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前生相 后生相
    最终三尾狐女还是与许易做了一个人妖交易,若是他能够解救她大哥六尾的九寒凝冰刺之毒。

    那么至宝玄火鉴她就亲手奉至其手上,甚至拜其为主都可以。

    玄火鉴可以要,后面拜其为主想想就算了。

    于是许易便跟着狐女来到了黑石洞,而周一仙这全场打酱油,喜爱凑热闹的老顽童带着小环也是不怕死的跟着尾随其上。

    一路上,人小胆大的周一环甚至和三尾狐女交上了朋友,亲密的谈话,笑语盈盈。

    这可让周一仙大为捂脸,内心担忧异常,这丫头怎么跟妖怪混在一起了?

    黑石洞如其名,其内石壁尽界是奇特的黑石,非常坚硬,隐约散发出一种浓浓的焦味。

    洞内九曲蜿蜒,像是一处迷宫,不知深浅。

    几人皮肤上先是感觉冰凉干燥,阴冷潮湿。

    后来随着深入洞口,愈走愈进里面,黑色的石壁通红一片。

    温度逐渐高了起来,甚至是灼热,感觉被火烤了一样。

    许易因为是修仙者,法力高深,面色如常,所以并没有感觉什么不适。

    而周一仙与小环乃是凡人,一路走下已经大汗淋漓,脸色躁红。

    “真是热死老道啦,传闻这黑石洞直通地心深处,熔岩烈浆,不会是真的吧!”周一仙说道。

    “没想到你这老头有点见识,的确如此。”

    狐女轻瞥周一仙一眼,忽然直视前方一处巨大空穴,道“我们已经到了。”

    “到了吗?”

    许易低语,因为也就在刚刚突然感受到一股陌生强大的妖气。

    这种妖气强度,起码得是三百年起步,甚至更强。

    便率先向前走去,然而入目的却是脚下之方一个大约三尺是的巨大地底岩洞。

    不过与之前焦黑的黑石不同的是,这里到处都是炽热到通红的岩浆,形成了一个焦热的湖面,不断翻腾着红色泡泡,充斥了整个洞底下方。

    而那岩浆湖面的中央,却有一处圆润光华的平台。

    一只比人还要大,长着六条大尾巴,雪白色的,大狐狸眯着眼,安静的躺在上面。

    “大哥!”却是那狐女扑腾飞去了圆形平台中央,一把抱住了那只六尾狐狸。

    六尾大狐狸睁开了眼,明亮的妖眸露出人性化的情绪,伸出毛茸茸的爪子,轻轻拂过狐女的脸。

    接着庞大的狐狸身子,微微盘踞起来,漆黑的兽瞳闪过精光。

    紧紧盯着不远处许易,以及身看起来没有丝毫攻击力的周一仙爷孙俩,问道“你们是谁?是来杀我的吗?”

    “大哥,不是。前面那位许公子说可以救治你的伤疾。”狐女连忙解释道。

    “人类会救妖?”六尾忽然露出一丝嘲讽。

    “人类当然不会救妖,我救你只是为了你们手中的玄火鉴而已。”许易淡淡说道。

    “原来如此。你是三妹带过来的人,我也自然信你。

    不过我身中之寒毒,已经深入骨髓,已经没救了。”六尾说道。

    “我知道,你身上所中的寒毒是焚香谷的法宝九寒凝冰刺。

    你们偷玄火鉴的目的也只是为了用其炎热火意镇压冰毒而已。”

    许易说道,看着六尾妖狐。

    它所身处的圆台早已经被冰成一块,而其周围却是滚滚热潮的岩浆。

    “你说得对。只是玄火鉴毕竟是正道法宝,而我是妖怪,其威能十之**发挥不出。”六尾说道。

    “你且看看我这火焰如何?”

    说着,许易将纯质阳炎召唤出来,一抹比之更为灼热的炎热气息扑面而来。

    六尾眼睛看直了,在它硕大的妖瞳里倒映着一串金色的火焰,不禁喃喃自语“强,好强的火意!”

    ……

    次日,黑石洞外,那一片茂盛的松林中。

    一位俊郎的白跑少年,一名绝色的白裙女子,并肩而立,像是一队金童玉女,天作之合。

    “许少侠,此番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这俊郎的白袍少年正是已经化形的六尾狐狸。

    此刻他脸色红润,没有之前一丝病恹恹的样子,红光满面。

    “呵呵,互惠互利而已。你赶紧把玄火鉴给我,看着你们两个秀恩爱,我一刻都呆不下去了。”

    许易看着狐女与六尾一副恩爱的样子,感觉无形之中被洒了一波狗吃的东西。

    “呵呵,对对。瞧我高兴的都忘了。玄火鉴本是你们人族之物,于我妖族其实并没有多少用处。”六尾笑道。

    说着,便从怀里递给了一只巴掌大的圆形牌状的物体给许易。

    这牌子通体红色,周身刻有斑驳的秘闻,中央处有一火焰图腾燃烧着。

    ……

    与狐妖兄妹拜别之后,许易同周一仙爷孙再次上路。

    一路上周一仙脸色愤愤显然是为了不能得到小池镇镇长那一百两赏金感觉郁闷。

    “许易,你拿这玄火鉴。可要小心啦,你是青云弟子,千万别被焚香谷那群人看到。”

    忽然,周一仙提醒道。这玄火鉴虽然是至宝,但也是炙手之物,麻烦颇大。

    “怕啥,到我手就是我的。敢来抢,小爷教他们做人。”

    许易拿着玄火鉴在手里不停把玩着,时不时在太阳下对着照耀。

    “你是青云门的人,青云门的人手里拿着焚香谷至宝,你让人家会咋想。”周一仙问道。

    “青云门?三日前我就已经不是了,我叛门了,它管不到我。”

    许易轻轻一笑,忽然叹了一口气,面色复杂。

    “……,”周一仙无语。

    ……

    回到小池镇后,许易与周一仙爷孙俩在客栈吃了顿好的,便又分别了。

    待得许易又走了没影之后,周一仙才缓缓收回目光,看着还在吃着糖葫芦沉溺于自己世界的小环,不由问道,“孙女啊,爷爷叫你看的东西看了没!”

    “看什么?”小环问道。

    “当然是看相啊,老头我看着许易这小子,右眼皮一直跳,总感觉会发生不好的事情。”周一仙说道。

    “上次不是看了吗?许易哥哥的前生相!什么都没有,一片空白。”周一环回答道。

    “哪里会有人没有前生相的!小环你是不是骗爷爷啊!”周一仙明显不信。

    佛说:前世因,今世果。人是有前世今生的。

    而看相首先得看一个人的前生相,然后才能从中因缘推衍出今生相,也就是今生命运。

    周小环不理她爷爷,自顾自吃着糖葫芦,小小眉头紧皱,似在沉思。

    “莫不是真有人没有前生相,若没有前生相,老头子也推衍不出许易的今生相啊。

    完了,总感觉大事不妙!”

    周一仙已经从孙女的表情里得出答案,再看那天穹之上,已经风起云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