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0:崩溃
    ,精彩小说免费!

    我握紧了拳头,看着几个女人靠近我,一个女人率先开口。

    “她不是我们公司的人,在这里撒野,我们直接把她赶出去!”

    我推后了一步,感觉自己心中的怒火在一瞬间就会爆发。

    “你们想干什么!”

    一个充满力量的声音突然在我身后响起,我一转头,就看到了一脸严肃,朝我走过来的单彻。

    那一瞬间,我心头一酸,眼泪都快要涌出来了。

    朝我围过来的那几个女人都愣了愣,单彻快步走过来,伸手就直接将我揽入了怀里,一脸严肃地看着那几个女人。

    “我们没想干什么!她向我们吴特助泼咖啡!你怎么不问她想干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不由自主地抓住了单彻的手,单彻看了看坐在一旁,正一脸可怜的吴雨涵,又低头看了看我。

    “我是泼了她,是她活该!爸妈消失的事情肯定和她有关,今天如果我问不出来,别说一杯!一百杯我都敢泼!”

    此时此刻,我忍着心头的委屈,无助和愤怒,如同一只刺猬,不管是谁,都想刺上去。

    单彻伸手握紧了我的手,他的另一只手,紧紧地揽着我的肩头,似乎生怕我会做出什么一样,他低头盯着坐在那里的吴雨涵,一字一句地开口。

    “吴助理,我就问你一句话,这件事,和你到底有没有关系?”

    听到单彻这样说,吴雨涵的眼底分明掠过了一丝阴冷,她的脸色很难看,看着我们,冷笑了一声。

    “她没有任何证据,跑到这里,如同一个泼妇一般,冲我大骂,还泼我咖啡,单彻,她不理性,难道你也不理性吗?”

    她的语气很冷,眼神没有丝毫怯意地看着我们。

    “这件事,我会调查,从一开始他们出现,再到他们消失,我会调查地清清楚楚。如果和你没有关系,那最好,如果有关系,吴雨涵,我告诉你,我也不会顾及丝毫情分的。”

    单彻的声音不大,可是每一句话,都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吴雨涵的眼神里,分明掠过了一丝诧异,可是不等她再说什么,单彻就直接带着我转身,朝大厅的门口走去。

    转身的那一瞬间,我所有强行撑起来的防御城池轰然倒塌,眼泪直接从我的眼睛里涌了出来。

    我和单彻往外走,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我任由眼泪在脸上流淌着,也不去擦,等到我们两个人走到车子旁时,我已经泪流满面。

    单彻松开我,一低头,看到我满脸的眼泪,似乎被吓了一跳。

    他犹豫了一下,慢慢伸出手,为我擦去眼泪,可是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往外流着,单彻的另一只手轻轻抬起了我的下巴,看着我的眼睛,皱了眉头。

    “珝珝,不哭。”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那一瞬间,在我脑海里,想到的是单叔叔的脸,是妈妈的脸,各种情感都堆砌在我的心口,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愧疚,后悔,痛苦,无助…

    单彻伸出手,把我搂在怀里,试图安慰我。

    “别哭了…我会让人去找他们。”

    那一瞬间,所有压抑在心头的情绪都想借这次痛苦抒发出来。这段时间以来,我感受到的是痛苦,是无助。我一个人经历了那么多之后,到最后,也抵不过别人的阴谋算计。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知道自己一直都在单彻怀里,直到最后喉咙发痛,眼泪也没了,我才慢慢停了下来。

    我的眼睛又肿又痛,头也有些痛,后来单彻带着我回去,我都记不太清了,只知道自己在车上头昏昏沉沉的。

    回到家之后,单彻为我擦脸,照顾我,我又累又困,直接就睡了过去。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不停地找单叔叔和妈妈,我跑了很多地方,问了很多人,都没有一点他们的线索,最后不知道怎么,我就到了一个悬崖,远远地我就看到在悬崖边,单叔叔坐在轮椅上,而妈妈站在她旁边,吴雨涵看到我,脸上就露出了怪异的笑容,她伸出手,推着轮椅,直接将从悬崖边的单叔叔推了下去,我快速朝他们跑过去,可是怎样都到达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妈妈也跟着跳了悬崖……

    我直接从梦中惊醒,大口的喘着气,嗓子口剧烈的疼痛让我不由自主地皱紧眉头,屋子里很暗,窗帘拉的严严实实,我动了动,从床上下去,感觉浑身都没有力气……

    我光脚踏在冰冷的地板上,刚准备迈开步子朝前走,脚下一软,整个人就直接跌坐在床上了。

    …我这是怎么了?

    脑袋昏昏沉沉的,嗓子发痒,我忍不住咳嗽了两下,干痛的撕裂感在嗓子处延伸,我倒在床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就这样,我倒在床上,在黑暗中沉默了很久。

    终于,我听到门口响起了脚步声,有人打开门,紧接着就开了灯,房间一下子亮了起来,突然的光亮让我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可依然被光刺痛了眼睛。

    “你醒了?”

    单彻的声音响了起来,他走过来,伸出手放在我的额头上试着温度,我看到他皱起了眉头。

    “烧还没有退…”

    他扶着我坐起来,然后递过来一杯热水,轻声开口。

    “先喝点水,等下把药吃了。”

    我张了张嘴巴,说不出话来,可是却已经感觉到了嗓子的疼痛,我没有选择,只能听从单彻的话,喝了点水。

    他喂我吃了药,坐在床边,看着我轻声开口问道。

    “你一直发高烧,我给你敷了冷毛巾,也没有用,所以我就去给你熬了一点粥,想等你醒来喂你喝一点,你现在想喝吗?”

    我嗓子太疼,一直都没有说话,听到他这么说,心里有些感动,抬眼看到墙上的钟表,现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他照顾我这么久,我不想让他过于担心,就点了点头。

    看到我愿意吃饭,单彻脸上也露出了喜色,他离开房间,很快就端着一碗煮的软糯的小米粥回来了。

    我看着他为我忙前忙后,眼角不由自主地有些湿润了。

    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如同一场梦,我时而觉得虚幻,时而觉得真实,可是那种难受,心痛却依然真实存在着。

    单彻喂我喝下了两碗小米粥,我又休息了两个小时之后,才感觉身体好了一些,嗓子也没那么痛了。

    我从床上起来,拉开窗帘,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我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蜷缩着身体,靠在那里,看着外面的天。

    单彻走到我身边,在我身旁坐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