孩子给玩坏了!

    但是当他瞅到不远处缓缓走来的许易,陆雪琪二人。

    顿时感觉人生又充满了希望,一脸激动,大声道:

    “许易,陆师姐。你们快走,这女孩是魔教妖女,心思歹毒!”

    许易听了,此刻心里不禁想道:“真是tm好耿直的小伙子!

    在这种时候还是想着立刻救别人,而不是救自己。

    他都感动的一塌糊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