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九章 倔强的天明
    “盖聂先生,看样子星魂以及大司命已经看出了我们的底细。

    看此招之势,是要和我们比拼内力啊!”

    逍遥子运用天籁传音之术对盖聂说道。

    “如今也只能拼此一搏了,我们都已经失去内力。

    如果连我们也败了,今天在这里的人都会被留下。”

    盖聂脸色平静,同时将目光放在荆天明身上,说道:

    “天明,一会儿要是你坚持不了。就立刻松手,不要犹豫,有多远跑多远,千万不要回头。”

    “不,大叔。虽然我年纪小,不懂事,爱胡闹,但是我不会抛弃大家独自逃跑。

    而且我现在是墨家的巨子,肩上承有重担,况且我可是天下第一剑圣的唯一弟子。”

    天明脸上露出倔强之色,眼神无比坚定。

    “天明,你长大了。”

    闻言,盖聂的眼睛深处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欣慰之色。

    只是似乎对于现在的所面临的处境而言似乎已经迟了。

    “来了!”

    电光火石之间,星魂以及大司命的合力攻击临身。

    逍遥子大喝,一马当先使出雪霁剑,道家绝学“雪后初晴”随即使出,金光遍布,光耀黑夜。

    那剑气凌空,无比锋锐,掀起了巨石狂风,如同狂风暴雨,

    一股强大气流勃然而发,震断了四周不少树木。

    同时,盖聂亦再次出手,看似脆弱的木剑横立在胸。

    一股浩然的剑意从他的身体里边散发出去,幻化成一道白色光圈,同逍遥子的道家绝学融合起来。

    “轰!”

    一声炸响!蓝色的气刃,红色的血手携带千钧风雷的毁灭之力。

    如同泰山压顶一般压在众人心头,令人窒息。

    星魂以及大司命都是当世绝顶高手之列,如今联合起来,全力施展武学。

    那等威势的确惊世骇俗,盖聂以及逍遥子虽然同样位列绝世高手之中。

    甚至某种程度之上,两人都强于眼前的阴阳家二位。

    但是他们内力全无,只是暂时借用荆天明体内的墨家巨子功力。

    以异种内力发挥自己的武学,是不可能使出巅峰实力。

    一身实力借用天明的内力,十层最多发挥六层。

    之所以撑到现在,完全二人凭借丰富的江湖经验,周旋至今。

    天空中,两股绝世功力汇聚一起,风起云涌,天地变色。

    就算是巨子燕丹再临,估计面对星魂以及大司命的联手,怕也要付出不扉的代价。

    何况接受巨子功力的天明,并未融会贯通其内力。

    大司命,星魂内力压迫的对象是巨子的内力。

    巨子内力的源头却在天明身上,盖聂与逍遥子虽然借用天明内力。

    但充其量他们不过只是引导内力罢了,当世两大阴阳家高手的内力压迫全都压迫在荆天明瘦小的身体上,犹如同时在承受五马分尸之痛。

    “放手吧!天明!”

    看着天明受苦,盖聂心里不是滋味,传音道。

    “不行!我可以,大叔!”

    天明咬着牙,身体承受了无比巨大的压力,身体甚至在崩裂,鼻孔流出了鲜血。

    像是瓷器似的,承受的压力达到顶峰,就要破碎开来。

    “果然,你们之所以能使用内力,真的是因为这个小孩!”

    星魂狞笑着,深蓝色的内力将其衬托的阴森可怖。

    冷笑完后,更是双手施展聚气成刃,威力从原来的八倍,一下上升到十六倍。

    而大司命则是加大阴阳大手印的功力,那虚空血手宛若实质,从天而下,死死压住。

    “啊!”

    荆天明忍不住惨叫,鼻孔,眼睛都溢出了鲜血。

    甚至手臂,身体都在加速龟裂,被鲜血染红,这一幕让人看得无比心酸。

    “撤手!”

    千钧一发之际,盖聂大喊,切断了与天明的内力连接。

    逍遥子见状,亦是迅速切断内力连接,因为这等压力已经超出了荆天明的肉身承担范围。

    如若再不及时松手,荆天明就会因为承受不住两大绝世高手之力,身体崩溃而死。

    “轰!”

    切断了内力连接,天明压力一松,因为由盖聂以及逍遥子为其承担了至少一半的伤害。

    剩下一半,以其巨子功力,足以承担下来。..

    这样一来,伤害就降至最少。只是被星魂看破了他们的伎俩,此刻除非奇迹降临,否则墨家一众,以及盖聂,逍遥子插翅难逃。

    “他们败了!”

    暗处,看着底下这一切,少司命缓缓开口,声音空灵,无比幽静。

    “不一定,只要有一人没有倒下!他们就不算败。”

    闻言,少司命的目光放在了底下,沙尘遮掩了一切,但是却有一道身影站在地上屹立不倒!

    “这个孩子?”少司命疑惑。

    “这个孩子?他可不简单啊,不能以孩子的目光看待。”许易说道。

    “你准备出手吗?”少司命忽而问道。

    “你为什么这样问?”许易不由问道。

    “直觉。”少司命说道,冷静得不像话的紫色瞳孔充满认真意味看着许易。

    “呃也许吧?”许易随口回道。

    底下盖聂以及逍遥子二人因为承受了星魂,大司命倾覆内力的一击,纷纷被击倒,受了严重内伤。

    荆天明死死撑在原地,咬牙倔强的坚持着。

    “有趣,年纪轻轻竟然能给两大高手提供内力。”星魂说道。

    “星魂大人,我在那个孩子的身体里感受到了墨家已经死于六魂恐咒的那个巨子内力气息!”一旁大司命缓缓开口。

    “哦,原来如此,我就道为何这个小孩的气息如此熟悉。

    而死于六魂恐咒是每个墨家巨子的宿命,看来如今真是天意啊。”

    星魂说道,脸上露出掌控一切之意,高高在上。

    因为在他看来,墨家已经插翅难逃,而他完全可以在这群叛逆生命的尽头戏耍他们,玩弄他们。

    “这个小孩,好眼熟啊,似乎在哪里见过?”

    沉默的蒙恬眼中露出追忆之色,那是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边疆急训。

    他快马加鞭赶往咸阳宫向始皇帝汇报边疆战事。

    记得那时,始皇陛下独宠丽姬,形影不离。

    他在给始皇帝汇报军情的时候,曾经匆匆一瞥丽姬怀中抱着的婴儿。

    现在想想竟然和眼前的小孩有着几分熟悉!

    “难道是本将军产生了错觉,怎么将这个小孩和早夭的小皇子想到一起去?”

    蒙恬陷入回忆当中,越看荆天明,脸色越发的变得诡异!

    他好像发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