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5:不欢而散
    ,!

    我看着这样的场景,心中竟莫名觉得好笑,秦韵虽然身为上层社会的贵妇,可如今却如泼妇骂街一般,说到最后倒是拌得自己丢人,在我看来难免有些滑稽。

    我正默默低下眸子,想要极力掩饰自己脸上的笑意,却感觉到有灼灼的目光正盯着我,一抬头,就对上了宋悠萌那双冰冷而又讽刺的眸子。

    “妈,不要说了,只听新人笑,不见旧人哭,恐怕是人家有了新欢,别说是区区婚约了,就算是海誓山盟他们单家都会不承认吧?”

    她说这话时,眼睛正直直地盯着我,任凭谁,都能听出她这话中的意思。

    “我们家的事情,恐怕还轮不到你插嘴吧?”

    猝不及防响起的声音,让在座的人都一惊,在一旁沉默了这么久的奶奶,看了这么半天的闹剧,竟然因为宋悠萌一句针对我的话而开口,问题是这话,怎么听,都带着一些维护我的意味。

    我看向奶奶,她一脸严肃,对宋悠萌的态度和之前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她的眼神没有刻意停留在谁的身上,只是淡淡地看着前方。

    我看向宋悠萌,她脸上闪过一丝诧异,转而消失,她应该也没有想到如今奶奶对她的态度转变地这么快吧。

    “奶奶,我只是就事论事,没有针对单家的意思……”

    她的声音突然又变得轻柔软弱,睁大了眼睛,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怎么看都像是弱势的一方。

    不得不说,宋悠萌这装柔软的演技还真是炉火纯青,连我都不得不佩服。

    “就算是就事论事,也不要牵扯到单家的事或人,不管怎样,如今我们两家走到这一步,婚约的事情自然是过去的事,如今再纠结是哪家过错还有什么意义?”

    奶奶不紧不慢地说着,一边说还一边轻轻转动着手上的翡翠指环,说着,便抬眸看向了秦韵。

    秦韵的脸色早就变了又变,这会儿终于是按耐不住了。

    “话不能这么说,今天的事情我们必须说清楚,你们单家倒是爽快,想澄清就直接和我们宋家撇开关系,你们这样,让我们宋家的颜面往哪儿搁?”

    原来自始至终,她都在纠结宋家的颜面问题,这个女人,还真是迂腐到不行。

    “你们的颜面爱往哪儿搁往哪儿搁,是你们家不答应,现在怎么有脸为自己声讨了?”

    阮青梅再次开口,依然一点都不留情面,秦韵当然也不甘示弱,而且她似乎对阮青梅特别来气,只要阮青梅一开口,她就坐不住了。

    “我们家的事,你插什么嘴!你以为你在这里多说几句话就能在单家捞到什么好处吗?!”

    阮青梅似乎还想再反驳回去,可看到奶奶的脸色已经发生了变化,又看到奶奶的眼神示意,只好悻悻地闭嘴,不再多说。

    “如今事情闹到这般田地,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咱们两家向来关系不错,我不希望因为婚约这件事而闹得不可开交,两家的人都少说几句,这件事就算是过了,我不希望就这么一件小事,还要惊动老爷来处理。”

    奶奶的语气和缓了不少,而且又把老爷搬出来,已然是息事宁人的态度,可谁知秦韵依然不依不饶。

    “我们两家关系是不错,可是如今你们单家不念旧情,就不要怪我们宋家不留情了,你们这样的态度,恐怕以后单宋两家的生意也没有办法合作下去了!”

    秦韵语气逼人,看她这副架势,显然是想要为宋家讨个说法,只是我没想到她竟然那么极端,竟然把单宋两家的合作这张底牌都亮了出来。

    单彻握着我的手,听到她这句话,明显的握紧。

    “呵,生意没有办法合作下去了?看来您早就做好了打算啊,看不上我们单家所以对婚约不表态,如今连合作都想终止了吗?可以啊,你们看不上我们家可以去攀附更辉煌更有背景的人,需不需要我为您介绍几家,然后让您女儿作个诱饵帮您达到目的啊?”

    秦韵本是一脸得意,本以为用生意威胁到了单家,可如今听到单彻这样的一番话,脸色一青一白,嘴巴张大,半天都吐不出一句话来。

    就连一旁的宋悠萌,也是一脸震惊,想必她们都不知道单家已经知道了他们的目的吧?

    单家又不是任人摆弄的傻子,人人心如明镜,只是碍于之前的情谊不愿意戳穿罢了,如今秦韵自己做的极端,非要把单家逼上绝路,也不要怪单彻把这件事挑明了来说。

    “我们这边这么多眼睛,还真地把我们单家当做傻子了?”

    单彻继续开口,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打照片,直接甩在了秦韵和宋悠萌面前的桌子上。

    照片上,是宋悠萌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搂在一起的画面,宋悠萌脸色惨白,看着我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气氛在这一时刻变得冰冷,无人开口说话。

    终于,宋悠萌似乎是按耐不住了,她起身,径直朝单彻走过来,一把就拉住了他另一边的手臂。

    “单彻,你听我解释,我和他没什么关系,我心中还是有你的…”

    单彻的手用力一甩,直接甩开她的手,脸上已然蒙上了一层寒冰。

    “这些话,不必说给我听。”

    宋悠萌被单彻这样对待,面子上自然挂不住,一旁的秦韵脸色也不太好看,但她这个时候,早就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

    宋悠萌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楚楚可怜起来,她又凑过来,语气也软弱了许多。

    “单彻,如果你愿意向我求婚,给我一个正式的求婚仪式,我愿意嫁给你,也愿意遵守婚约…”

    她虽然一副可怜模样,可是这个时候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也真是打心底佩服。

    单彻脸的色更加阴沉,他转过头,索性不去看她。

    “宋悠萌,你觉得可能吗?”

    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事情,就是一方认为另一方也对自己抱有想法,可是事情,往往都是相反的。

    单彻拉着我的手,将我拉到了一边,握紧了我的手,背对着宋悠萌。

    “送客吧。”

    他冷冷开口,一旁的佣人自然不敢有所犹豫,可佣人刚朝着宋悠萌的方向走去,我就看到秦韵直接站起身,脸色灰蒙蒙的,狠狠地扫视了我们一眼,虽然心怀愤恨,但却又不敢多说什么。

    宋悠萌站在原地,看到我正看着她,转而换上了一副憎恶的神情。

    “我们走!”

    秦韵显然满怀一肚子气,拉着宋悠萌就朝外面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