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9:最后的告别
    099:最后的告别

    我挣扎着,可却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有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我的下体,沿着我的大腿不断地流淌着......

    我几乎是颤抖着低下头去看了一眼,顿时,整个人都陷入了深不见底的绝望——我的裙子上、腿上,全部都是猩红的血液,看起来是那样的绚烂,那样的触目惊心。

    我用尽了几乎是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让自己用手撑着地面,勉勉强强站了起来。

    镜子里的我,嘴唇、脸颊,都好像是一张白纸一样,一丁点的血色都没有。

    可是,说起来也真是奇怪,这一瞬间,我却是一丁点都不觉得疼了。

    我捂住我的肚子,扶着墙,踉踉跄跄地往外走着。

    ……

    醒来的时候,四周都是一片雪白。

    我下意识地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小心翼翼地想要感知到哪怕是一丝一毫,他还存在的讯息。

    “十三号病床,陈珝,你的家属呢?”就在这个时候,护士走了进来。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小声地回答道:“我的家属都在外地,有什么事情直接跟我说就好。”

    护士表情有些复杂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轻声叹了口气:“你最好还是联系一下你的家属过来照顾你吧,毕竟,流产也算是小月子了,需要好好调养的。”

    流产......

    我顿时觉得周身袭来了一阵彻骨的寒意,护士接下来还说了些什么,全部都没有听到,只有那两个字——流产。

    虽然一开始就打算做手术流掉,但他却提早以这种方式离开,我心里五味杂陈。

    护士见我不再说话,一脸同情地叹了口气,便走了出去。空荡荡的病房里,又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可这一次,我却是觉得前所未有的孤独。

    在这短暂的时光里,我曾经觉得,不论我遇到了什么,至少,肚子里的这个小生命会一直和我并肩作战,会永远都陪在我的身边给我力量,可是,我却没能够保护好他,让他连见一见这个世界的机会都没有。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摸着自己的肚子,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幻想着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境罢了,梦醒之后,他还会在我的身体里,再过一段时间,他应该就会踢着我的肚子,每天用他独特的方式和我交流了吧。

    这么想着,好不容易干涸的眼泪,再一次无声地流了出来。

    一旁手机的铃声划破了病房里的宁静。

    我看着手机上的屏幕,颤颤巍巍地按下了接听键。

    “珝珝,你在哪?!怎么昨天晚上一直都不接电话,你要急死我吗?!”电话那头,陈亦然的声音里满满都是焦虑。

    “哥,我在医院。”顿了顿,我艰难地吐出了这五个字,声音几乎都是喑哑的。

    “医院?!珝珝,你怎么了?把地址发给我,我和小云这就过去!”

    我没有回答,不想要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这残忍的事实,只是默默地发给了陈亦然地址。

    挂断电话,这才发现,昨天晚上竟然有二十多个未接来电,有陈亦然的,也有白小云的,唯独,没有单彻的。

    单彻,他是不知道这件事情,还是,这就是他想要的?

    我不知道。

    很快,陈亦然和白小云就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看陈亦然和白小云的表情,我知道,他们一定是已经从医生的嘴里知道了我的情况。

    “珝珝,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啊!”白小云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我的嘴角泛起了一丝苦涩的笑容。是啊,就连孩子的舅舅舅妈,都还没有来得及知道这件事情,我的孩子就这样没了。

    “没事了,珝珝,没事了,我和小云都在这里,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的。”陈亦然走了过来,一把将我抱进了怀里,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像是安慰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不停地在我的耳边柔声说道。

    “哥,我想回家。”我躲在陈亦然的怀里,闷声说道。在这个一片雪白的房间里,我总是能够被提醒着,提醒着我的孩子已经不在了的事实。

    “好,我们这就回家,回家了我和小云照顾你。”我没有看到陈亦然的脸,但是,就连他的声音,都透露着巨大的悲伤,和说不尽的心疼。

    回到家,一连好几天,单彻那边都一点消息都没有。好像我们根本就不曾处在同一个时空中一般。

    我甚至一次又一次地质问着我自己,我真的和这个男人曾经一起有过一个孩子吗?虽然我一直以来都很清楚,单彻是不想要接受这个孩子的,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对这个孩子,竟然毫不关心到了这个地步。

    更没想到的是,在家静养了几天之后,最先找我的,竟然会是宋悠萌。。

    “陈珝,出来见个面吧,我有话想要对你说。”宋悠萌的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客套和冰冷。

    她应该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了吧......我不由得苦笑了起来。却是应了她的邀约,去了我家附近的一间咖啡厅。

    远远的看过去,真的是个无比优雅又美丽的女人。我做了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才走了过去。

    “这几天在家还好吗?”宋悠萌露出了她标志性的微笑。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自从知道了宋悠萌安排人偷了单彻办公室的机密文件,只是为了来栽赃陷害我之后,就连最基本的客套,我都没了心思,只想要早点说完重点就回家。

    “好,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开门见山好了。陈珝,我明确告诉你,你和单彻之间,是不可能的。”宋悠萌缓缓地吐出了这句话,语气温柔地让人没办法和她所说的内容联系到一起。

    “我和单彻之间可不可能,不是由你说了算的。”我冷笑。

    宋悠萌却是一下子就笑了起来:“陈珝,我不知道该说你是单纯,还是该说你蠢。你当真以为,在单彻那样的家族,仅仅凭借一句你喜欢我,我喜欢你,就可以天长地久了吗?我告诉你,你做梦,就算是你有了单彻的孩子,你也是不可能进单彻的家门的!而单彻,他也绝不可能拒绝和我的联姻!”

    “我们宋家和单家之间的交情,你该不会不知道吧?从我爷爷那一辈起,我们就和单彻家族交好了,而我和单彻之间的婚约,也是我们的爷爷早就定了下来的。单彻爷爷的身体状况不好,你是知道的,即便是单彻并不需要我们宋家的势力来帮助他成就更高的事业,你以为,他会去为了你,伤害他从小到大,最最尊敬的爷爷吗?我才是单彻的爷爷钦点的孙媳妇,只有我,才能够给单彻他想要的!”

    宋悠萌的话,让我顿时想起来了一直以来听到的种种传闻,没想到,竟然全部都是真的。

    “那你叫单彻来跟我谈分手啊。”

    宋悠萌收回了脸上的微笑,一脸嘲讽地说道:“所以呢?陈珝,你还要垂死挣扎吗?如果你和单彻之间,真的如同你所说的那样,情比金坚,你流产了,单彻又怎么会对你不闻不问?!”

    还在找”曾把芳心深相许”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