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五章 少司命 五
    “吼”

    来自于地狱的恶鬼咆哮,无穷无尽的凶煞之气化作幽冥鬼爪抓向少司命。

    在阴阳家五大长老里边,少司命亦是给众生带来死亡的使者之一。

    并且少司命同大司命的命格不一,主凶煞,阴阳家竞争激烈,他们出生便就是为了死亡而来。

    每一任的少司命一职并不是只有一人,而是多人就位。

    新任少司命必须杀掉上一任少司命,而阴阳家少司命的最终归宿就是死亡。

    如此与死亡同行,外加阴阳家功法的缺陷,日积月累之下。

    那凶煞之气已经累积到一种难以复加的地步,逐渐失去自我,沦为杀戮之器。

    “啊”

    痛苦的低喃,包含了太多的苦楚,少司命陷入的回忆当中,久久封印的情感再次出现波动,想要脱离束缚。

    然而凶煞命格之力岂会如少司命之愿,它们是死亡的化身,纷纷化形而出,欲要将少司命撕裂。

    “这是你的命运,从你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

    从今天起你就是阴阳家的少司命,主众生生死,祸福,收割死亡!”

    黑暗的精神世界,伴随着凶煞之力包裹着整片少司命。

    这虚空之中出现了一道虚无缥缈之音,此音浩大,蕴含一种特殊的魔力。

    充满了蛊惑力,直入人心。少司命闻此言缓缓安静下来,不再挣扎。

    那无穷的黑色凶煞,汇聚于少司命的背后形成一双漆黑的羽翼,缓缓伸展开来,悬浮于空中。

    此刻的少司命面色平静,紫色的瞳孔一片漆黑,没有丝毫神情,周边凶煞之气缭绕,充满了邪气。

    空中,少司命漆黑的瞳孔,淡漠的看着面前的许易,犹如收割死亡的使者一般。

    纤长的手臂微抬,墨色的气萦绕在其手指心上。

    一轮黑色的太极旋转,黑色的叶子围绕在她的身边,充满着鬼魅与邪气。

    “这难道是被心魔入主了吗?还有刚刚那道突如其来的摄魂之音,到底是谁影响了少司命。”许易疑惑。

    虽然眼前少司命所处的状态非常奇怪,但是却并不能威胁到许易。

    无尽的黑暗,无尽的黑色叶片,漫天飞舞,化作死亡之刃,朝着许易袭来。

    “哎,谁叫本座是个好人呢,就帮你一把吧!”

    一声叹息,许易伸出手臂,五指微张开来。

    丹田里的法力运转,无形的法力化作一张白色囚笼将少司命困在里边。

    那漫天的叶刃亦是不攻自破,纷纷化为黑烟消失不见。

    被困的少司命在挣扎,想要挣脱牢笼,那黑色的凶煞之气不停撞在囚笼表面。

    只是两人的实力相差太大,少司命的实力并不能撼动许易分毫。

    见少司命被困,许易的身形,向着更黑暗的精神深处飞去。

    没有多久,拨开了精神迷雾,恍若身处另外一处陌生的世界。

    这是一处空旷的雄伟大殿,不时有悦耳的奏乐声起,像是宫廷之曲。

    而这大殿有九十九层阶梯,全都是由白玉雕兰砌成,好不瑰丽。

    在顶端有一人影,穿着暗金色,造型怪异的长袍。

    此人静静的站在其上,身上不禁散发出无尽的威严之势,深不可测。

    许易抬起脚,一步一步踏上了台阶而去。

    他每走一步,那一层的台阶幻化为白光消失不见。

    其身上也陡然产生一层压力,一共九十九层阶梯,其压力也就放大了九十九倍。

    一步一步走上去,这点压力对于许易而言,不过毛毛雨。

    而他也最讨厌这种花里胡哨的幻术伎俩,不过现在也不介意陪此人玩玩。

    看看是道高一尺,还是他法高一丈。

    九十九层台阶很快就走完,而许易身后则是无穷无尽的深渊,亦或者是那十八层的森罗地狱。

    那人站在大殿最上边的玉台上,仰望着头观看苍穹深处的无尽星空。

    一股玄妙气息流转周身,神秘莫测,仿佛此人就是这片天地一样,与这天地融为一体,道法自然,无懈可击。

    “你是阴阳家的东皇太一!”

    许易看着眼前这人装着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率先开口。

    “是,也不是。阁下抬起头看着茫茫天地,日月星辰如何?”

    东皇太一语气无比平静,没有回首,而是询问道。

    “渺小。”闻言,许易只说了两个字。

    “渺小,也对。人,相对于这茫茫天地而言,的确渺小的如同一粒沙子。”

    东皇太一长叹,语气里包含着一种说不清的情绪。

    “若是本座没说看错,这里是少司命的精神世界,你为何会在这儿?”许易说道,目光凌厉。

    “帮助少司命完成她自己的命运?”东皇太一说道。

    在其语言中,许易察觉出了一丝意志,不容忤逆的意志。

    仿佛这苍生生命都要按其意志运转,他则是主宰苍生,这一点同现在的秦皇嬴政亦是无比相似。

    “命运,她的命运为何要你帮他完成?”许易又问。

    “每个人从她出生的那一刻,其命运就已经注定。而我只是将她们带上命运的最终归宿。”东皇太一说道。

    “可是本座看到了她在挣扎,她现在也并不想要这一切。”许易说道。

    “人总有迷惘的时候,总是需要一个引路人不是吗?

    你看她现在不是跟随上命运的脚步了吗?”

    东皇太一大袖一挥,少司命的身影出现在这古朴的星辰大殿上空。

    漆黑如墨的瞳孔,由凶煞之力凝结而成的黑色双翼,缓缓舒展。

    那黑色的气息将其烘托得如同一只暗夜收割死亡的邪魅精灵,绝色的容颜冷漠的不像话。

    “现在你觉得如何?吾夜观星辰天象。

    想必阁下就是那颗将命运之河搅得浑浊的石子吧?”东皇太一又说道。

    “是啊,那又如何?”许易没有否认。

    “命运早已经被主宰苍生的天帝写在了命运之书上面,这一切早已经注定。

    阁下妄图逆改天命,早晚会受到天之惩罚,身死道消。”东皇太一说道。

    “哦,说完了吗?”许易回道,脸色木然,无比平静。

    “呃?”

    东皇太愕然,因为其脸上带着一张金色面具,看不清长相。

    所以亦看不出面具下的表情,到底是如何?

    此刻许易的脸上闪过一抹神秘的笑意,黑色的瞳孔闪过一缕金色的火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