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八章 阴阳咒印
    “我很好奇,你们中了本护法的尸神咒蛊。怎么还会有内力存在?”

    星魂问道,嘴角挂起一丝戏谑。虽然他不明白原因,但是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似的。

    “邪不胜正。”盖聂缓缓出口。

    “哈哈哈!正邪之分不过是弱者的自哀自怜!

    若你有这左右乾坤的力量,谁还会管弱者的无力呻吟?”

    星魂长笑,一旁的大司命同样也露出一抹不屑的乾笑。

    暗处,少司命看着底下的一切,目光平静。她没开口,但是她的声音却出现在了许易脑海里。

    同道家的天籁传音之术一样如出一辙,轻轻说道:

    “墨家的人还是中了星魂的的尸神咒蛊,我能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阴阳术的气息,

    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何还能使用内力,但是迟早还是会被星魂查出端倪。”

    许易不由看了少司命一眼,暗赞其心思细腻,于是同样传音道:

    “你看,盖聂身后的那个孩子,他是墨家现任巨子。

    在墨家上一代巨子燕丹临死之前,则是将自己毕生功力传给了这个孩子。”

    “这个小孩?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咦?”

    少司命轻咦,露出思索之色。但是随后喃喃说道:

    “这个孩子身上居然同时存在阴阳家阴脉阳脉两派的阴阳禁术,封眠咒印,六魂恐咒。

    寻常人中其中一种咒印便会被咒印的力量折磨的生不如死。

    尤其是六魂恐咒,平日里如同秋蝉一样蛰伏体内。

    若是宿主一旦动用真气,则会大幅度反噬己身,如同万蚁噬身,水深火热。”

    “若是这个小孩身负上代巨子功力,如此也就解释得通盖聂,以及逍遥子为何还可以运用内力的原因了。”

    说到这里,少司命眼里已经露出了明了之色。只是心底还是存在稍许疑惑之意。

    “你是不是在想,既然那个小孩如今被两大高手调用内力。

    那那个小孩体内的六魂恐咒为什么还不发作,反噬己身。”

    许易哪里不知道少司命心底的疑惑,面带笑意。

    少司命看了一眼许易,面色平静,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那意思仿佛是在说,你不告诉我,我也不问,很是傲娇。

    “呵呵!”许易倒是没想到少司命还有如此性格,同以往简直判若两人,紧接说道:

    “封眠咒印与六魂恐咒同属于阴阳家阴阳两脉的禁术,存在一体之时。

    阴阳二力经留宿主体内奇经八脉从而相互纠缠,达到一种平衡之境。

    所以此刻六魂恐咒的力量已经被封眠咒印大幅度削弱,巧合的就在那个孩子的承受范围之内。”

    少司命依旧沉默,没有说话,过了好几许,才缓缓说道:..

    “这些信息都是阴阳家的机密,你不是阴阳家的人,却又怎么如此清楚?”

    “呃,说实话,这个世界上没有本座不知道的事情!”

    许易抬头看了看天,忽而说道,语气惆怅,作出一副高处不胜寒的模样。

    “”少司命面无表情,保持沉默。

    “早闻剑圣盖聂乃大秦第一剑客,可惜没有了渊虹,不知你这第一剑客还有几分实力。

    今日本护法倒也想领教阁下高招,见识一番。”星魂说道。

    其后高挑性感的大司命走上山,修长如同毒蛇似的双臂交汇一起,血红色的内力朝着天空汇聚成一颗骷髅头朝着盖聂以及逍遥子砸去。

    见此犀利的攻击,盖聂和逍遥子暗暗交流了一个眼神。

    忽而,逍遥子来到盖聂身前,右手持雪霁,左手化作剑指,拂过剑身。

    白色的真气缭绕过剑身,金黄色的光芒由内而外散发出去。

    同时,逍遥子长吟,脸色庄重,道:

    “世间风云兮幻亦真,天地无穷兮大道行!”

    盖聂亦是没有落下,木剑自空中划过几道简单的剑花。

    看似平凡,实则却是鬼谷纵横剑法纵剑式之中,一招极为凶悍的剑法“长虹贯日”。

    一道月牙剑气横空而去,与逍遥子的“雪后初晴”,相互融合,竟然一招就将大司命的阴阳合手印给击溃。

    并且这一式合击之力余威不减,直冲星魂,大司命,以及蒙恬的黄金火骑兵而去。

    “哼!”

    见此,星魂冷哼,湛蓝色的真气护罩挡在身体之外。

    直接抵消了“雪后初晴”以及“长红贯日”合击之力的余威。

    大司命施展阴阳合气手印,同样大散合击之威。

    处在前列的黄金光骑兵则是被这股力量吹散,纷纷后退,锋锐的剑气直逼身体之中,受创不小。

    “逍遥先生的雪后初晴,大气磅礴,蕴含浩然正气。

    剑气一出,顿扫阴霾之气,盖聂佩服。”

    盖聂将木剑藏于袖袍之后,淡淡开口,开始商业互吹,拖延时间。

    “哈哈哈,盖聂先生的长虹贯日亦是犀利无双。

    没想到和我的雪后初晴配合起来,竟然有如此玄妙。”逍遥子同样回道。

    这二人的嘴脸被星魂看在眼底,虽然狐疑不定,但是内力却实打实的。

    “为什么他们中了我的尸神咒蛊还会使用内力?

    只是这内力却与道家的内力相若,似乎更像”

    想到这里,星魂的目光终于看见了盖聂身后隐藏的荆天明,忽而心思一闪,露出一丝明了之意。

    “那个孩子?刚刚无论如何攻击,逍遥子和盖聂都死死护住那个孩子。

    并且有意无意将那个孩子藏在了我的视线死角位置?

    并且我在那个孩子的身体里感受到了熟人的讨厌气息!”

    想到这里,星魂看了大司命一眼。大司命也是心思玲珑之辈,立刻就懂星魂的意思。

    逍遥子通过察言观色,暗道不妙。但是现在如此死局,也只能见招拆招。

    “阴阳血手印!”

    “聚气成刃!”

    二人同时施展绝学,但这一次比任何一次都要凶险。

    因为这一次不是试探,而是铁了心往“死”里打,不再留手。

    空中血色大手,隐约能割裂空间的蓝色利刃,破空而来,紧随的还有星魂以及大司命当世无双的高深功力。

    见此,盖聂与逍遥子相视一眼,都能看出双方眼底的凝重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