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凶残强大的鳄鱼索顿
    “哎呀,痛死俺了,是谁?在打俺!”

    一声暴虐的声音,扯着大嗓门在嘶吼着,骂骂咧咧。

    而恶魔阿泰眼中露出庆幸,脸上露出绝处逢生之色,慢慢抬起自己的手臂。

    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头颅还健在,没有洞洞,没有漏出机油。

    果然它还没有一枪被打成爆米花,不由轻轻呼出一口气。

    看着挡在它身边,魁梧的鳄鱼身躯,倍感亲切,不由心里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索顿兄弟,谢谢你。要不是你替我挡枪,我就在再也见不到女王陛下了。”恶魔阿泰哽咽的说道。

    “啥,你说啥?姐叫我来把琪琳切了,琪琳是哪个!你知道吗。”

    鳄鱼索顿问道,扬了扬手中的两板斧头。

    “她是琪琳,就那边拿枪的女的。切她准没错。”

    阿泰连忙指着,心头却是已经大定。

    因为女王曾经说过,鳄神索顿乃是第三代冥河战士。

    同样拥有着坚不可摧的神体,实力强大,战斗力比肩护卫级别的天使。

    现在由由索顿出手,眼前的琪琳还不是像砧板上的鱼肉,想怎么切就怎么切!

    鳄鱼索顿顺着恶魔阿泰的手势看去,看见了长得秀色可餐的琪琳妹纸,拖在长嘴外边的舌头不禁滴下了涎液:

    “哎呀,还是个长得不错的女包子,吃起来一定嘎嘣嘎嘣脆,味道不会差到哪去。”

    琪琳听了眼前这只人形大鳄鱼的话,有些眼熟,不是前段时间新闻里那个吗?

    轻轻皱眉,心里想道“不是说建国之后不许成精的吗?这只鳄鱼从哪条沟里跑出来的!”

    “哎,女包子。你是自己躺在那让我切,还是让我自己来切。两个你选一个吧。”

    鳄鱼索顿拿着自己的斧头在空中比划比划,大声吆喝道。

    “这鱼怎么会说人话,你是什么妖怪?不知道国家法律规定,建国后不许成精的啊!”

    林铁柱挡在琪琳面前,大声朝着鳄鱼吼着,同时脸色凝重的朝着琪琳小声说道:

    “琪琳同志,来者不善。这里距离恶魔的封锁线不远,我拖住这只鳄鱼,你赶紧跑,去外面寻求支援。”

    “我是不会丢下战友的,况且此刻我也不认为自己能够逃脱。

    恶魔的目标是我,它们要击杀的目标也是我,我不死,它们是不会罢休的。”琪琳说道,语气坚决。

    “可是,你是雄兵连的超级战士。你的作用远远比我们整个野狼特战队都重要,不能白白牺牲在这儿啊。”

    林铁柱说道,看着那只獠牙毕露的鳄鱼,脸色夹杂一丝焦急。

    “难道雄兵连就不能牺牲吗?与其一路的逃跑,不如拼死一战,争取一线生机。”

    两天两夜的疲于奔命,四处躲避。使得琪琳早就已经厌烦了这种逃跑的感觉,她不要再这样下去,她要反击,真正的反击。

    听出了琪琳语气的坚定,以及.坚毅的神色。

    林铁柱明白,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孩,内心实则无比刚烈。

    有着一腔滚烫的热血,有着可以玉石俱焚的决心。

    “好吧!既然你意已决,就让我们并肩作战!”林铁柱缓缓说道。

    作为野狼特战队的队长,他有着绝对的理智,在危机关头从不感性。

    而军人的天职就是无条件服从命令,如果是他的下属这样。他一定会狠狠训斥。

    换做是他,他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先走。

    但是面对琪琳,他却被其内心的执着与善良,深深打动,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语。

    “还有我们,队长!大家都不是孬种,都是热血好男儿,纯爷们!

    是兄弟,大家一起来……”

    同时远处,特战队员阿军,阿文,阿阮带着残存的几个兄弟赶来支援。

    面对强敌,他们没有退缩,而是生死与共。

    鳄鱼索顿一脸迷茫之色,因为它是鱼,所以它不懂人类的感情。

    “索顿兄弟,不要再和这群人废话了。快点干脆的切了他们,女王有奖励哦。”

    恶魔阿泰说道,看着眼前这群人类。

    它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感觉就要大难临头一样。

    “哦!”

    鳄鱼索顿应道,也没有多想什么,提着斧头走上前来!

    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肚皮一挺,一股强横的气浪从它身上散发出去。

    同时那颗之前入肉三分镶嵌在槽厚鳄鱼皮上的弑神穿甲弹直接被从肉里挤了出来,弹飞出去。

    并且这股气浪余波不止,威力强大,不容小觑。如同音波一样一圈一圈的。

    径直就把眼前不远处的野狼特战队队员给吹飞,生生震晕。

    而此刻现场中还站着的,就只有一直被黑甲保护的琪琳,以及练过一段时间国术的林铁柱。

    “靠,简直太厉害了!”恶魔阿泰大声赞道。

    “真是太弱了,居然连俺的一个口气都接不住!”

    鳄鱼索顿说道,丝毫没有停滞的走上前来,距离琪琳越来越近。

    “呀!”

    见状,林铁柱咬着牙俯冲而上,一拳正面轰在鳄鱼肚皮上。

    “咦,有点痒?你在给俺挠痒痒吗?”鳄鱼喃喃说道。

    “什么?”

    林铁柱听闻大惊,他一向无往而不利的铁拳打在眼前这只鳄鱼身上居然没有半点反应。

    忽然一道银光,那是一把血迹斑斑的巨斧从天而降,鳄鱼索顿挥斧砍下。

    太快了,简直太快了!林铁柱根本来不及躲闪!

    “啪!”

    一道枪声,一枚子弹射中了鳄鱼索顿持斧的右爪。

    将那一斧原本可将林铁柱劈成两半的势头,生生打偏了原先的轨迹。

    林铁柱见势立刻闪过,可是还是迟了一步。

    他的速度,人类的速度,在鳄鱼索顿眼里简直就是龟速。

    那斧头本来是要腰斩他的,可是此刻因为弑神弹的阻隔,向下移了那么一段距离。

    鲜血狂飙!如同血箭一样射入了天空。

    林铁柱依旧保持着跃离空中的姿势,可是他的下半身,大腿以下齐齐的被削断,平整不已。

    “轰!”

    残躯摔落在地,鲜血早就已经淌成了河流,血染了大地。

    但既是如此,双腿被斩断的林铁柱依然没有皱眉,体现了一名军人的铮铮傲骨。

    紧紧咬牙,手指扯着地皮,鼓着腮,脸色苍白,遥遥喊道:

    “快走!”

    这个敌人的强大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估,原本他们以为可以背水一战。

    可结果是他们错了,他们连背水一战的资格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