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床头柜上的合影
    104:床头柜上的合影

    说起来也不过是两年没有见面了而已,没想到,陈可可竟然比起当年的行为,有过之而无不及,现在都直接在家里的客厅里和男人发生关系了。

    陈可可听了我的话,脸色一下子变了:“陈珝,你不要以为你是那个女人生的,身份就有所不同,她不过是一个爸爸不要的女人罢了!你有什么资格用这种盛气凌人的语气跟我说话?!”

    我听了陈可可的话,却突然觉得可笑,当初陈可可的母亲,破坏了我们的家庭,成功小三上位,正式嫁给我父亲的那一天起,也带来了她和爸爸在外面的私生女——陈可可。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本来在外面经常被人因为自己的身份遭到各种各样的嘲笑和讥讽的陈可可,正式成为了陈家的二小姐。

    “陈可可,我倒是真的很惊讶,基因的力量竟然会这样强大,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连不要脸这种事情也可以遗传!

    你的母亲是怎么嫁到我的家里来的,圈子里可以说是人尽皆知,不管你和你那个小三妈妈做什么、说什么,永远都改变不了你们破坏别人家庭的身份!”

    陈可可冷笑了一声:“陈珝,你别得意太早,我们走着瞧!”

    我看着陈可可外强中干的样子,忍不住揶揄道:“瞧什么?今天一开门,倒是好好地瞧了一瞧,陈可可,你是有多饥渴,至于在客厅里就忍不住了?也不看看你的小狼狗都吓成什么样了?!”

    “陈珝,我做什么,你管不着!”说完,冷冷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是赌气一般的,一把拉过了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我和陈可可吵架,整个人都呆住了的男人,一下子坐了上去,比刚才更加剧烈地上下运动着。

    可是,在我看来,倒不像是因为饥渴难耐所以产生的**发泄,倒更像是为了做给我看的一出粗制滥造的三级片罢了。

    我做了个深呼吸,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也没有心思再和陈可可继续吵下去,便径直朝楼上走去。

    走上楼梯,右转,第二间房间的门紧紧地关着,我握住了门把手,却突然停顿了下来。

    就这么静静地站了五秒钟,我终于拧开了房间的门。

    房间里一片漆黑。我没有开灯,只是走到窗前,拉开了暗红色的天鹅绒窗帘。

    一瞬间,阳光洒满了整个房间,大大的房间里被打扫的一尘不染,一点都不像是很久都没有人住过的样子,所有的陈设,还保持着我当时住在这里的时候的原样,就连房间里的味道,似乎都还是我曾经最喜欢的马鞭草香气,这独特的味道,好像是具有神奇的魅惑力一般,恍惚之间,我竟也真的以为,这么多年以来,一切都没有变过。

    我拉开梳妆台前的椅子,坐下来正对着擦的干干净净的梳妆镜,镜子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化,除了镜子中的我自己。

    我的目光,却是突然落在了镜子的最下面的一个小角落,再也挪不开了。

    我起身,走到床边,双手几乎是颤抖着的,拿起了放在床头柜上的向日葵形状的相框。

    怔怔地看着手中的相片出了神,直到泪水不知不觉地低落在了手中的相片上,让照片上年轻优雅的女人的脸也跟着一起变得模糊了起来,我这才回过神来,连忙用手拂去了相片上的泪水,又胡乱地擦干了眼中的泪水。

    看着照片上年轻女人的脸又一次变得清晰了起来,我突然觉得心里又踏实,又落寞。

    “哟,陈珝,你这是不打算走了吗?”还不等我自己停下回忆,一个充满了讽刺语气的声音,便出现在了我房间的门口,强行让我停止了回忆过去的事情。

    我皱了皱眉头,却在扭过头去的一瞬间,恢复了表情的平静——陈可可正插着腰,高高地扬起头,一脸盛气凌人的模样站在我房间的门口。

    其实是一张很好看的脸——不过是二十岁的年纪,精致的小脸加上窈窕有致的身材,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好像是一个漂亮的瓷娃娃。

    可是,眼神中却是和外貌不匹配的狂妄和盛气凌人,让人即便只是看一眼,都觉得......说不出的不舒服。

    我淡淡地笑了笑,无所谓地回答:“陈可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是我的房间吧?!站在别人的房间门口不走的人是你,这话就算是说,也是应该由我说才对吧!”

    “陈珝,你拎拎清好不好!这里是我家!我想站在哪里都可以!还是说这间房子写了你陈珝的名字了?你要是能找到你的名字写在哪了,我立刻就走啊!”陈可可双手叉着腰,越说越起劲。

    可我却觉得可笑。

    陈可可见我突然笑了起来,愈发地恼火了:“陈珝,你有什么可笑的?!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廉耻心!当初不是很有骨气么?!和你那个哥哥发誓再也不要踏进家门哪怕是一步,现在怎么又赖在这里不走了?”

    我收回了笑容,淡淡地说道:“没有廉耻心的人难道不该是你们?抢走别人的丈夫,未婚先孕、婚外情,当然了最重要的一点,私生女,陈可可,请问,哪个词听上去能够和廉耻心扯上关系?!”

    “私生女”三个字,深深地刺激到了陈可可心灵的最深处。从我认识这个父亲和那个女人在外面偷偷生下的这个女孩起,我就发现了,陈可可最最接受不了的,就是被人称作私生女,那是她心里永远都不能够被触碰的一块伤疤。

    本来,我也没兴趣去关注她混乱的私生活,也没兴趣一回家就和她争执不休,只是,眼前,不这样做,怕是她只会越说越起劲,站在我的房间门口不依不饶了。

    果然,陈可可刚才还只是一副冷嘲热讽的嘴脸,这下子,整个人几乎是变得歇斯底里了起来,就连说话的声音也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好几个八度:“陈珝!你凭什么在这里胡说八道!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我看你是在外面被别的男人骗光了钱,不得不回来求爸爸了吧!你才不要脸!”

    还在找”曾把芳心深相许”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