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4:当面对峙
    ,!

    对于秦韵,我是第一次听单彻说起,在车上的时候,他一边开车,一边跟我说了说宋悠萌的这个母亲。

    听了单彻的话,宋家也真是让我见识到了,宋悠萌以前那么喜欢单彻,却又能为了利益转向其他男人的怀中不是没有原因,她跟她的母亲,本质上都是爱慕虚荣的人。

    转眼间就到了单家,单彻把车开进院子里,下了车就看到家里的佣人正站在门口,看到单彻便是一脸喜色。

    “怎么了?”

    还没等佣人开口,单彻倒是先发问了。

    “老太太和阮太太已经等了很久了……”

    还没等佣人说完,他已经拉着我的进了单家客厅。

    一进门,我就看到奶奶正坐在沙发上,一脸的严肃,一旁是阮青梅,单越也在,几个人都是一脸冷色,在他们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壶茶,看上去似乎已经冷掉了。

    “你还知道回来?”

    不等单彻开口,奶奶倒是先开了口,只见她微微抬眼,淡淡地扫了我一眼,眼神最后停留在单彻身上。

    “奶奶看您说的,是谁又惹奶奶生气了?单越是你吗?”

    单彻故意岔开话题想要活跃气氛,可是起色不大,单越看了看我,表情舒展了一些,转头扬声叫来佣人上茶。

    我站在单彻身边,看着奶奶,轻声开口。

    “奶奶好。”

    虽说前几日因为她逼婚而让我和单彻分手,但是怎么说,他还是单彻的奶奶,我身为后辈,来到他们家里,一句问候的话都不说,也是不应该的。

    奶奶的眼皮动了动,看了看我,又移开目光,情绪变化不大,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看屋子里的气氛,应该是秦韵在我和单彻到来之前就已经打了电话过来,如今这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任凭谁也开心不起来。

    可能是看气氛实在过于尴尬,单越故意开口,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单彻说着话,一时之间,气氛也不至于那么冰冷。

    没过多久,就听到了外面大门的门铃声,佣人小跑着前去开门,似乎每个人都已经猜到了来人是谁。

    单彻伸出手,慢慢地握住了我的手背,似乎是在安慰我,让我不要紧张。

    我转头看了看他,对上了他那带有温润笑容的笑脸,转而就看到我和单彻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落进了奶奶的眼中。

    看到了她的眼神,我立刻敛了微笑,把手轻轻地从他手中抽出来,单彻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放开我的手后便没有再有什么动作。

    来人一进门,我就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氛,首先走进来的是一个穿着雍容的女人,她一身名贵打扮,眉眼之际与宋悠萌有那么几分相似,果然,紧跟着她身后的,就是宋悠萌。

    可能是没有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宋悠萌的眼神扫了一圈,最终还是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和她虽然距离不近,但她眼中的鄙夷和不屑已全然被我看进眼里。

    她还是那副模样,高傲,不屑,目中无人,以前在单彻面前还会遮掩,可如今,连掩饰都不屑了。

    我还没有注意,再回过神来,发现秦韵已经走向我们,单彻站起身,还没来得及开口,我就已经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尖锐声音。

    “单彻,你到底什么意思?昨天的事情你难道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一开口就这么咄咄逼人,哪是上层社会贵妇的样子,除了尖酸刻薄,她真的没有其他的优点了。

    “解释?敢情阿姨一大早这么大火气跑来我们家,就是为了听我的一个解释?”

    单彻并不着急,语气中反而带着轻松,可他越是这样,秦韵就越是生气。

    “昨天的事情,你们单家没有和我们宋家说一声,就发出那样的新闻,怎么说我们宋家也是有头有脸的大家,被你们家这样,岂不是驳了面子?”

    她气势汹汹,眼睛里和动作中是难掩的气愤。

    “妈你小声点。”

    宋悠萌意识到了她母亲态度的问题,伸出手轻轻地拉了拉秦韵,提醒她注意仪表,可谁知秦韵气愤地甩开她的手。

    “没一点勇气!我不替你打抱不平,还有谁会替你说话?你一个还没有过门的姑娘,本来说好的婚约,就这样被男方反悔,还在媒体面前撇清了和我们家的关系,这损失的不仅仅是你的面子,还有我们宋家的面子!”

    秦韵气势汹汹,三句话里不离面子,果然真是应了单彻说的,他们家最在意的就是面子,说她爱慕虚荣一点都不夸张。

    “反悔?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说,是谁家反悔,我们大家心中可都清楚吧?”

    单彻开口,一句话噎得秦韵说不出话来,一旁的奶奶实在看不下去了,只好开口。

    “秦夫人,你先不要急,我们大家坐下,慢慢把事情说清楚,来人,给夫人上茶。”

    可能刚才的气氛实在太过于剑拔弩张,奶奶的一句话,还正好给了秦韵台阶下,她转头看了看奶奶,然后拉着宋悠萌不客气地坐在了我们的对面。

    这个时候,心中满是愤怒的秦韵才注意到我,她的眼睛在我身上上下打量,脸上的表情似乎更加不悦。

    “你们单家就是这么出尔反尔的吗?当初求着要和我们宋家结亲的可是你们,怎么,现在身边多了一个女人,就看不上我们宋家了吗?”

    她话中有话,显然是冲着我来的,我还没有说话,就感觉到手被人握紧。

    “出尔反尔的恐怕是你们吧,对婚约不表态,不答应,如今你们跑到家里质问我们,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单彻并不着急,语气听着很是随意,但却没有一分退让的意思。

    “对啊,你们要搞清楚,做错的人是谁,一大早跑到别人家里像泼妇一般,到头来是谁丢人?”

    在一旁沉默了半天的阮青梅似乎终于看不下去了,突然开口接话,可谁知听到这句话的秦韵,脸上的表情瞬间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

    “阮青梅,我和单彻谈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我家又不是和你儿子有婚约,你激动什么?!”

    “你!”

    阮青梅被她这句话气的脸一红一白,噎地说不出话来。

    “呵m我有婚约?这样的女人我会媳吗?”

    单越在一旁,沉默了半天,可没想到说了半天竟然把他也扯了进来,他淡淡地看了秦韵和宋悠萌一眼,语气不紧不慢地回应。

    “你!”

    这次反而轮到秦韵噎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气氛也因此变得异常尴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