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凶残强大的鳄鱼索顿 二
    “快走!”

    一阵凄厉的嘶喊,被齐平斩断了双腿。

    切肤断骨之痛,林铁柱硬是没有叫出一声,眉头也没皱一下。

    在他落地的第一件事就是抬起手臂奋力喊着,希望琪琳可以走。

    也许他就应该理智一些,当时让队友直接把琪琳保护送走。

    也许这时候牺牲的就只有他一个人,可是现在却是转瞬直接全军覆没。

    这就是战场,不是儿戏,不是肆意的地方。

    战场是残酷的!因为它时刻都在流血。

    林铁柱的声音此刻响彻在琪琳的心底,萦绕不绝。

    看着那张布满血迹,竭力嘶吼的的脸。

    从他的话里,她能清晰感受到这个人心头那死死压抑,不可名状的痛苦。

    那来自于双腿被斩断的疼痛。

    琪琳娇躯颤抖,此刻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她在恐惧!

    她狙杀过不少恶魔士兵!都是一枪爆头,但它们都不是人!

    她都没有把这群侵略者当做生命来看,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个活着的肉靶。可是她从没有见过一个活生生的血人倒在她面前。

    那种血淋淋的画面,深入她的灵魂,直入心头。

    鳄鱼索顿对于这一幕倒是没有感觉到什么,人肉它都吃过,何况是杀人这种小事!

    “女娃娃,你站在那里别动,让俺来切了你哦。”

    鳄鱼索顿说道,掂着斧头缓缓逼近琪琳。

    看着眼前走来凶神恶煞的人形大鳄鱼,琪琳的美眸内闪过一抹凶气,怒道:

    “我杀了你!”

    说完,抬起了手中的漆黑色狙击枪。

    连续扣动了扳机,一枪一枪射击不停!

    “铛铛铛……”

    一阵金属交击的声音,清脆刺耳,火花四溅。

    鳄鱼索顿虽然脑袋有些刚,反应迟钝。

    但不代表它不明白眼前之物的厉害,这弑神子弹虽然不能杀它。

    但能一定程度伤它,打在它那层皮上会疼!

    将两把斧头横在胸上,抵挡了大部分子弹。

    剩下一小部分,造成的伤害对于皮厚的它来说,可以忽略不计。

    抵挡着如同狂风暴雨一样的弑神子弹,鳄鱼索顿终于来到了琪琳面前。

    而此刻,琪琳的狙击枪却也再发射不出一颗弑神子弹。

    “这子弹,打在俺身上真人忒疼了。”

    索顿骂骂咧咧的,相比于它的雄壮身躯。在它面前,琪琳就显得十分娇小。

    但是琪琳的气势却不比它弱上分毫,挺起笔直纤细的腰杆,直视着近在咫尺的鳄鱼索顿。

    “啧啧,长得这么好看的女包子,俺都有点下不去手了?”

    鳄鱼索顿忽然说道,鱼脸之上似乎露出一丝纠结之色。

    “在你眼里,人类就是包子?就是食物?”琪琳冷冷说道。

    “不是,只有长得好看的,丰满的!俺会叫她包子,其他的在俺眼里就是食物,不是吃,就是被吃。”

    仰天挠头稍微思考了一下,索顿回答道。

    “没有人性,所以,才会叫你们是畜生,是恶魔。”琪琳说道。

    “哦,说完了?那我就要把你切了。”鳄鱼索顿说道。

    以它的智商其实很难理解琪琳所说话的意思,是好是坏,是正是邪。

    就算理解那也是睡了几百年之后,反正不是现在。

    琪琳直直看着眼前的鳄鱼,眼睛不眨一下,唇角紧紧抿着,苍白的手指使劲拽在一起,她的身躯在轻轻颤抖。

    因为她并没有那种可以做到直面死亡,毫无波澜的心境,除去超级战士的头衔,她也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

    这样的年纪,是应该享受青春花季的时间,而不是在这里腥风血雨,生死无长!

    索顿的兽瞳亦没有波澜,它不是人类,不明人类的感情。

    大多数情况下,促使它生命运转的是本能,是兽性,没有道德法律束缚,自由自在。

    此刻,这无尽的黑暗终于迎来了晨曦的第一缕光辉。

    遥遥的东方,出现了第一道光划破了黎明前的黑暗。

    琪琳看着远方,目露眷恋之色。

    因为在这一天之中最美好的时刻,她却要和这个世界顺再见。

    索顿身后背处着无垠无尽的黑暗,扬起锋利的斧头劈下。

    “呃……”

    在最后一刻,琪琳害怕得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

    可是很长时间过去,斧头切过身体的痛感却久久没有传来。

    睁开了眼睛,她却看到里旁她终身难忘的一幕。

    在鳄鱼索顿的背后,双膝之下已经被斩断,血流如注的林铁柱不知哪里来的力量竟然直直站起,挂在了鳄鱼索顿的背上。

    双臂如铁,紧紧将鳄鱼那两只握有巨斧的爪子按住,不让它挥下去。

    “这?”

    琪琳呆住了,很难想象究竟是什么力量驱使着眼前这人。

    这一幕实在太震撼了,他的又力量从何而来?

    也许这就是信念的力量吧!即使再弱小的人类,只要有永不放弃的精神意志,他们终将辉煌,绽放光辉。

    “琪琳...同...志,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林铁柱断断续续说道,不断咳着鲜血,脸色苦笑。

    紧紧的抱住鳄鱼索顿雄壮的身躯,拖住了它的步伐,不让它挥下夺命的利刃。

    “撒手!给俺撒手!”

    一瞬间,有那么一瞬间,索顿居然感觉自己挣脱不了背后这个弱小的人类。

    他的力量从何而来?为什么突然这么强大!

    “吼!”

    终于索顿一阵怒吼,全身的力量喷薄而发!

    一股强横的气力从它身体喷薄而出,直接把林铁柱的身体撞得冲飞出去。

    同时索顿一跃而上,手上的斧头朝着空中挥砍!

    “不!”

    一声凄厉的呐喊,包含着太多言不清的痛苦。

    迎着晨曦,天空洒下了一阵血雨,那具不倒的身体却被分成两半摔在了地上。

    琪琳地上看着尸首两异,已经真正彻底死去,闭上眼睛脸上却是带着微笑的林铁柱。

    她哭了,哭得很悲痛!蹲在了地上,很可怜,很无助!

    “这下该你了!女娃娃!”

    索顿在空中稳住了身躯,缓缓落下。

    挥了挥爪中的斧头,在其上残存的血液不禁洒落,不断溅在草地上面。

    来到了琪琳身前,索顿心里没啥触动,举起斧头就要砍下,但就在这时,一道冷漠极致比寒冰还冷的声音传来:

    “你若伤敢她一分,我就屠尽你恶魔满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