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不良少女蔷薇
    太阳当空而照,和煦的光芒洒向田野,披上一层淡淡的金色帷纱。

    远处的田园是那样的美丽,无不散发着泥土的芳香。

    有身着朴素衣服的农民在田间默默耕种,挥洒汗水。

    再看碧蓝的天空上是千变万化的浮云,一棵棵笔直的大树立在道旁,在这皓日当空的的炎热中为大家送来一抹舒爽清凉。

    这俨然就是一副世外桃源之地,在那一排排耸立的红瓦黑瓦的屋子前面。

    脚踩着松软的黄泥土,还长着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槐树下。

    一群少年站在那里簇拥着,为首的则是一名红发的少女,嘴角扯着张扬的笑意。

    在这群孩子中,仿佛就是大姐大,那些男孩子在她身旁有恭维着的,有被揍的鼻青脸肿,有颤颤巍巍的!

    “这个女孩长得好有个性啊,而且怎么这么熟悉?”

    远处的许易看着这一幕,继续说道:“并且这里是蔷薇的梦境,这女孩不会就是过去的蔷薇吧?”

    说实话?许易是不相信眼前的这一幕的。

    因为这和他认识的蔷薇相差甚远,根本就不是一个性格,宛若冰火。

    微微走近一看,许易终于窥得簇拥在人群中幼年蔷薇的全貌。

    感觉梦醒了之后,他要洗眼睛了。

    十五六岁的蔷薇,黑丝长腿短裙高跟,和帝蕾娜有的一拼。

    红色长发,露腰低胸,烟熏妆,手里拎着啤酒瓶,简直就是妥妥的乡村非主流!不良少女。

    实在很难想象这和平时穿着紧身牛仔裤,衣着保守,性格冷淡的杜蔷薇联系起来。

    此时蔷薇的周围那群熊孩子,也都染着绿头发,黄头发,黑头发,打着耳坠,一口一个杜老大的叫着。

    幼年蔷薇似乎很享受这种追捧感,满面笑容,开心不已。

    然后在许易的眼睛里,这梦境的场景开始变幻。

    天色快速的变幻着,由晴朗变得昏暗。那些围绕着幼年蔷薇的不良少年也逐渐的散去,一个一个离开。

    最终只剩下蔷薇一人孤单的坐在摩托上,眼神黯淡,充满了落寞。

    天刮起了风,风冷的刺骨!将老槐树枯黄的叶子吹落,掉在她的身上。

    而此刻梦境,那天地失去了色彩,只有无尽的黑暗。

    从天穹打下一一束光,照耀在蔷薇的身上。这世界仿若只剩下她一人。

    忽然,天地一暗,又恢复了起初斑斓的色彩。

    蔷薇看着四周空无一人,独自开着摩托在冷风中走了。

    伴随着树叶的凋零,渐行渐远,逐渐消失。

    整个梦境画面转换,许易再次见到的则是在一处大房子里。

    地点依旧是在乡下田园,不过迥异于那些黑瓦红瓦的房屋,这是一处三层高,装饰简约大气的别墅。

    在这栋大房子里,除一个日常照顾蔷薇生活起居的卫兵,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蔷薇都是对着别墅里的墙壁上挂着的照片发呆,愈发的觉得孤单!

    也愈发的希望可以得到别人注意,渴望站在最耀眼的地方,让所有人看到到,进而弥补她心中的缺憾。

    而她只是一人,正值于青春期,她渴望得到的却又得不到。

    她想宣泄,所以她想发泄,而她发泄的方式,就是学坏。

    正如所有叛逆期的小孩子一样,也许这样他才会有时间过来看她一下。

    许易静静的看着蔷薇的幼年经历默不作声,他似乎明白些什么了?

    “这梦魇制造这种梦境干什么?怀旧吗,重温过去的时光?”许易自语说道。

    因为自从他进入了蔷薇的梦境,就再也没有发现梦魇的痕迹,仿佛凭空消失了一样似的。

    又是一个孤单的夜,如同往常一样,青年蔷薇再次孤独的回家。

    她的影子,在黄昏下,在路上拉得无比斜长!

    而在晚上,又是一个蜷缩在被子里抽泣着,颤抖!

    一夜又是一夜,一天重复一天,仿若不知休止。

    直到有一天,在那颗村口的老槐树下,开来了一辆军用绿卡,从里面走出了一位穿着军绿色衣装的汉子。

    五官棱角分明,目光炯炯,气势威严神武,有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这人正是杜卡奥,杜卡奥二话不说就把蔷薇从小弟们的簇拥里拉出来,塞进了车里。

    一双虎目严肃的瞪了那群不良少年一眼,把他们都吓退了。

    随后打开车门坐进去,缓缓的将车开走。

    见此,许易连忙跟过去。他的身体如同梦幻,在梦里的物体来说穿梭,没有实体。

    绿卡军车停在了别墅旁,只不过里面的人没有出来,气氛一阵凝滞。

    而许易犹如透明的一样站在车窗外看着里面。

    “酒醒了没?”杜卡奥目光慈爱的看着蔷薇。

    “早醒了,我喝的又不多。”蔷薇嘴角一瞥,别过了头赌气似的不看眼前的这个男人。

    “你学会抽烟了吗?”杜卡奥又问道。

    “还没来得及学,不过我想等我学会抽烟的时候应该跟帅!”蔷薇说道。

    “帅气的抽烟女孩?”

    听了爱女幼稚的话,杜卡奥不禁摇头。

    “怎么,不可以吗?谁让你把我抓过来。”杜蔷薇谷着腮帮子,美目怒视杜卡奥。

    “我要不把你抓来,再过一段时间你还不得上天!”

    杜卡奥说道,忽然语气变化,加重了一些,有些许怒意。

    “上天怎么啦,不行吗?你生我又不管我,一年到底都不见人,也不知道什么事这么忙!

    让我一个人呆在大房子里,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杜蔷薇大声喊道,美目里泛着晶莹闪烁的泪光,包含着无限的委屈。

    随后蔷薇直接就不理杜卡奥了,别过头,直直看着窗外。

    目光所及之处,正是许易站着的位置。

    许易知道这是梦,梦里的蔷薇肯定是不可能看到他的,但是触及到她委屈至极的目光,还是不由感到一阵心虚。

    因为这是蔷薇的过去,掩藏在冰冷外表下不愿提及的过去往事,而现在却**裸的呈现在他眼前,没有一点秘密可言。

    他不知道要是蔷薇知道这件事,他有几条命可以被杀的!

    虽然也曾想过立即脱离梦境,但是看着蔷薇的过去,还是忍不住继续看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