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 少司命 四
    这真的是眼睛吗,不似人间之物?

    纯净的犹如白色琉璃,没有丝毫杂质存在,流露着一股纯粹。

    可以照尽世间万物,若与其视之不禁自行惭愧。

    许易与少司命四目对视,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几寸之距。

    他们甚至都能感受到双方的气息,以及那么一闪而逝突然加速的心跳声音。

    “咚咚...”

    木屋里面很安静,只有两个人,即使许易经历过许多事情,面对此景仍然不禁老脸一红。

    有一种做坏事在现场被捉住的窘迫感,犹其是与少司命纯粹的不像话的眸子互相对视,更是无比心猿意马,久久不能平静。

    苏醒的少司命似乎发现眼前之景,随后平静的眼睛出现一丝情绪波动。

    然后在许易的眼里,少司命的身体竟然幻化为一片片翠绿的叶片,伴随白色的萤光,发出簌簌声响,紧接着飞向屋子外面,重新汇聚成人形。

    见此,许易连忙走出屋外,少司命站在屋外并没有离开。..

    “你会说话吗?”许易不禁问道。

    少司命静静看着许易,天空中的风微微吹过,将其腰间的淡紫色绸带飘起在空中。

    “你有名字吗?”许易又问。

    少司命依旧静静看着许易,纯净的眸子没有丝毫波动。

    “那你想干什么?难道你是木头人?”许易又问道。

    其实许易忘了,少司命明明是被他掳过来的。

    话落,少司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情绪波动。

    轻轻的伸出手指画出一个太极,翠绿的叶片在其控制下不停旋转。

    “又是这招?”许易不禁说道。

    少司命却是不管不顾,手中的万叶飞花流化作漫天利刃,散发出锋锐的寒光,朝许易飞刺而来。

    无喜无悲,太上忘情,似乎就是对少司命如此状态的一个最好诠释!

    对此,许易五指微微张开,伸出手臂,一股无形之力施展而出,将这漫天叶刃随手打散,化为萤点消失不见。

    “你不是本座的对手?本座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动手!”许易开口说道。

    闻言,少司命似乎觉得此言有理,居然真的就停下来。

    “有自己的思考能力,也有一些小情绪。看样子心智还是属于自己,并不是被人控制的傀儡。

    寡言少语也就造就了少司命性情淡漠的性格,对于外物亦是不关心。

    不说话,并不是不会说话,而是不想说话吗?果然如此。”

    心中默默分析,思绪不断变化,对于眼前的少司命,许易已经有了一些想法。

    “你不说话是不会?还是不想?”许易问道。

    少司命不语,面色无比的平静,静静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目光放空,仿佛看的不是许易,而是这茫茫天地。

    “小灵?”许易试探性说道。

    在这两个字的一瞬,许易明显感受到少司命的娇躯一颤,气息不再平静,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

    “是愧疚吗?不得不杀了自己的哥哥,所以用不能说话来惩罚自己。”许易继续说道。

    再看少司命,不知何时一滴清泪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脸颊上。

    沿着那绝代芳华的容颜划落而下,滴落在空中。

    许易将这一幕看在眼底,只是却感觉无比怪异。

    少司命在流泪,但是她的表情非常木然,淡漠,没有丝毫情绪。

    “这是怎么回事?”许易疑惑。

    再看少司命忽而平静的脸蛋上出现一缕挣扎之色。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渴望,很矛盾,不可说的情感。

    “阴阳术法虽然玄妙无比,像是星魂,少司命这样的年纪的,基本都可以与老一辈人物争锋。

    只是修习的阴阳术法都有缺陷,毕竟强大的力量都会付出一些代价。

    星魂的聚气成刃不能满威力发出。

    否则身体就会因为承受不住那膨胀的力量而崩溃。

    大司命修炼阴阳手印,右手猩红得犹如毒蝎,非常丑陋。

    那少司命又是什么,不能说话?那也太扯了!”

    许易心中思索道,而此刻少司命脸上矛盾的情感逐渐消失,归于平静。

    见此,许易已经有了一丝决断,眼中陡然出现一缕精芒,一缕神识分离出来,直接刺入少司命的眼底。

    少司命娇躯一颤,在挣扎着,似乎在抵抗许易的入侵。

    只是她的修为放在许易面前,真是不值一提,只是稍微反抗些许,少司命的眼睛逐渐失去焦距,木然无比。

    在少司命的精神世界,如其美丽动人的容貌相反。

    没有一丝光明存在,是无尽的黑暗与死寂。

    许易看着四周无比空旷,黑暗充满死气的世界。

    他很难想象修炼木系法术,可以带来万物生机的少司命内心,居然是如此枯寂无物。

    黑暗中忽然传来一阵奏乐声,叮当叮当,如同清泉流水,清脆悦耳。

    只是听着听着,在这欢快的音乐中,许易听出了一缕悲伤。

    之后,许易寻着音乐的源头走去,没有多久,黑暗的尽头矗立着一缕光。

    那光芒中央,少司命坐在那儿,在她的周围,一根一根白色的蜡烛,围成一圈又一圈,静静的摆放在那儿。

    这像是一个仪式,神秘的仪式?

    而少司命就坐在仪式中央,她似乎就是仪式的祭品一样。

    “踏踏踏...”

    缓缓走进,许易面色平静来走到少司命的跟前。

    少司命同样也注意到来人,她在这里已经许久。

    除了与黑暗相伴,再也没有任何生命存在。

    “你是谁?”少司命缓缓开口,深紫色的瞳孔带着一丝疑惑。

    少司命的声音虽然稚嫩,因为许久许久没有说话而变得生疏。

    但是其音色却如黄莺般声音美妙无比,如娟娟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

    “那你又是谁?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许易问道。

    “我的...名字?”

    闻言,少司命的眼睛出现了一缕思索之色,陷入深深的追忆当中。

    “啊...我的头好痛!”

    而在少司命陷入回忆之时,许易看这周遭黑暗的场景不断变幻。

    诡异的黑色死气弥漫,像是从深渊地狱而来,充满了吞噬一切生机之意,令人感到绝望。

    这些黑色的死气如同蛛网一样缓缓包裹了少司命的身体,幻化为漆黑的幽冥鬼爪。

    “魑魅魍魉,也敢猖狂!”

    见此,许易的眼底闪过一抹凌厉之光,手心剑指一晃,一点寒光乍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